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民看着刘春来的笑脸,突然想打人。

    还好,他身边跟着的冯松涛开口了,“张经理,咱们位置定好了,这会儿去,差不多了。”

    “对,对,刘队长,咱们这就走吧。摩托车先停在你们这里,没问题吧?”张建民不以为意地说道。

    刘春来咧嘴一笑,“今天早上,有一伙操社会的崽儿,有三四十个吧,想抢我们的钱,喏,就是那一口袋,也不多,三十来万吧……然后,现在我在这里有人请吃火锅,他们在公安局里啃黑面窝窝头……”

    说的时候,还往院子里指了指。

    一个巨大的麻布口袋就这样随意地丢在堂屋门口,敞开的袋口,甚至能看到成捆的黑色大团结。

    张建民看到那钱,双眼放光。

    差点就准备动手去抢那钱了。

    可看着刘春来打量自己的眼神,不由讪讪地笑了,“我想把你抢了。”

    “徐小天他们行动了。钱还在这里……”刘春来一脸无所谓,“如果不是九哥,今早上我就准备把钱让徐小天他们抢走。到时候,再慢慢找他们……”

    张建民看着刘春来一脸平静,尤其是说这话时候的淡然神态,后背一阵发寒。

    这大热的天!

    冯松涛之前一只想开口,却没有机会。

    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刘队长,那边火锅店生意比较好,虽然火锅被认为是下力的人才吃的,其实并不然。大热天,吃火锅,出一身汗,浑身通泰……”

    “这倒也是,出汗能出湿气。”刘春来没有再敲打张建民。

    张建民跟他曾经遇到的那些老油条来说,太容易敲打了。

    改革开放后没多久,火锅,就成了山城的一张名片,最终甚至走向全世界。

    在刘春来的那个世界,江湖有言: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一顿火锅解决不了,那就两顿。

    刘春来也喜欢吃火锅。

    但是他不会在正式的商业场合去安排这个。

    甚至也知道山城火锅跟蓉城的火锅其实有很大区别。

    全国甚至全世界的火锅,虽然底料、工艺、品牌等,全部都是从山城跟蓉城传出去,但是离开这两个地方,依然有很大的区别。

    朝天门码头,作为山城最大的客运码头,在没有内燃机作为动力的时候,行船往长江下游没问题。

    往上就必须得有纤夫。

    新中国成立很长一段时间,纤夫都还存在。

    现在,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但是他们却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火锅!

    如果要论起源,这玩意儿在以能把国际上泛滥物种吃绝种的中国,至少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

    东汉时期,就有火锅的存在。

    到了唐朝,白居易一首叫《问刘十九》的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更是充分证明那时候的国人,就已经成了吃货。

    不过这些,都不是山城的火锅。

    山城火锅起源,有一个流传最广的说法:这是由山城的纤夫改良发展而来!

    自古以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从秦将张仪灭亡巴国后修筑巴郡城池,建造朝天门后,山城便捷的水运就催生了一个职业(或许更早)——纤夫。

    船逆行,需要纤夫在用纤绳在江边沿岸拉船上行。

    江边风寒,湿气重,加上纤夫又穷,只能购买牛油牛内脏等食物。

    以牛油炒辣椒,加入花椒、姜、蒜等具有驱寒除湿功效的佐料,再煮牛内脏等,不仅能吃饱,更能驱寒除湿……

    有钱人在里面加入各种香料,慢慢就成了整个巴蜀的一张名片。

    洪崖洞,原本就是山城的平民窟。

    纤夫大多居住在这一地区。

    张建民带着刘春来去的火锅店,并不是国营火锅店。

    毕竟,国营火锅店是按时上下班的。

    店距离刘春来他们办事处的位置,只有三四百米,他以前并没来过。

    还在老远,就已经闻到了浓郁的火锅香味。

    一栋外面木头已经发黑的吊脚楼,临街的一面全部打通,白天把门板取下来开门营业,晚上则是直接把门板上在上下有槽的门框内。

    屋子不大,里面摆了四张八仙桌,就显得有些拥挤。

    临街也搭了两张桌子,几乎占据了半边街。

    还好,这年头没有几辆小轿车往这边走。

    这会儿,才六点不到,屋里屋外几张油腻腻的桌子都已经坐满了。

    就连地板上,都有着不少的油污。

    桌子中间被掏空,装着煤炭炉子,上面一看就是手工打造的九宫格火锅,锅里红色的汤正在翻滚。

    还没进屋,老远就感觉到一股热浪扑来。

    吃火锅的不少人,都光着膀子,身上汗水直流。

    “刘经理,来,咱们刚开吃……”刘春来正在打量这环境的时候,有人给他打招呼。

    开始他还没意识到刘经理是他。

    有三桌人,都是今早上从他手里进货的二道贩子。

    看到刘春来几人,不断打招呼,想邀请刘春来跟他们一起。

    “老子请不起客迈?”张建民看着邀请刘春来的几人,双眼冒凶光瞪了他们一眼,声音中更是隐隐带着威胁。

    都是这一片的倒爷,众人自然知道张建民。

    于是只能对刘春来尴尬地笑笑。

    “张老板,来了哇?楼上的位置给你们留着。”一名六十多岁,头发灰白的小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葫芦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葫芦村人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