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境圆满者抓捕魔人,其余人封死地下!”

    越家此番在大渊旁驻扎的修士中形意境许多,不过刚巧形意圆满的只有七人。

    那清越商会执事想法很明确,对付云风这种身法极强的修士,人多反而添乱。

    追杀云风的最好方式是布下天罗地网,实力最强的少数人不断追击,实力偏弱的组团挡在路口牵制阻碍,将云风封死在地下!tv手机端https:/ https:/

    “倒也是,那早些与顾大哥他们商议吧,临渊城目前越发危险起来了。”云风认同道。

    “嗯,但愿......”骆青衣话语忽地止住,眉头微皱,低声道:“不对,有许多强大修士似是在朝着我们这边赶来!”

    骆青衣即便成为纹龙一员,曾经当死士杀手的习惯仍旧未变,他的灵觉时刻扩张,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些微异常。

    甬道尽头的过道,除了督工以外不应会有这般大的动静!

    云风闻言心头一紧,内灵强化感官,以天隐卷的气息感知能力探察。

    气息感知与灵觉系统不同,虽并不如灵觉涉及范围之广,但优势在于一般人不会刻意隐藏气息,甚至大多修士都并不掌握这类手段。

    从云风的视角来看,无疑,这些人不仅是朝着他们而来,而且是故意收敛内灵。

    “是来找我的,可以确定!”云风开口道。

    “先撤出甬道,不能被被他们堵在里面!”骆青衣语速极快,说罢已然动身。

    二人无踪步与九幽踏影催动,瞬间便冲出甬道!

    “灵气...出来了!他们想跑!”

    “追!路口有人把守,他们跑不掉!”

    七人队伍内灵全力释放,驱使身法奔袭追击。

    大渊旁道意混乱,寻常修士难以释放意灵,御器游天和凌度虚空也皆不稳定。这种前提下与云风和骆青衣比拼速度,无疑是不可能比得过的。

    不过越家设下天罗地网,亦是早已料到这点。

    “有伏兵。”

    “一点突破!”

    云风瞬间领会其意,数只韵灵白蛟化作长枪,云风紧握猛力一掷!

    “贯月!”

    长枪激射而出,如出云之龙,其威无匹,势不可挡!

    那守关修士早已做好准备,他的任务仅是防御阻滞,仙藏具现,法相唤出,术法绽放,层层岩壁从四面八方自通道内延展而出。

    岩壁组合成数十层的土灵壁垒,然而贯月飞枪穿刺而过,岩壁竟是起不到丝毫阻隔!

    狻猊香炉增幅龙灵,韵灵长枪得以强化,配上云风日渐熟练的碎星贯月,一般形意境修士还真不好抵挡。

    更何况那越家修士利用的是大渊旁土质中蕴含的土属灵气,以此催动术法制造岩壁,又怎么可能如他所愿坚不可摧。

    “这土灵驳杂,不行!”那越家修士惊慌莫名,他的工作多是在地表进行,未曾想到地下会发生这种情况,此刻也有些手足无措。

    韵灵长枪飞掷而来,那修士不得已侧身闪躲,却不料长枪陡然分解,化作数把白玉蛟纹飞刀组成玄妙阵列,以各种刁钻角度飞袭而至。

    飞刀数量不够,理应困不住那修士多久,但哪怕只有数息时间,对于云风骆青衣二人也已足够。

    “走!”

    二人催动身法飞掠闪过,云风信手一招,飞刀化雾归还于仙藏之中。

    那修士正欲施展术法拦路,此时骆青衣取出数枚飞刀,以碎星式手法陡然甩出!

    越家修士尚以为这飞刀与云风所用一致,却不料此刀威能可怖,瞬息之间带起数蓬血花,穿透其身躯而过!

    那越家之人勉强避开要害,但却再无余力出手。

    他想不明白,虽然自己不如追击队之人,但好歹也是个形意境修士,居然被一个游天一个形意合力轻松瞬杀,这是何等耻辱!

    他不甘就这般退场,鼓足余力奋力怒吼:“抓捕白发魔人,传越州州主令,白发名云风者乃是魔人,抓到重赏,生死勿论!”

    狭窄的通道内声音传播极快,整个第四阶层皆是听到那人的呐喊。

    先前他们还思索着为何会有打斗之声,现在一切明了,已是有人心动!

    捕兽人们观察着甬道外的情形,看到越家把守之人,心中霎时了然。且不论州主令是真是假,但至少整个越家应当是行动起来。

    云风与骆青衣在第四阶层名气不小,但终归就只有两人,捕兽人何其之多,根本无需畏惧他们。

    “抓住他们!”

    “上啊!”

    “除魔卫道!”

    能在第四阶层立足的捕兽人与越家修士不同,他们很清楚大渊旁的地下哪些力量不太管用,而且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武修之人,受到的压制相对小了许多。

    云风不得已,符术尽出,苍虬棘刺布满狭窄通路。

    与他人有别,云风的符术力量源于他的浩瀚内灵,故而无惧大渊外灵影响,符术威能也能完全绽放。

    但光是这样却阻碍不了追兵的来袭,尤其是他们上方前路的堵截之人。

    甲一甬道所在之地位于第四阶层底部,想要冲出地下,必须越过其上层层阻碍,击破拦路之人才行。

    云风并不嗜杀,但他虽然年纪不大,却已是杀伐果断之人。

    “拦路者,杀!”

    “嘘,完蛋,你这一嗓子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方位了!”

    云风尴尬莫名,他本意是想警告捕兽人不要蹚浑水,不曾想竟是起了反面效果。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云风低声道。

    骆青衣明白云风所指,不单是刚才一吼的问题,还有他魔修身份败露一事,他此刻也被拖下了水。

    骆青衣轻叹一声,应道:“都是自己人了,哪有这么讲究。先逃出包围再说,不然哪还有什么下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