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时间,学子们陆续都回到了学宫。

    这近千学子之中总有前往百兽岭修炼之人,在选拔前一日,灵湖之事已经悄然传开。

    “百兽岭灵湖被洗劫了,犀王似乎被人宰了!”

    “真的假的?玄莽犀都这等强悍,居然还有人能把犀王给屠了?不太可能吧!”

    “真的,我乍听之时不信,下午可是亲眼过去看了,玄莽犀群只剩下很小一部分,见到我们都只敢被动防御,没有出手的勇气了。”

    “不会真死了吧,犀王若是在,他们应当更加嚣张跋扈一些的。”

    “但谁能斗得过犀王,学宫漫长时间一来一代代天骄妖孽从来未有战胜犀王的,更何况犀王还会不断修炼成长啊。”

    “就我观察,此事有蹊跷!”“此话怎讲!”

    毫无疑问,这新加入的两道声音又是上次那熟悉的八卦二人组。

    “我考察了灵湖现场,发现了一个惊人事实!”

    “哦?愿闻其详!”

    “灵湖虽被洗劫,但湖水依旧碧波荡漾,而且旁边山石地面之上皆无明显血迹,哪怕有也只剩下浅浅痕印。”

    这学子如此一讲,登时有人反应了过来,回忆起数月前的百兽岭秘闻。

    “这,莫非是上次那事的后续!”

    “上次申师暴怒,我就觉得不对了,倘若真是谣言,他为何要如此震怒,甚至惩罚这般严重?”

    “看来,学宫之中并不太平。”

    如此一来,一切“水落石出”,学宫中有修“邪功”的教师,修炼需要大量血气,此前吃到了玄莽犀血气的甜头,这会儿忍耐不住,趁着假期将灵湖给洗劫一空。

    为了不把事情闹得太大,他不敢将玄莽犀杀光,故而留下部分,炼化血气后悄然离去。

    这神秘的学宫教师俨然成为了临渊学宫,尤其是这一年的新生学子口中的学宫秘闻,虽然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便是了。

    学子们平日里除了修行便是换个法子修行,极少有娱乐的活动,这点倒不如散修与家族自在,因此这秘闻倒成了枯燥无趣的修炼过程中一味不错的调剂。

    秘闻传开,虽然时间尚短并未传遍学宫,但对于常去百兽岭的离合游天境界学子而言,这消息倒是传得颇快。

    独来独往的学子也就罢了,但云风等人习惯于结伴而行,怎会不知灵湖之事?周师本事随口一说,无意套话,但却问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震悚不已的答案来。

    是的,毫无疑问,攻略灵湖的正是云风一行人。

    何等妖孽,何等优秀,何等风华,何等美妙,何等......

    这样的存在生来就是为了去搅动天下风云,临渊学宫这小池塘怎么能容下这一群游龙!

    有朝一日,龙腾四海,凤舞九天,又将在这昏暗时代之中绽放出何等光彩!

    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周师,其实已然几近癫狂,倘若外事殿中无人,他必会狠狠攥着自己胸口,呼着热气,露出狂热无比的神情大喊:“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将要迎来变革!”

    那颗炽烈的心,谁又会知晓它将孕育出怎样的可怖魔道来......

    外事殿中,平静依旧,但气氛却有些微妙的变化,云风体会不出具体的不同,也觉着没有细究的必要。

    虽然灵湖之事的回答毫无疑问有破绽,但周师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没必要提防什么,而周师也不会追问下去。

    事实,至少表面上的事实如云风所料。

    “其实我还是不建议你去苍玉石窟或者西荒山,在百兽岭你们相互之间好歹有个照应,但这二处猎场即便你获取了资格,但你那群伙伴短时间内必然是抵达不了的。”周师冷静分析,试图劝说云风道:“玉符层级极少会允许跳级,一般都是天赋实力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才会如此,因此即便你们在选拔时都有优异成绩,除了太阴仙体,其余人都是没有前往西荒山或者苍玉石窟的。”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云风丝毫未有犹豫,执拗道:“没事,只有我一人的话,凭借我的肉身与身法至少肯定不会出事的。”

    “唉——”周师叹了口气,无奈道:“行吧,你要实在想去,修为倒是不重要了,离合境圆不圆满都没有差别。当你玉符升到九齿,可以向学宫教师申请准许令牌,一共要三枚令牌才行,而且低级的教师是没有特批的资格的。我的准许令牌倒是能给你,至于另外二枚你就要自己想办法了。”

    “多谢周师!”云风拱手称谢道。

    “唉——”周师再叹,语气忽地认真道:“但是你得记住,你的天赋可是人族一大希望,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切莫贪图修炼速度或者珍稀灵物而丢了性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这句话并无半点虚伪,而是周师真正发自肺腑的诚挚之言,未来的时代,云风,必不可缺!

    云风点了点头,浅浅一笑道:“我明白,周师便放心好了,我还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的。”

    云风觉得自己虽然莽撞了一些,但这个回答起码也有九分真,不过那只是他自以为的,实际上,这就是一句大胡话。

    云风接过令牌告别离去,也是时候调整状态以备明日选拔了。

    空荡荡的外事殿内,周师慵懒地斜躺在柜台旁,其模样与往常没有半分不同,但却无人知晓——那炽烈的心中,究竟藏有多么深沉的愿想......

    晨光熹微,天际薄明。

    清晨的临渊学宫,这一日却有些不同往常。

    学宫大门外挤满了人,有教师站在门口验证着资格,那是希望前来观战的修士们。

    学宫上空数艘飞舟停驻,这是只有临渊城顶尖的无上势力才能拥有的特权,四艘飞舟十二大势力,加上一座造型怪异的剑峰飞舟,从五个方位俯瞰着学宫。

    搬山宗之人自觉这剑峰飞舟多么气派,多么与众不同,但外人看来却并非如此。

    这偌大一座剑峰,炼制方式粗糙,甚至可以说与御物飞行没有多大差别,搬山宗不知自己愚蠢,这也是学宫准许他们动用这古怪飞舟到来的原因。

    除却十二大顶尖势力以外,散修与小势力修士都必须在大门处检验资格,至少在临渊城中有头有脸之人才能放行,或者得有大势力的邀请函也可以准入学宫。

    曲家家主与一众长老此时也在四艘飞舟之中,今日曲家为了观看选拔休息一日,故而纹龙众人也轻松了下来。

    纹龙镖局在临渊城名声不显,有了曲家做后盾,他们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