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墨衍把玩着手里的笔,任他们说的口若悬河,也没有反驳的意思,这些人一口一个二少,倒是忘了这公司之前是谁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一次小小的事故倒让这些个墙头草都现出了真面目。

    他也不急,看看这些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许是他太过淡定,之前那些人反倒摸不准他是个什么意思,那位犀利言辞的古董示意了一下,就有人小声说了句“厉总的意思是……?”

    “看各位说的这么尽兴,我也不好打扰,不过各位的意思,我是听明白了”厉墨衍似笑非笑的撇了眼对面端坐的青年“今天这个会议,就是来声讨我让我卸任的。”

    之前大家都在明里暗里试探,厉墨衍这下挑明了,四周一静,虽然底下坐着的各怀心思,但到底高层之间的博弈,一时间也没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推荐阅读tvhttps:/

    厉墨衍这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也没看众人,径直走向了厉江海。

    厉江海眉头一皱,当下就要呵斥。

    “厉董,您听听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可都是陪着您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厉氏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我们哪个不是身先士卒,做这些决定我们也是根据公司发展战略选出的最合适的方案,厉总这番话,是摆明了让我们难堪啊……”

    先前那股东还在火上浇油,可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尘埃落定了,想乘胜追击一番。

    厉墨衍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别急,又让助理拿来了一份文件袋,从里头掏出了个东西,看样子是个录音笔。

    “你们就拉着横幅去厉氏楼下站站,他们弄死了人,横竖不占理,媒体我们也已经联系好了……只要你们这事儿成了,二十万……”

    还没放完,高层就有人开始质疑。

    “录音是可以伪造的,这能说明什么!”

    厉墨衍看了一眼这位面色慌张却在努力克制的老总,说:“企业讲究的是开诚布公,既然我有东西,那么还请林总把它听完再下结论。”

    这些人先跟他撕破脸皮,也别怪他厉墨衍不给面子。

    一时之间,有人面色不变,有人脸色青白,有人坐山观虎斗。

    厉墨衍说归说,手下动作却没变,下半截录音依旧没往出来放,他在等一个契机。

    很快,有人开口,是先前那位言辞犀利的股东。

    “我和其他股东们又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厉总继续带领大家比较好,毕竟厉总也是新上任,不熟悉业务出了些纰漏也在所难免,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厉总的能力我们的大家也都看得见,我们也相信他能带咱们渡过这次难关,大家说,是不是?”

    这话接的冠冕堂皇,表面上是在圆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转移话题,及时止损了。

    “是是是,厉总年轻有为,事情交给他我们也放心。”

    他那一派的几位高层看着这个走向,也只能违心的附和,会议室里充满了虚假的味道。手机端

    “大家也都明白了,我们厉氏不比别的小公司,不说上下一心,也不能出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事儿,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厉墨衍整了整袖口,回座位坐下了。

    录音后面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两人对话中透露是厉氏的一个高层指使,他不过就是给这些蠢蠢欲动的人敲个警钟,这种私人录音他拿的轻而易举,那么别的,他自然也有。

    这些人要的不过是个钱,谁给他们钱就帮谁说话,反之,要是自己的利益出了问题,跑的比谁都快。

    一场硝烟就在轻飘飘的一份录音里偃旗息鼓。

    这时候厉墨修才慢悠悠的站起来,收起了先前玩世不恭的样子,躬了躬身:“我刚回国,各种事情都不懂,也谢谢各位叔叔抬爱,实在是受不起,这次回来也只是听说公司出事,想为公司做点实事。”

    又看了厉墨衍一眼,笑着说:“也是想帮帮哥。”

    厉墨衍知道这个名义弟弟的心思,嘴角无所谓的扯了个弧度,算是回应。

    一直没说话的厉江海看着他们兄友弟恭的样子,这时候站了起来。

    “我年纪大了,这担子也该让年轻人担起来了,墨衍的能力我知道,墨修虽然在国外,但也是个干大事的,那么之前的决定不变,墨衍作为总裁要把这次的事情尽早解决,墨修好好跟着你哥学习国内的企业管理。”

    两人双双答应,至于其他的心思,也不能做到明面上。

    厉墨衍回到家,打开微博,发现「厉氏工厂安全问题致人死亡」话题还是居高不下,一想也是有人故意买的热搜,这盆脏水如今他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了。

    揉了揉眉心,想起今天在会议室的种种,只觉得股东们撤的实在有些快,好像只是试探一下他的底线,如果不是他早有准备,那怕是不能善了了。

    说白了,工厂出事故是很正常的,但对于厉氏这种大公司来说,里里外外想泼黑水的不少,只不过他们没那个本事,这次的事件发酵只能说明内部出了问题。

    毕竟厉氏的根系被晃动,牵扯出的弯弯绕绕也是可观的一大笔利益。

    而对于厉墨修,厉墨衍对这个一直在国外的弟弟不太了解,但也知道他手下的公司做的还不错,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不过是想在厉江海面前表现一番,豪门兄弟多阋墙,更何况他们还不是亲兄弟。

    不过厉墨修可以暂时放在一边,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工厂事件解决掉。

    以前这种事都是由公关部门解决,这次既然厉江海发了话,那就不得不让他自己来了。

    网络水深,事情都有两面性,煽动群众的情绪是最容易的事,媒体们最爱搞这一套,厉墨衍决定,也从这方面下手。

    从得到的消息来看,出事故的工人只有一个儿子,就是录音笔里的收钱方,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那人当初答应二十万,不过就是想得到应有赔偿的同时再赚点外快,毕竟谁会嫌钱多呢。

    厉墨衍思索片刻,给程青禾打了个电话。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厉少溺宠心尖妻喵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楚沫厉墨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沫厉墨衍并收藏厉少溺宠心尖妻喵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