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楚馨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楚沫那个女人,会不会真的去做什么亲自鉴定,万一让她知道了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少谦!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带孩子去做鉴定!”惶恐地睁大着一双眼睛,楚馨馨从床上爬起来跑到许少谦的身边,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

    本来孩子是计划中的筹码之一,尽管现在计划有误,但并非全无转机,若是和楚沫撕破了脸皮,让她知道她的孩子和许少谦毫无关系,那他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呵!算你还有点儿脑子!只是你这脑子有时候不大灵光。”冷笑了一声,许少谦冷漠地瞥了楚馨馨一眼,对她能够在短时间内反应过来的表现,还算满意。

    “那可怎么办?”楚馨馨开始变得着急,脑子乱得跟一团浆糊似得。

    “走,去楚家!”许少谦的眼睛转动了几下,继而立即转身朝着门外走,丝毫没有顾虑仍旧拽着自己的楚馨馨。

    始料未及的楚馨馨被猛地拖曳了一下身体险些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幸好她反应灵敏才免于一难。

    “少谦,等等我!”看着许少谦远去的背影,楚馨馨也半点不怠慢,加紧脚步追了上去。

    参加完晚宴,美滋滋地回到家里的楚沫,没想到一进门迎接她的,是楚世承阴沉的一张脸。

    “爸,我回来了。”对于能够重新回到影坛,楚沫的心里除了高兴,更多的是兴奋。

    只有在舞台上,在镜头前,她才能感受到她自己的存在和价值,仿佛她楚沫与生俱来,便是为演戏而生。

    “沫沫,你回来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听见声响,楚世承紧张地回头望去,落入眼底的竟是楚沫的一张笑脸,顿时令他眉头紧皱。手机端

    “嗯?爸,我今天拿下了《七陵》的女主角,难道不应该高兴吗?怎么看你的反应,不是很替我开心的样子。”察觉到楚世承的态度不对劲,楚沫表现出一脸疑惑。

    “除开这件事,难道今晚没别的事发生了吗?”讶异于楚沫开朗的态度,当代网络那么发达,晚宴上发出的事情,早就在第一时间传开了,根本不需要再等到第二天登报。

    为他时刻关注网络动态的管家,早就从手机新闻动态上得到了第一手消息,所以楚世承对于今天这场晚宴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了。

    “爸,你都知道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楚沫一下子便明白,楚世承应该是知道了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你当还是那个消息封闭的年代呀?现在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还不得掀起一阵大风大浪。”一想到从手机上看到的消息,楚世承可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楚馨馨那个狼心狗肺的,居然和许少谦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好了,爸,不要生气了。”相对于楚世承而言,楚沫显得很淡定,明明这时候最应该伤心的是她,结果却是她反过来安慰自己的爸爸。推荐阅读tvhttps:/

    “沫沫,你……”没料到楚沫的反应如此平淡,楚世承诧异地看着眼前安慰自己的女儿,不是很懂她的心思。

    “爸,我说过,过去是我眼瞎,愚蠢,信错了人,我已经看清楚了,许少谦和楚馨馨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为他们恼怒和伤心,到时候气坏的可是自己的身子,爸你也是,没必要生气,你还要照顾我和小糖豆呢!”

    微微一笑,楚沫一边轻拍着楚世承的后背,一边向他讲明白其中的利弊,劝解他不要把无谓的精力浪费在不值当的人身上。

    楚馨馨这个白眼狼,也该利用这个机会,把她从这个家里赶出去了。

    听完楚沫的话,楚世承的气消了一大半,觉得自己女儿的话在理。

    即便楚馨馨是自己的养女,可终究是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既然她这般无情无义,他们楚家,自然也容不下她这个不相干的人。

    “沫沫,你能看清楚,想明白,当然是好事,只是糖豆……”

    楚馨馨和许少谦背着楚沫偷腥的事情,暂且不论,晚宴上,楚馨馨还指证糖豆的亲生父亲并非是许少谦,这点引起了楚世承的怀疑。

    “糖豆不是许少谦的孩子,我和他,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提到这点,楚沫大方承认。

    真相她早已得知,许少谦根本不屑于碰自己,那可是他亲口说的,那她又怎么可能怀上他的孩子呢?

    “真的?”听见楚沫的回答,楚世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然糖豆不是许少谦的孩子,那她的亲生父亲又是谁?

    “真的,爸,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现在我不方便说,孩子的亲生父亲,我会找回来的,我不想糖豆没有爸爸,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

    点点头,楚沫认真地回答了楚世承,看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巴,她了然他想问什么,在他问出口之前,她先为他答疑解惑。

    “哎,沫沫,你心中有数就好,你毕竟是我的女儿,我担心你会受伤害,可以前你一心喜欢着许少谦,我的话你都听不进去,为了和你赌气……罢了罢了,那些都不要再提了,现在我们,还有小糖豆,都好好的,在糖豆的父亲出现之前,我会担起身为你父亲的责任,好好照顾你。”

    想起过往,楚世承忍不住叹气,这一刻,楚沫从他的脸上,发丝之间,看到了岁月的痕迹,不知不觉间,曾经那个用臂弯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也老了。

    自己呢?长大了却一点儿都让他不省心,上一世还因为自己自私的所谓的爱情,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跌入上一世回忆的旋涡当中,楚沫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更是个眼浅的,想起那些悲痛的经历,眼睛忍不住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控制不住泪水的掉落,楚沫伸出双手,环抱住了楚世承的腰身,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他的胸前。

    “爸,对不起,对不起……”千言万语全都化作了这愧疚的三个字,除此之外,楚沫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厉少溺宠心尖妻喵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楚沫厉墨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沫厉墨衍并收藏厉少溺宠心尖妻喵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