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眼见如此,顾拓一肚子的火气也发泄不出来了。

    他劈手将油纸包夺过来放到桌上,然后就一把将这个男人从地上搀了起来。

    “都受伤了你还不走正门,你就喜欢钻窗户是不是?”

    “也不是,就是钻习惯了,我下意识的就……咳咳咳……你就别骂我了。天知道我在你家外头等了整整一天,好容易才等到天黑下来才抓紧时间进来了……你赶紧给我包扎伤口吧,再不用药我真的要死了!”文渊无力的道。

    看得出来,他这次真的伤得不轻。不止他的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现在就连说话也有气无力的,眼看着没多少生气了。

    顾拓也就闭嘴,他对夏盈颔首。“我带他去客房。”

    “我去厨房倒水!”夏盈就道。

    毕竟相识一场,文渊也帮了他们不少忙,现在这个人在危难时候过来投靠他们,他们自然能帮就帮。

    这么一来,两个人忙着围着文渊处理他身上的伤口,一忙就是大半夜。

    好容易给这个家伙把伤口清理干净、再敷上药包扎好,文渊就已经被结结实实的包扎成了个木乃伊。

    夏盈和顾拓也累得够呛。

    文渊更绝。他早在处理伤口的中途就闭眼睡着了!

    等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再将屋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夏盈看着床上浑身包裹着白布的文渊,她再看看床前不知道第几盆血水了,她无奈转头看顾拓。

    “你说这家伙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竟然从脖子到脚,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尤其是后背还有右边胳膊上,那两道伤痕又深又长,深可见骨。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那人肯定早已经因为血流过多休克了。可文渊却愣是自己给自己的伤口上倒了一把金疮药,再简单包扎一下,然后强忍着一路奔波来到他们跟前求救。

    他也真的被救回来了!

    “造成那些伤口的都是锐器,专门取人性命的那种。”顾拓沉声道。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那些东西我在神机营的时候常见。”

    甚至那兵器是什么样的,他都能给复制出来。只可惜夏盈不懂这些,他也就点到即止。

    但这些对夏盈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她当即吓得倒抽一口凉气:“也就是说,那群人是冲着要他命去的?”

    “嗯。”顾拓颔首,“咱们不也早就知道了吗?羽林卫只是他明面上的身份,他真正干的其实都是刀口上舔血的营生。”

    知道归知道,但她心里再清楚这些,也完全比不上眼睁睁看到这么一个血人就这么跳出来倒在自己面前更让人印象深刻啊!

    实物的刺激可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尤其当这个鲜血淋漓的东西还是冷不丁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

    夏盈无奈叹口气。“不过就算知道也晚了。咱们都把人给救了,那就已经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彻底甩不脱了。”

    哎!现在想一想,她就觉得文渊分明又是故意的!这家伙就算故意拉着他们上贼船哩!

    不过上都已经上了,她后悔也晚了。

    她就指指床头的小盅。“他伤成这样,必须好好补补才行。不过现在人这个样子,也就只能吃点流食了。这里头是一碗肉粥,你给他喂进去吧!好歹先垫垫肚子,剩下的等他明天醒来后再说。”

    顾拓颔首,他就一把捏开文渊的嘴,把那一碗粥直接灌进文渊嘴里。

    灌完了,他把小盅放到一边。

    “好了,咱们回去睡觉吧!”

    这么简单粗暴,夏盈简直看不下去。

    她连忙扭开头。“走吧!我快累死了!”

    两个人回到房里,夏盈就累得直接瘫倒再床上。

    不过马上,她又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文渊给龙凤胎准备的贺礼是什么,你看了没有?”

    “没有。”

    顾拓摇头,他就从怀里掏出那个油纸包。

    再打开一看……

    “我的天!”

    夏盈双手掩唇,顾拓也目露惊讶。

    “这家伙……”

    只见这简陋的油纸包里居然包着两颗约莫有大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珍珠!即便是在晚上,这偌大的珍珠表面也看得出来莹润无比,光滑的珍珠表面还反射出一层层柔和的光芒。

    这东西简直漂亮得过分!

    夏盈都忍不住拿了一颗在手里把玩。

    “好圆好大好润……这是真的吗?要是真的,这样的东西世上怕是没有多少吧?”

    至少现代的时候她都只有再王室的珠宝首饰上才见到过这么大颗的东西!

    “那还用说?这是上好的东珠,有价无市,寻常只有皇室以及王公贵族才有资格享用。”顾拓沉声道。

    结果,文渊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颗,还直接就送给他们家才刚周岁的双胞胎?

    夏盈嘴角轻扯。“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大方了!每次送来的东西价值都比上次更高一大截哩!”

    她都不禁开始设想,下次这家伙又会送来什么好东西?

    顾拓却立马把珍珠从她手里拿走,他就又把油纸包给包起来。

    “这东西还是和上次的银锁一起放起来束之高阁吧!”

    这东西全天下都找不出来几颗,在江边省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好东西。他们要是敢拿出去显摆,就等着全家一起被下狱吧!

    夏盈虽然满心不舍,但她还是点头表示赞同。

    尽管喜欢这个珍珠,但她心里还是明白这不是他们普通人家该有的东西。所以,这东西被藏起来是最好的安排。

    等把东西藏好,顾拓就回来躺下了。

    “睡觉吧!”他闷声道。

    因为文渊出现的这一通刺激,他们的精神长时间出于紧绷状态。好容易现在放松下来,两个人才觉得疲惫得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给王爷当奶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红茶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茶娘子并收藏我给王爷当奶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