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呢!”

    云韵霜轻轻一笑,挥手叫退了保镖。

    邹琴起身后有些不知所措。

    云韵霜话里的意思很清楚。

    云氏在北城的大小公司都有些牵连,想要让她丢了工作,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快给云总道歉啊!还等什么!”

    杨婶放下了所有的自傲和嚣张,冲着云韵霜赔笑,同时在暗地里催促着女儿。

    “对...对不起!”

    邹琴声音很小。

    因为这反差实在太大了,之前她还无比跋扈的在清河镇民面前耀武扬威。

    现在就让她低头道歉,犹如刀割心头,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再回清河镇?

    “你该道歉的人可不是我?”

    云韵霜退了一步,给她让开路来。

    邹琴秀拳紧握,不远处站着的正是刘霞和宁浩。

    那个全镇上人人都敢欺负的老宁家。

    而她今天却要向老宁家低头。

    “快啊!还等什么!别惹云总生气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杨婶恨不得自己替女儿道了歉。

    活到她这个岁数,最清楚的就是能屈能伸。

    邹琴咬着牙,缓步走到刘霞身边,感受着四周轻蔑的眼神,一狠心弯下腰,嘶吼道:“对不起,刘姨!”

    “这...”刘霞有些慌乱紧张,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见刘霞不说话,邹琴也不敢抬头。

    腰肢弯的酸痛,眼泪垂落地面。

    短裙上尽是土灰,丝袜皱在一起,格外狼狈。

    杨婶心疼女儿,急匆匆走来,一脸笑容的扶在刘霞身侧。

    “刘姐,以前咱们两家的关系都不错,能不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高抬贵手。”

    “现在知道叫我妈刘姐了?你还记着这些事呢?我以为你都忘了!”

    宁檬在旁冷笑了声。

    杨婶也不敢反驳,只期待能带着女儿赶快离开这里。

    周围人的冷眼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她们在这里待不下一刻。

    “诶,算了,你走吧!”

    刘霞长叹了一口气,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眶竟然有些红润。

    甩了甩手,也不想跟邹家计较。

    “快,谢过你刘姨!”

    杨婶忙向女儿使眼色。

    邹琴一怔,确实没想到刘霞这么轻易就会原谅她,当即又鞠了几个躬。

    母女二人相互搀扶,正要离去。

    “今年过年还来家里吃糖油包子!”

    突然,刘霞轻轻的声音,仿若这清晨夜空中的一轮冉冉烈阳。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邹琴步伐一顿,立在原地。

    小的时候,家里穷的很。手机端

    过年吃不起什么好东西。

    老宁家也是如此。

    两家人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一起过年,一起分享年货。

    你家买糖,我家买肉。

    这样两家人都可以吃到糖和肉。

    最让邹琴馋嘴的就是刘霞蒸的糖油包子了。

    那时候可真开心!

    邹琴回过身子,眼泪止不住的流。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这丫头,这是干什么,使不得啊!”

    刘霞忙上前搀扶,非儿非女的,她怎么受得起这一跪。

    “刘姨,是我鬼迷心窍了,赚了点小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连当年的恩情都忘了!”

    邹琴脑袋碰在地上,号啕痛哭。

    生活的压力都没压垮她,却因为这一句话彻底被击碎了心房。

    刘霞也是鼻头一酸,拍了拍邹琴的背:“好孩子,知错能改还来得及。”

    “什么话都让你给说了,之前欺负我妈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现在我嫂嫂来了就知道害怕了?”

    宁檬侧着头,根本不吃这套。

    宁浩立刻看了妹妹一眼,让她止了声。

    两家关系温馨的时候,妹妹都还没出生呢。

    宁浩是能体会到邹琴的感受。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日子,确实很开心。

    “起来吧,别跪了,地上怪凉的!”

    “啊?”

    邹琴缓缓抬起头,看见这个伟岸的男人向她伸出了手。

    这画面熟悉极了。

    就像六岁哪年,她趴在枣树下,宁浩哥哥带着傻愣愣的笑容,拉她站起来。

    “别怕,你的车,我会赔给你的!”宁浩微微一笑,看着发呆的邹琴有些喜感。

    他确实谈不上恨邹琴。

    在云家这么多年,什么大人物没见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入豪门戒点香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宁浩云韵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浩云韵霜并收藏赘入豪门戒点香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