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慧极必伤

    约书亚将她搂进怀里,轻声道:“很难过吗?”

    姜咻擦了擦眼泪,一把推开了约书亚:“我不相信你的话,我要自己去问他。”

    约书亚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去问他,看他会怎么回答你。”

    他将额前的头发撩上去,露出精致的眉眼,那双漂亮的像是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却含着极致的恶意:“去吧,亲爱的,去要一个答案。”

    姜咻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外跑去。

    约书亚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淡去,眼神也逐渐阴鸷起来,他转身对江责道:“江岛主,三天之内,我要一个答案。”

    说罢也离开了。

    江责脸色平静,端起水杯喝了口水,顾意惶然的看向他:“……父亲。”

    江责叹了口气:“小意,你先回去吧。”

    顾意手指抓住了自己的裙摆,她哭笑出声:“……我真的不是您的女儿吗?”

    江责沉默了一会儿,说:“小意,等这件事结束了,我送你回顾家。”

    顾意颓然的跌倒在地,她垂着头,几乎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

    说起来多么的可笑。

    她一心想着和江敛争夺那个尊贵的位置,她已经为自己未来的人生做好了规划,如何去做好一个王妃,如何去做好一个首领……她都无微不至的考虑过了,可是唯独没有料到,她连这争夺的资格都会被剥夺。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极光岛的大小姐!

    林初昕死了,顾意原本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可是……命运它偏偏如此的弄人。

    江责淡淡道:“顾小姐情绪有些不稳定,带她回去休息。”

    立刻有侍女小心翼翼的应了是。

    顾意忽然抬头看了江责一眼。

    她从未如此清楚的意识到这个自己叫了四年父亲的男人的凉薄,一旦发现没有血缘关系,就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维系了。

    江责似乎没有看见她绝望的眼神,坐在高位之上,等顾意被人带走了,才道:“既然来了,躲躲藏藏的做什么?”

    “江岛主真是绝情。”男人慢慢的走进来,他垂眸将手上的手套戴好,脸上的笑容有些漫不经心的:“好歹养了四年,就是条狗,也养出感情了吧?”

    江责微笑道:“但是她不是狗啊。”

    男人嗤笑出声:“江岛主果真冷心冷肺。”

    他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有些跅弢不羁:“我无意看今天这出好戏,只是她的葬礼,我来送她最后一程。”

    “我还以为你们雇佣兵早就不在乎这些了。”江责道:“毕竟你欠林初昕的,早就还了。”

    萧明胤的脸色淡了淡,说:“人活着,要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意思?”

    江责笑而不语。

    “说到这一点,我就不如江岛主了你了。”萧明胤偏头,挑眉看着江责:“当然林初昕对我一饭之恩,我叫了她十几年的姐姐,可惜她与你二十年夫妻,最后还是被你算计至死。”

    江责脸色不变:“明胤,她是服毒自杀。”

    “江岛主,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吧。”萧明胤笑着说:“林初昕实在是很有政治天赋,虽说极光岛历来的传统就是夫妻共同理政,但是岛主夫人一般只管些琐碎小事罢了,偏偏林初昕她管的太宽,又做的太好,已经威胁到了你的地位,想必这么些年来,已经成为江岛主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吧?本该是最亲密的夫妻,做成你们这般情景的,也是难得。”

    江责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道:“你是来为她抱不平的?”

    “谈不上。”萧明胤说:“只是她一生聪明至极,最后却是这样一个下场,有些唏嘘罢了。”

    “所以我早就说了。”江责笑了笑:“做人,不要太聪明了,慧极必伤的道理,应该早些明白。”

    “是么。”萧明胤也笑了:“你和傅沉寒的这次合作,倒是很成功啊,各取所需……也不算亏。”

    “能用一纸条约换一个独立的政权,江岛主的这笔买卖,做的不错。”

    江责道:“多谢夸奖。”

    萧明胤站起身,淡淡道:“我只是来看看她,这就走了。”

    江责说:“慢走。”

    萧明胤似乎笑了声。

    他背对着江责往门外走,刺眼的阳光落在他脸上,却未能融化他眼中的阴鸷半分。

    他冷冷的想,林初昕,你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姜咻走到汀州湾的入口时,却又有些怯懦了。

    她在原地站了好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朝门口走去。

    她立时看见了那个挺拔的人影,他脸上的人皮面具已经没了,露出一张清隽精致的脸,傅沉寒这张脸实在是生的好看,光看这张脸,谁也无法想象他可以轻轻松松的捏断一个成年人的颈椎,也无法想象,他会布下一个长达三年的……棋局。

    傅沉寒也看见了她,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她。

    汀州湾的门口栽种了两排紫薇树,这时候正是花期,开的一片绚烂荼蘼,地上落了很多浅紫色的花瓣,像是一条柔软的地毯,落英缤纷里,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抬了抬手:“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冰淇淋要化了。”

    他手上拿着一个冰淇淋,是香草味的。

    姜咻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扑进傅沉寒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眼泪全部都蹭在了他的衬衫上,傅沉寒用一只手搂住她,问:”冰淇淋不吃了?“

    姜咻哭着摇头。

    傅沉寒说:“你之前,分明还说要吃的,女人真是善变。”

    姜咻擦了擦眼泪,离开他的怀抱,距离他三步远后才开口:“今天,约书亚跟我说了一些事,那些事……”

    “是真的。”傅沉寒说:“他说的是真的。”

    姜咻的嘴唇抖了抖,她的十根手指绞在了一起,心口闷得慌:“你……你真的……把林夫人,当做一颗弃子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花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重并收藏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