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分享

    纹刻有两种趋向,一者灵器,一者法器。

    灵器的纹刻强调意纹,虽然未至形意无法驭使灵意,但天地中的意会受特殊的纹印共鸣牵引,从而炼入兵刃之中。纹意多是为了强化武器与持器之人,倘若是熟人特别定制,还能够对仙藏法相有辅助作用。

    法器的纹刻则重术纹,术纹可以为器物附上术法,持器者可通过注入灵气使用。术纹刻画复杂,一件器物很难刻画许多,而且术法分类颇多,与灵气属也有密切关联,因此法器多要特别定制才会开工炼制。

    法器对材料导灵需求很高,这样一来便难以兼备足够硬度,故而灵器法器一般不会融在一块。

    倘若同时拥有灵器法器之能,那便被称为宝器!

    宝器稀少,但要说强,也不比法器灵器强到哪里去,兼顾二者便意味着其任一方面都很难做到出彩,这只能满足一些战斗方式特殊的修士罢了。

    灵器,法器,宝器,道器,重器,炼器之道越往后便越复杂,对所学颇杂的云风而言可谓仍重而道远。

    铁鹰cāo起纹刻刀,炼器台一部分浮升而起,铁鹰将其调整到最舒适的高度后,微微俯准备开始纹刻。

    然而他刚低下头,眼前忽然黑了一瞬,铁鹰摇了摇脑袋,他知道自己神识已经吃不消了,但这纹刻可不能浪费太多时间。等到大刀彻底冷却,其中灵意全然凝结烙印之时,那时再纹刻便已经迟了。

    “服用些丹药吧,强撑着效果也不会好。”云风取出随丹药,递给铁鹰了一些。

    铁鹰吓了一跳,他此前神识专注不敢分心,因此根本没注意到云风前来,平复下来后也是不假思索接过丹药。

    “谢了,云少。”铁鹰粗粗咽下,没时间耽搁。

    云风点了点头,这丹药是学宫内购买的凡品货,也算不得多么宝贝,仅是应急所用罢了。

    铁鹰神识薄弱,故而服用丹药后药效也更加明显,恢复了神识的铁鹰也不多言,时间紧迫,他得尽快完成纹刻才行。

    大刀本锻造已经足够完美,且有搬山焚天二印加持,因此纹刻凝意无需太过复杂,铁鹰需要顾及的点已经不多。

    “云少传授的天工卷内没有纹刻之法,我掌握的纹刻种类太少,一定要物尽其用。”铁鹰稍加思索,决定给大刀纹以流火纹。

    流火纹纹刻面积越大,效果便越好,但是倘若有其他纹刻存在便会影响其威能。

    “锋锐重量皆无需考虑,因此流火纹是首选!”

    铁鹰一念既出,纹刻刀重重落下。

    仙藏加持,法相映现,金刚磐石功与开山怒熊功给予铁鹰强大的力量与定,让他能够在纹刻时下刀精准快速。

    不多时,纹刻完成。

    有些古朴之感的大刀,泛着微弱的赤金光泽,刀上纹有重重流火,霸气而又华丽。

    铁鹰举起长刀,险些落泪,激动道:“这是我这辈子做出最好的兵刃了!以前只能望而艳羡,现在,我竟然能够亲手炼出这等兵器来!”tv首发

    “确实是把好刀。”云风也点头认可,至少比他之前做的玄金长刀要好得多。

    “二爷怕不是要乐坏了,老铁,啥时候给我做个好弓呗?”穆雁神羡慕,恳求道。

    “呼――”铁鹰喘了口气,点头应道:“弓还不简单,适合你的弓需要木灵风灵属,一般用灵木弓臂即可,甚至都无需炼制。”

    修士当中以弓箭作为兵器的数量较少,哪怕是军队也更多会配置术师而非弓箭手。

    弓箭制作简单,但上限不高,不像炼器那般能熔金纹刻。弓的质量与炼器师的本事并无太大关联,主要还是考量原材的品阶,因此穆雁的委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并不简单。

    “嘶,对了!”说起弓箭,铁鹰忽地想起什么,两手一拍激动道:“云少传给我的秘卷里有上古机关术,那里面记载有一种灵金连弩,我觉得你说不定会感兴趣!”

    “弩?算了算了,还是弓拉起来得劲,弩总感觉是给贫弱之人用的。”穆雁摇头否决。

    见穆雁这般回应,铁鹰更是来了兴致,他详细解说道:“并非如此,那连弩非强大者不可用!”

    “啊?”这一说辞属实颠覆穆雁认知,他只当是铁鹰在吹牛忽悠他哩!

    “十发连弩见过没?”铁鹰故作神秘,压低嗓子问道。

    穆雁抖了抖眉毛,神色诡异,疑惑道:“十发?怎么个连法?”

    “嗖嗖嗖嗖嗖――”铁鹰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发出弩箭激而出的拟声之词,既形象而又滑稽。

    云风面无表看着铁鹰表演,只觉有些尴尬,倘若魔道副作用缓解,他此刻恐怕也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么猛!”穆雁竟然听懂了,这也是有够玄奇......

    “还不止如此呢,十发连弩只是便携款式,倘若制成重器,三百六十五发都能够做到!”铁鹰双臂展开划出两道圆弧,语气惑至极。

    穆雁微张着嘴瞪大双眼,抿了抿风干的嘴唇,此时甚至已经脑补出画面来――

    妖劫来临,众妖下山,空旷的草原上刮起烈风,无尽妖兽呼号咆哮着癫狂冲来!

    穆雁叼着根干草独立于草原之上,旁则是三百六十五连的重器连弩。

    妖兽十分人化地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皆是疑惑无比:为何这般大势之下,竟会有人族胆敢孤拦路?

    穆雁不慌不忙,待得妖兽临近,他忽地青筋暴起猛然发力,拉动机关将诸多弓弦一并扯起!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弩箭激的声音在空旷的草原上响起,但很快便被妖兽的惨嚎声所掩埋,无尽妖兽被这宏伟重器得“人仰马翻”,转眼死伤无数!

    倘若穆燕在此,见其兄这般模样,必定要摇头叹气。

    他这草原汉子兄长为人豪放,啥啥都好,就是有一种不太靠谱的英雄怀......

    而此刻,炼器室内,现实之中。

    穆雁嘴角勾起,甚至露出一排大牙,笑容不知是难掩还是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直至铁鹰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穆雁这才回过神来。

    “哈哈!”穆雁心觉尴尬,爽朗笑了两声,随后一把搂过铁鹰,“悄声”道:“老铁,咱哥俩是好兄弟吧?”

    与穆雁相比,铁鹰个头偏矮,他微微侧头,斜眸道:“是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