咻——

    突然,一阵破空声响彻。

    只见王礼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朱天篷身旁的区域,看着四周道:“李太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的名字吧?”

    “嗯!”

    眉头一挑,朱天篷顿时回过神来,扭头看了一眼出现在自己身旁的王礼眉头微微一皱,颇为戒备道:“原来是王礼少爷,你居然会记得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这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一边说着,朱天篷体内的法力随之运转,如果后者动手的话,那他就会在第一时间选择反击和逃离。

    毕竟后者可是五阶鸿蒙掌控者,且身为霸凌剑主,朱天篷可不认为自己是其对手。

    当然,因为有共享帝符的存在,他却也不会畏惧什么,真动起手来他可能杀不死对方,但逃离却不是问题。

    “你不必如此戒备我!”

    将朱天篷的反映尽收眼底,王礼淡然一笑道;“咱们并不是敌人,你也不是李家的修士,所以咱们没有任何利益的冲突!”

    说完,王礼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悄然聚集在朱天篷身上道:“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真的是李太白?”

    “还是说这个名字仅仅是你随意取出来的?”

    “李家的人为何会如此的看重你?甚至让你进入到这血池之内?”

    容不得王礼不好奇。

    朱天篷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特例,如果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在知道的情况下,王礼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

    毕竟他进来可是付出了一件鸿蒙灵宝作为代价的,那朱天篷呢?

    呃!

    嘴角一抽,朱天篷则是有些无语了。

    他还真没想到王礼找自己居然是为了问这样无聊的问题,下意识的开口道:“王礼少爷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

    摆了摆头,王礼神色平淡的看向朱天篷道:“这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更关键的是,我想要跟你交朋友!”

    交朋友?

    这货想干什么!

    眉头一皱,朱天篷诧异的看了王礼一眼,并未直接就答应什么,颇为迟疑道;“朋友?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以王礼少爷的身份岂能跟我交朋友?”

    容不得他多想。

    李牧这类的人可能会有,但至少不可能是眼前的王礼。

    从之前后者的行为就看得出来,他绝对是一个骄傲的人,如果没有什么目的地的话跟自己交朋友,怎么看都有些不靠谱。

    “你可能不相信!”

    淡然一笑,王礼耸了耸肩道:“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也看得出来你的剑道境界不逊色于我多少!”

    “你注定会成为强者,只要不夭折的话,你绝对是未来的顶尖强者之一,所以跟你交朋友乃是正确的选择!”

    闻言,朱天篷沉默了。

    王礼没有任何隐瞒和话语让他明白,后者刚刚的话语不是随意而说,乃是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后者看重的不是现在的他,而是他一身潜力和未来。

    一念至此,朱天篷也不在胡思乱想什么,撇了一眼王礼道:“那王礼兄又有什么打算?”

    闻言,王礼顿时一笑。

    朱天篷称呼他为王礼兄,代表着后者认可了他之前所说交朋友的言词。

    一念至此,他也不在迟疑什么,直接就开口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是叫李太白,我交的乃是你这个人!”

    “太白兄,你不觉得咱们现在很危险吗?”

    危险?

    眉头一挑,朱天篷诧异的看向王礼道;“王礼兄何出此言?”

    “咱们现在可是在李家血池之内,怎么会有什么危险?”

    呵呵!

    冷冷一笑,王礼目光看向四周道:“太白兄忘了刚刚进来之时李乾坤所说的话语了?”

    “这血池之内可不简单,他们拥有李家血脉的人的确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你我都是外族之人,进入其中要面临的危险可不小。”

    “而且我已经感觉到了,在这个诺大的血海之内,有着不少足以威胁到我的气息存在,应该就是那所谓的血兽!”

    “你说,如果李家的修士能够操控血兽的话,那它们一旦对咱们发动袭击会如何?”

    闻言,朱天篷眉头顿时皱起,内心暗道:“不逊色王礼的存在,这还真是不妙啊。”

    同时,朱天篷也算是明白了王礼为何找上自己。

    后者只怕是已经感觉到了危机的存在,却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保全自身,且不能找李家的修士服软,所以才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毕竟朱天篷乃是李家的客人,甚至拿出过李家的家主令牌,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家的人不可能操控血兽袭击他,所以待在他的身旁相对而言会安全很多。

    “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啊。”

    内心嘀咕一句,朱天篷撇了王礼一眼之后,随即才开口说道:“那又如何?既然连王礼兄都无法抗衡的话,那我自然也没有任何抗衡的可能性!”

    “而且如果说真的危险的话,那也应该是王礼兄你危险才对,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不是应该远离王礼兄你呢?”

    既然看破了,朱天篷也不在意将事情挑破。

    虽然他的修为不足,但却也不会傻乎乎的当作他人的挡箭牌。

    最关键的是,这王礼本身就是一个隐患,他还真不想要跟这家话待在一起,那样的话,只会将自己给搭进去。

    果不其然,随着朱天篷点破关键,王礼的面色顿时就为之一沉,深深看了朱天篷一眼道:“太白兄此话就无情了!”

    “你我之间也算是朋友,而且你也不是李家的修士,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有其余的心思?”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拼搏的射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拼搏的射手并收藏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