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风想要进行有效进攻,而非做无用之功。骆青衣打算观察云风破绽,不愿与之硬拼力量。

    因此二人沉着相望,谁也没有率先发难。

    从某种角度来看,云风与骆青衣的作战方式极为相似,二人都是凭借绝妙的身法进行游斗速攻的战术。

    区别在于骆青衣有睚眦剑纹与狴犴血术,其实力技法更适合持久战斗。而云风更擅长凭借九幽踏影与锋锐长枪爆发攻势,以让对手难以招架。

    骆青衣以狴犴的镇压之术限制了云风九幽踏影的发挥,但却没能料想到云风肉身过于强大,这是他的失策。

    “疯子肉身比我强大,灵气底蕴也比我更为深厚,据说神识也浩瀚无垠,那么凭借修为压制便毫无用处。”骆青衣舔了舔犬齿,只觉云风是他遭遇的最难缠的对手了。

    对于一般人而言,修为的不同会带来巨大的实力差距,盖因灵气底蕴差别过大。

    譬如游天境修士的灵气,往往比离合境要深厚以及凝练的多,因此单靠灵气的释放便能够压制低境修士,更何况仙藏法相的强度也不是一个档次。

    但这一点,在大多天骄妖孽身上是行不通的,更遑论云风这个怪胎。

    天骄妖孽或许仙藏未有高境完整,但至少灵气的凝练程度是绝不会输给一般修士,因此灵气的压制便全然无效。

    肉身的飘踪剑。

    云风挺枪迎上,却发觉这飘踪剑攻守皆备,着实难以化解。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骆青衣的无踪步要比他更强许多,身法上差距拉开,加上这诡异剑法,让云风陷入了被动之中。

    “我得破局!”云风知晓这样下去他便成了自己平日里讨伐的妖兽,会在骆青衣的游斗之中逐渐败北。

    云风艰难抵住攻势,左手与腰间一抹而过,一道符篆忽地出现在骆青衣面前。

    骆青衣谨慎,虽不知这符篆有何作用,又是如何释放,但他知晓贸然摧毁很可能中了云风之计,因此飞速后退避开符篆。

    骆青衣后退的同时,符篆霎时爆开,淡青色光球悬浮于空,百十个灵气尖刺骤然迸发而出,让骆青衣眼皮抖动,心中猛地一惊。

    “幸好避开得早,疯子这手段狂沙可没告诉我,臭弟弟定是故意瞒着我!”骆青衣面色难堪,自己方才被灵突符篆吓了一跳,这个表情可被云风南业看到了,简直丢尽了脸面。

    南业也被云风这一手给惊艳到了,这符篆比起寻常的符师所使用的大不相同,一般攻击性符篆要么用作陷阱,要么拥有强大威力,却极少见云风这种出其不意的速攻符篆。

    骆青衣愣神的一瞬,云风拖枪奔袭,与此同时将小白召唤而出,他的目标明确:想要对抗骆青衣,必须解除掉九幽踏影的限制!

    骆青衣很快回过神来,从云风的目光之中,自是推测出云风的进攻意图。

    “嗖——”

    微弱的破空之声传开,以云风的听力已然察觉到了危机,数把白玉飞刀交错而过,云风一边横枪阻挡,一边扭身回避。

    “小心!”云风正以为躲过了飞刀,耳边却忽地传来南业的呼喊声。

    云风回首望去,却见那白玉飞刀仿佛有了灵性一般,自行组成阵列再度回旋而至!

    这一次飞刀不比先前,白玉飞刀以诡秘阵势从四面八方袭来,云风舞动长枪才能堪堪抵挡,但这却正中骆青衣下怀。手机端

    云风被飞刀牵制住,此刻正是取胜的时机!

    剑影翻飞,骆青衣提剑袭杀而至,玄金长剑之上隐隐浮现出一道睚眦身影,伴随着一声残暴兽吼,携无边杀意挥向云风!

    “如此一来,当是我的胜利!”骆青衣心中自语,正准备收势以免伤着云风,但战局却陡然生了变故。

    骆青衣逼近,眼看云风招架不止,便要中招,却见其忽然动作变幻。

    玄金长枪攻势突变,云风佯装难以招架,实则等待着骆青衣接近,此时的他将长枪猛掷而出,手结狱印,赫然是许久未用的天狱指!

    血色流光绽放,化作遮蔽小院的阵图,最后凝缩将骆青衣囚禁其中。

    血狱之中兽吼连连,无尽幻影血兽扑杀而至,云风的天狱指越是厮杀越是强大,经过两个月的历练,此时已经能够困住骆青衣数息时间!

    对于他们这种速攻型战斗方式,数息的时间足以决出生死。

    玄金长枪飞向骆青衣,骆青衣剑势未成,因此没能来得及使出剑法,只能全力挥动长剑,结果手中之剑被玄金长枪的猛击砸到脱手而出。

    “啧,可恶,这样疯子不也没了兵器,他又如何应对我的回踪刀?这不是两败俱伤吗,真是疯子啊!”骆青衣喃喃自语,想尽快打破天狱指的囚笼。

    然而当血气牢狱消散的一瞬,他发觉,他想错了......

    云风从未打算过两败俱伤,而是算准了时机,就等着这一刻的反击!tv手机端https:/

    少年借助飞刀腾跃至空中,这是无踪步不应有的动作,而未等骆青衣思索反应,云风一个空翻,内灵溢散,右腿以崩山之势砸落!

    骆青衣心知不妙,长剑脱手的他立刻施展出幻踪掌之术,千百掌印拍出,然而却被云风一腿之势尽数化解!

    “轰!”

    气浪爆散,那是二人内灵碰撞所产生的的冲击,而骆青衣也在这一腿之势下被震飞到阵法边缘。

    “呼——四哥,这一记巨灵崩山如何?”云风沉沉喘气,拾起玄金长枪开口道。

    “小六坑我!这个臭弟弟!”骆青衣咬牙切齿,狂沙声称自己所言是云风掌握的所有本领,却不想竟是隐瞒了他这么多。

    这一连串反击最让骆青衣讶异的不是最后那一招巨灵崩山,而是云风不知何时脱离了狴犴的镇压血术,他扭头一瞥,却发现自己的狴犴法相上竟是盘坐着一只白蛟。

    “那是小白,我的韵灵,以蛟血龙枪孕育而出,想必克制了你的狴犴法相。”云风解释道。

    狴犴是龙兽,而蛟同样拥有龙族血脉,但云风在孕灵之时所观想之物和所利用的材料更好,因此小白的血脉要比骆青衣的法相精纯的多,故而能够压制住狴犴法相。

    骆青衣笑着摇了摇头道:“疯子果然厉害,明明被天地所限,手段却层出不穷,属实妖孽,只是你可别以为这就胜了我。”

    云风诧异,他第一时间便戒备四周,为防白玉飞刀偷袭,然而却院中却并没有动静。

    以骆青衣的人品不会用说谎的方式赢他,因此他肯定是真的有后招,只是云风未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