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人皇天帝,功名龙祖摘星。斗尊阎罗战不止,仙佛传道无休。”

    “青史几行名姓,厄土无数沉舟。后人享乐前人愁,说甚盛世无忧。”

    “豪杰万年往事,渔樵一曲高歌。凤舞龙飞疾如梭,眨眼风惊雨过。”

    “妙术仙宫禁地,天骄夺宝练功。求仙问道竟如何,必有收因结果。”

    临渊酒楼之中,说书人端坐在玉台旁,一桌一扇一醒木,谈古论今引得食客注目。

    “好!”

    “妙啊!”

    故事讲罢,食客一阵喝彩。

    “说书人,话说你这故事都是哪里来的,讲得像是真的一样。”有食客好奇问道。

    寻常时说书人并不会理睬食客疑问,但不知为何,今日却是破天荒地开了口。

    说书人瞥向某处方向,眸光似能穿透层层阻滞,跨越漫长光阴,他微微一笑道:“故事,就在你的身边,只是你并不知晓罢了。当时代开幕,这一段时光自然会精彩许多。”

    ......

    大渊之旁,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皆是动作一滞,局势变得复杂而又清晰。

    越家执事,纹龙云风,周师凌凡,汪家兄弟,子默仇阳,镇妖塔,金明义,璇玑山这是一场波及在场所有人的大混战,但众人的目标却很明确。

    云风想活,镇妖塔想抓,越家与金明义则想杀!

    白发少年乘着魔禽拖曳着漆黑的流光扶摇而上,四条泛着幽紫微光的魔蛇护佑周遭,大雨倾盆,雷电交加,战局,一触即发!

    “除魔卫道!”

    “镇妖塔有令,抓捕魔人魔禽!”

    “可恶,那魔禽,竟是大妖圆满,并未越过道境!”镇妖塔长老咬牙,怒喝道:“子默,去对付那魔禽!”

    然而下一瞬,令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发生了。

    泛着森冷光泽的刀刃划破他颈部皮肤,鲜血顺着刀痕流淌,耳边传来了狂人的低语:“你,没有命令我的资格!”

    “唔――”镇妖塔长老语滞,他不明白为何未及道境的子默竟敢主动挑衅于他,更不明白为何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生死的危机。

    似乎这一刀,真的能要他的命。

    长老不再开口,子默也随即收刀,然而当他回头之时,眼前却只留子默的残影!

    “这是......什么身法!”

    那是,九幽踏影!

    另一处,临渊城高耸阵基之上,璇玑山众人乱做一团。

    “唔噗――”

    “大先生!药,药呢!”

    “快,快扶大先生上飞舟,开启阵法!”

    璇玑山大先生重病缠身,此刻在布阵之时遭遇灵潮冲击,受到了莫大的反噬,目前情况看起来颇为糟糕!

    临渊城东区大乱,暂时布阵是没有可能的了。

    先前七公子也听见了汪辰的汇报,知晓云风身份的他并不惊讶,因为既然是周师庇护的人,又是七年前出生的存在,怎么可能不沾染一些不祥。

    “公子,你要去哪?”

    “去大渊旁看看!”话语声远去,七公子已然赶往大渊。

    此时镇妖塔形意天骄皆已抵达战场,虽说是临时号召,但镇妖塔大比名额较多,故而也凑足了十人队伍。

    “两人对付那游天境之人,七人迎战魔禽,我去负责那驭魔少年!倘若那游天境的家伙拥有魔修力量,你们随机应变,不能活捉的话便就地击杀,莫要把自己命搭进去!”汪辰下令,镇妖塔天骄凌天而上。

    一般修士在大渊旁御物游天或凌度虚空皆有所阻滞,但他们十人可是天骄,哪怕有妨碍,也依然能够游天。

    “结阵!先将他们逼下来!”对方是禽类,空中作战能力要比大渊旁的他们强大许多,故而决不能游天作战。

    汪辰一声大吼,诸多天骄法相映现。

    镇妖塔仙藏法相是巨塔血兵,弟子多是在巨塔血兵的基础上有所延展,但终究功法相通殊途同归。

    镇妖塔设立之初便是为了迎战妖劫,荒域被封仙阵分作两半,人族修士时刻提防着妖劫再临,这时站出来的便是镇妖塔。

    镇妖塔为抗妖劫,无论弟子天赋凡庸抑或天骄妖孽,皆训练了合击之法,战阵便是其中之一。

    血兵法相具现,其中三剑四刀,余下则是一斧一戟一石碑。寻常势力中用剑者当比使刀者更多,不过镇妖塔修炼血杀,故而用刀更为方便。

    镇妖塔战阵为九人或十八人一组,故而另外九人结阵,汪辰孤身冲杀而上。

    九种法相分列成圆环,在镇妖塔弟子的催动下弥漫着一股玄妙气息。

    隐隐的,虚空之中似有血海翻涌,巨塔虚影逐渐凝实,九种法相周遭也有殷红灵气如血滴落!

    血海沉浮,其中有血红灵液勾勒玄奇阵图,只是那阵纹似有裂痕,始终不得成型。

    “大渊旁,用内灵结阵!”

    汪辰提醒,镇妖塔弟子忽然醒悟,阵图凝实,阵势骤然爆发!

    以法相圆环为基石,血海滔天,化作接天血柱,九相分化无数虚影在其中交错而过。

    阵法区域内,小黑明显感受到了一种粘稠阻滞的力量,极大减缓了他的速度,法相血兵从各个角度袭来,使得他动弹不得。

    “嘤!”

    小黑怒而啼鸣,魔蛇盘旋搅动,一路所向披靡,直奔下方阵图而去。

    倏然而然,有幻影飞剑自阵法外袭来!

    汪辰身后浮现出踏蛟行法相,一朦胧修士背负黑紫色剑鞘,脚踏蛟龙渡于翻涌巨浪之上。

    水与蛟是镇妖塔汪家的特征,而黑紫剑鞘则是镇妖塔的血兵法相,汪辰将这二者结合,寻常战斗极少将完整法相映现,而这次却是全力施为。

    黑紫色剑鞘中三十六幻影飞剑激射而出,其目标并未针对小黑,而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