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域,楚州。

    黄沙漫卷,落日熔金。

    烈风呼啸而过,吹散了沙漠的蹄印。

    大荒天骄榜的大比在楚州举行,楚州多是沙漠,城镇人口相对其他大州要少许多。

    当初南业等人途径于此,被这壮观景象所震撼,因而有感,替狂鲨想出了楚狂沙这个名字。

    某种意义上,这次大比倒可以算是狂沙的主场作战了。

    楚州虽说人烟较少,但实力却一点也不弱,这无边大漠中掩藏着诸多珍贵灵金,楚州可谓是荒域炼器一行的最大进货源。

    大比在沙漠上举行,早在各州队伍抵达之前,战台与临时的居住场所便已建设完毕。

    一州,一座据点。

    每一座据点中,衣食住行修炼疗养设施一应俱全,毕竟大比持续时间不短,必须要做足准备才行。

    战台与各州人马驻扎的据点分离,处于大漠之中。

    有道境强者在无垠大漠中塑造出壮阔战台,战台虽看起来混乱,但结构并不复杂。

    各势力大能以道法凝结浮冰飞石,各种属性灵气具现凝缩一团,杂乱悬浮在半空之中。参战者自行选择入场地点,如此一来战台对各种类型修士都还算公平。

    大荒天骄榜开比已过数日,除了临渊学宫头号种子因故弃权以外,其他参战者尽数抵达。

    既然能够入选大比,那必然都是实力强大的天骄妖孽,每一场对决都不可能忽视,故而战台只建成了三座。

    三座站台,分别对应离合境,游天境与形意境,以到场众人的神识能力,同时观察三场战斗并非难事。

    天骄妖孽们在大比上大显神威,剑气呼啸,刀意纵横。

    有武学气势浩荡,如应龙贯穿天穹;亦有术法玄妙莫测,似九凤舞焰长空。

    短兵相接,铿锵作响,符篆纷飞,妙术绽放。

    强者之间的对决本就是一场华美的盛宴,但观战者此刻却无心欣赏。

    大荒天骄榜虽说是后辈的比拼,但却足以观察出某一势力的盛衰。

    道境之上有仙道五衰的桎梏,而且修为臻至道境,往往也会变得更为惜命。故而很多琐事都是由游天形意境的后辈去处理,这一代强,便意味着往后不短的时间内,那一势力会拥有更好的发展。

    每一年大荒天骄榜的比拼,占据首座的无疑是镇妖塔,镇妖塔传承强大并且培养弟子严格,因此后辈总能引领一代。

    但这一年,却是出了意外。

    离合境的比试被几位黑马占据,就他们一直未曾相遇这点来看,那几人恐怕出自同一势力。

    “我先前看到他们互相之间打了招呼,必定是同一势力无疑了!”

    “什么势力能做到如此?依我看,这一次连镇妖塔的离合境恐怕都要认栽了吧。”

    “你看看那家伙,肉身强劲,内灵浩瀚,功法也显然不凡,整体实力远超同境了啊,莫不是压境许久了?”

    众人所议论的正是狂沙,纹龙等人身着云风炼制的兵刃挂饰,灵织衣裳也是云风特意去云琅轩挑选交换而来,因此并未穿着学宫服饰。

    与镇妖塔规矩不同,这次大比临渊学宫没有强制要求穿着学宫制服,故而几人的身份亦未被认出。

    “喝啊!斩浪!”

    刀法第二式斩浪,狂沙以潮涌逼退对手,趁机苍莽劲蓄势许久,故而此招威势无比惊人。

    刀气纵横,接连数十道磅礴刀气飞袭而至,对手修士竟是只能艰难阻挡,毫无还手之力!

    “铿!”“铿!”“铿!”

    每一道刀气皆沉重强悍,碰撞在兵器上发出铿然响声,那修士连连飞退,然而却发现,狂沙已是来到他的面前!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返气,处得以狂。”

    “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漫,万象在旁。”

    “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什么时候!”那修士陷入危局,正欲底牌尽出,然而狂沙已举刀悍然砍来。

    “一刀,完事!”仿佛是胜利的宣言,狂沙积蓄力量,洪荒之力降临,一刀豪迈砍出!

    那修士来不及闪躲,只得横剑接下。

    “铿!”

    然而,兵刃应声而断!

    “怎么......可能......”

    刀光倾泻而下,道法化作屏障,将那修士救下。

    虽说道境不敢违抗桎梏出手,但简单的保护还是能够做到的,那修士得救后心有余悸,始终不敢相信那一刀竟是同境的对手所能施展的出。

    事实证明,云风先前的担忧纯属多余。

    虽说世上不缺天骄妖孽,但那多是因为修士寿命绵长,一代又一代总能出一些出类拔萃之辈。

    至于纹龙数人,除了小蝶的太阴仙体以外,其余体质尽是用上古仙丹改造而成,天赋本就可谓千百年难遇。即便是起步洗髓太晚的青儿,其天赋在同辈中也是首屈一指。

    更何况他们还修炼的是上古至高传承,对于需要循序渐进,不断更换功法的寻常修士而言,这又是一大优势。

    这样的情况下,云风再以双重赋意为他们炼器全副武装,这属实有些过分了!

    数十数百场的战斗,让在场荒域势力尽皆记住了狂沙等人。

    哪怕天骄妖孽之间的对决或许并非势均力敌,但彼此交锋时总能激烈碰撞,让人赏心悦目,唯独纹龙几人往往都是碾压式取胜。

    身为天骄,怎能没些压箱底的绝活底牌?

    但面对纹龙,且不论他们是否有底牌尽出的机会,即便他们成功使出,恐怕也根本扭转不了战局。

    狂沙尚且还好,许多备战的天骄观察其战斗方式,觉得狂沙仅是一个莽夫,他们天真的以为可以智取狂沙。

    然而面对小蝶,便无人敢这么想了。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