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衙,同知在门外说道:“殿下,枢密使和礼部尚书已经在大厅恭候多时。”

    “孤知道了,你且去。”

    傀儡在众人侍奉下换了衣服,这才来到了大厅。

    “臣枢密使赵构。”

    “臣礼部尚书聂远。”

    “拜见殿下。”

    姜太平坐在主位叹气道:“两位卿家免礼吧,怎么你们二位都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苦笑不已,这未来天子消失,朝堂内已经闹翻天了,要不是怕天下大乱,全国都得闹起来。

    即便是如此也是外松内紧,各个暗中的朝廷部门都被下了死命令。

    “殿下,您这次确实过了,您身系天下,怎么如此胡闹。您可知道,您这次闯下了多大的祸事,您又知不知道……”

    看着这个行了一个礼就愤怒盯着自己,口口声声殿下,却吐沫星子飞溅,说起来没完没了,一副要和自己拼命的礼部尚书。

    姜太平却淡定无比,也不还嘴,就是看着这厮说,

    这家伙一口气说了小半个时辰,这才觉得口干舌燥,见姜太平一直听着,聂远这才顺了一口气。

    然而实际上,姜太平早就神游天外了,在另外一边烤海鲜。

    姜太平动用法网,这人确实为官清廉,气运纯净,地地道道的好官,而且姜太平还发现,这厮的文气正在逐步凝聚为正气。

    那枢密使仿佛习惯了一般,自顾自的饮茶。

    赵构,乃是开过功臣之后,没落了几代,但南渡的时候立下大功,重新崛起,算是军方第一人。

    可惜的是,这大周和大宋差不多,武人地位还是不高,这枢密使职位品级虽然高,但论权势,都不如这礼部尚书。

    所以,这次还是以聂远为主,枢密使是领兵来的。

    那聂远也有点懵,他是负责传授这殿下天子礼仪和学问的老师。

    这位殿下顽劣到极点,他说什么都能和杠,要不就是对着干,这次居然一声不发,确实太过奇怪。

    “咳咳,殿下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刚刚不是插不上话吗,现在你既然说完了,那孤就说一句,这次不是本王顽劣,而是被算计,掠走了。九死一生,这才流落金华,碰到一位得道的真人,这才摆脱灾厄。”

    两人面色顿时大变,若是这位爷是自己跑出来的,顶多是玩闹。

    但是被算计劫掠了,这事情就大了。

    “敢问殿下,是何人敢如此大胆,某这就是调集兵马。”赵构愤然道。

    姜太平摇摇头:“这件事明面上就到此为止吧,也是孤以前顽劣不小心。不过你们可以派人暗中查探,这事非同寻常。”

    敢劫掠未来天子,还能顺利的劫走,能简单才怪了,两人都点头,这事明面上肯定查不出什么。

    而且也不能这么说,否则天下还是会动乱。

    聂远叹气道:“还好殿下洪福齐天,听闻金灵紫气东来三千里,覆盖半个天下,这是天大的祥瑞,定然是上天赐福。殿下,这里不宜久待,我们就不日启程回京吧。”

    姜太平点头道:“三日吧,三日后启程。”

    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他们归心似箭,但这位爷不吵不闹,肯跟着他们回去已经难得了。

    “聂大人,您有没有觉得殿下和以前不同了。”

    两人走出了大厅,赵构问道。

    “一路苦难,能到如今,自然有所长进。如今天降紫气,想来也是因祸得福,我大周又要出一位圣明天子了。”聂远感慨道。

    “如此,值得庆贺,早就想聆听聂大人教诲,今日不如小酌几杯?”

    聂远叹气道:“赵大人不必如此,我不是那等人。不过今日我确实有事,来日,来日我请赵大人。”

    见聂远不想推脱,赵构问道:“大人在金华还有故旧?”

    聂远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殿下若是明日出发,我怕是没机会处理这件事了……”

    姜太平打算很简单,反正消耗三天时间,然后驱散了法术,留下一封信就行。

    这一天晚上,六子颠颠的到了姜太平这边:“真人,一点心意,您收好。”

    “哟,又要贿赂我,我已经说了,实在不会什么新菜了,这次送东西也没用。”

    六子笑道:“真人,您这是骂我。这是雨前龙井,我一个远方亲戚捎来的,我一个粗人,喝这东西糟蹋了,这不给您和老板娘一人一半。您和老板娘大恩大德,这点东西算什么。”

    姜太平笑道:“我看你这喜上眉梢,满面红光,看来那亲戚不仅给你带了茶,还带了媳妇吧。”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那亲戚是我亲娘舅,知道我尚未娶亲,又有厉害的手艺傍身,所以将表妹嫁给我俺了,等三媒六聘过了,就举行婚礼,到时候,老板娘和真人一定要来。”

    “这是自然的。”

    “得嘞,这是刚烧的上等山泉水,您两位尝尝。我继续去忙了。”

    六子听到有人招呼,连忙放下水壶继续去忙活。

    柳四娘说道:“这才应该是他的生活。”

    姜太平点点头,对普通人而言,忘了那些神神怪怪的事情最好,普通人太过渺小,掺和其中,基本都是悲剧。

    “这茶还真不错,真人不喜欢茶汤,这种清口最合您的胃口。”

    “这才符合道,夹杂了太多的其他东西,他还是茶吗。”

    然而实际上是,姜太平习惯现代的喝法,原来那种研磨成末加上其他的东西,亦或者是茶膏,实在不合适他。

    不过现在单独喝茶也小范围流行,越来越在文人雅士之间流行,也不算太另类。

    “就是这里,咦,不用进门了,赵大人,这位就是我说的有道真人。”

    姜太平诧异道:“府主好雅兴啊,居然也逛夜市。”

    “真人,您就别调侃我了,我哪有这心情。出大事了,不得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遇事不决开个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逆袭的马里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袭的马里奥并收藏遇事不决开个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