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山七公子闻言骤然变色,身为天域苍阳的强大势力,他不可能不知晓云坤皇族特征。

    云坤人自诩血脉高贵,就凡庸之流来看或许是高傲自满的吹嘘,但对身为璇玑山公子的他而言,他知晓这是确有其事。

    云坤皇族深居云天宫中,若无大事极少会出现在一般修士的视野里,只有少数强大势力了解他们的存在。

    云坤皇族,云姓,白发,以人之躯驭使真龙之力,任何龙类武学术法道法神通在他们的血脉前都会黯然无光。而眼前少年,除了龙气以外特征尽皆吻合。

    幸而云风没有唤出韵灵,不然他便毫无辩驳的可能了。

    “云坤皇族,我从未离开过荒域,怎会是云坤皇族?”云风出言否决,但心中却有所怀疑,或许对方知晓自己身世的线索。

    七公子观察细致,云风听闻云坤皇族后并未流露出紧张情绪,他不解的神情并非刻意装出,这就很令人诧异。

    时间回溯,先前在高台之上时,七公子与一特别的存在相逢。

    “周家玉佩,紫宸重金寻你下落,要你项上人头,你居然敢这样毫不遮掩出现在天域视野之中?”七公子望着那人侧颜,惊异开口道。

    青袍青年手臂撑着半边脸颊,慵懒应道:“这儿是荒域,紫宸与荒域之间还隔着云坤苍阳呢,怎么能寻得着我?”

    “更何况,哪怕他们来了,又能抓得住我?”青年邪魅一笑,转头应道。

    “你在看什么?”

    七公子心知无论是自己,还是璇玑山到来的前辈,哪怕布下大阵也封不住眼前青年。

    周家三少爷,在临渊学宫负责外事殿事宜,被学子称呼为周师。

    多年以前,这位周家妖孽留下一句他迟早要逆乱紫宸,在诸多家族的围捕下逃出生天,离开紫宸不知所踪,如今出现在荒域,又岂是苍阳国璇玑山能够留住的。

    七公子了然情况,顺着周师目光望去,入目所见则是几个世家子弟欺压一个弱势少年的场景。

    “啧。”七公子皱了皱眉,对此景颇为厌恶,但却并未试图出手相助。

    “看到了吗,这就是现状。”周师收敛笑意,神情冷漠道。

    七公子心中明白,但对周师主张有些许耳闻的他却不满开口道:“那你就这么视若无睹?”

    “那又如何?倘若不经蜕变,凡庸终究只是凡庸,他想要改变自身命运,必须于绝境中破茧成蝶。”周师轻笑着说道。

    “冷血!”七公子冷声道。

    “冷血?我需要的,拥有的,仅仅只是一颗极尽炽烈的心!”周师语气淡漠,随后顿了顿开口道:“况且,自有人会出手救他。”

    “嗯?”七公子不解,周师前半句云里雾里的话也就罢了,后半句有人相助又是何意?

    仇阳已是这般惨状,眼看着就要被踢入地洞之中,这时真有人能够出手相救?

    道境唯恐误伤,许是不会插足,难道会是荒域某位天骄妖孽?可据镇妖塔弟子所言,目前荒域妖孽集结楚州参与大荒天骄榜的大比,这会儿怎会还有能够破解危局的援兵?

    灵觉并未探查到异常,即便大渊附近灵觉会有限制,七公子也并不觉着荒域存在能在他灵觉外赶到救援之人。

    但当一团无比耀目的灵气闯入他的灵觉之中时,他便知道,周师所言确为事实。

    身为天域之人,身为璇玑山七公子,无关乎高傲与否,荒域破落至极是一个再明确显然不过的事实,然而眼前的白发少年却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七公子纵身来到事发之处,好奇观察着那被周师关注着的少年。

    没有动用意,也并未神识攻伐与御物游天。

    无疑,白发少年大抵仅是离合修为,但离合修士怎么可能绽放出这般光辉,哪怕是天域也应当寻不着的吧。

    七公子惊异,故而起了好奇之心,他询问云风名姓,随后肉身紧绷内灵凝聚。

    他知晓,眼前之人,极为危险。

    便在这时,周师手掌轻轻按在了七公子肩上。

    “莫要紧张,云风确实是荒域本土修士,并非是云坤云家之人。”周师开口道。

    七公子不知周师何时到来,修为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根本无法察觉分毫,无论周师所言是真是假,他都必须收敛态势了。

    “周三少爷莫要戏耍于我,荒域能培养出这般存在?少年白发能有几人?云姓是禁姓你又怎会不知?”七公子虽然收势,但嘴上仍旧不依不饶。

    天域三国之间并不和睦,云坤人高傲,皇族甚至宣称整个天域不许有其他云姓之人,违者杀之!

    傲慢,霸道,蛮不讲理,这是许多不了解云坤的修士对于整个云坤的看法,尤其是云坤皇室,更是颇为天域所诟病。

    七公子对云风的态度也正因如此,云坤皇室风评太差,在苍阳紫宸颇得恶名。倘若云风真是皇室之人,七公子怎么说也得为苍阳古时被迫改名之人出口恶气。

    周师不以为然,目光深沉,缓缓开口道:“他的身份,我能保证,你说的这些......如果一定要究其原因的话,我只能告诉你,学宫资料上所见云风的骨龄快有七年了吧。”

    此话一出,七公子瞳孔猛地放大,他注视云风许久,最后微叹了一声道:“不祥的数字,算了。”

    七年前,正是轰动世界的九幽血月事件发生之时。

    那一年,甚至那一刻出生的孩童中,诞生了许多天赋与劫命相伴之人。tv手机端https:/

    汪天宇束腰绿色,说明其境界已至道境,道境之上是不得对未及道境者主动出手的,故而汪天宇不可能自己动手擒拿于他。

    “但是他却可以找形意圆满的天骄妖孽出手,倘若真如此行动,我只能仓皇逃命,这几日必须保留力量了。”云风带着仇阳返回地下临时居所,心中打着盘算。

    这几日大渊捕兽他必须节省力量,晚上也不可休息,以防夜间奇袭。倘若事有不巧,云风便只有逃跑一途。

    骆青衣听闻此事,也是愁眉不展。

    第四阶层距离地面百余丈远,且有重重岩土阻隔,故而骆青衣并不知晓白天所发生之事。

    镇妖塔通缉事关重大,可能会牵连身边之人,顾卿也与汪天宇有深仇大恨,故而云风必须将此事告知于骆青衣。

    “先安心,道境之下我们的速度应当足够,你且稳定心神,不要露出马脚来。”骆青衣思前想后,为今之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