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武闻言一滞,忽觉眼前人有些面熟,惊呼道:“比试那日我见过你!你是临渊学宫的!”

    “是我。”云风应道。

    “你认识仇阳吗?”仇武询问。

    云风淡漠应道道:“认识。”

    “他,他怎么样?”

    云风眉头一皱,冷声道:“他很不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你放屁!”

    “你在学宫闹腾,让他凡人之子的身份举世皆知,还因此触怒了教师,学子教师都刁难于他,你说他过得怎样?”云风极为不满,经历过荒村一事的他,自是能够理解仇阳那种被千夫所指的心情。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云风与仇阳之间关系甚好,因此对仇武的所为表示愤恨。

    仇武脸色通红,怒道:“还不是他不跟我回来!自己贱,都是他咎由自取!”

    云风忽地立起,寒声道:“你还没弄明白吗!他本来能在学宫安然学习,以他的天赋甚至未来可期,却因为你的愚蠢蛮横,让他在学宫中遭受排挤举步维艰!”

    “我愚蠢蛮横?我是为他好!他的母亲爷爷死在修士手里,生为凡人,为什么要去作践自己,好好呆在凡人区不好吗!”仇武说着说着,两眼通红,眼眶中竟是有泪光打转,颤声道:“老子一个人培养他长大,供他吃供他穿,不求他有什么光明的未来,只求他平平安安,将来也能够互相有个照应。结果呢,这畜生在想什么?他告诉要去学宫,一个凡人去修士和大家族聚集的地方,不是自己找死?养这么大有什么用,养不熟的白眼狼!”

    云风无言,仇武话语辛酸似是有些许道理,但云风觉得,错的是他而不是仇阳。

    生而为凡,凭什么就不能有踏上修途之梦,或许仇武曾见证惨剧,或许仇阳此举太过冒险,但仇阳仍应当有逐梦的权利。

    生而为人,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后裔,都不是无心的机器,可在这个时代无论凡人修士或是散修名门,皆是没有了心。凡人安于天命,虽然踏入修途方法许多,但都不愿思考不愿尝试。修士一心修行,不知前路,未有终途,修炼探险偷盗争抢谋夺,无所不用其极,但修炼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不知,便是早已背离了初心......

    云风的思绪繁杂起来,似乎自己与他们也是一般,修行修行修行修行,但他觉着自己与腐朽之辈应是有着些许差别。一念至此,云风也不愿再思索下去,这世道太过复杂,云风本就不擅长思考这种问题。

    “我不与你争辩。”此来是为看望张伯,不是与这种人争论的,云风打断争吵,不想再与之交流。

    但此时气氛已经不如先前那般欢快,云风留给张伯许多适用的灵药,随后告别离去。

    “真是奇怪啊,时代与人心......”走在路上,云风喃喃自语,不再多想什么,他该做的只有修炼变强,才能抗衡自己的体质与命运,才能寻到自己的出身,其他什么的,都不是他现在该思考的问题。

    ......

    云风回到纹龙据点,现在说是纹龙镖局更为准确一些。

    “小子,回来了?”正午时分,南业盘坐在门口小院空地上,恰巧遇见云风归来。

    “嗯,南大哥在做什么呢?”云风好奇应道。

    南业收势,起身答道:“这是我的修行之法,每日日出,日中,日落三个时机汲取大日火灵之力,以此来哺育我的仙藏法相。虽说坐在屋道。

    “四哥,称呼一事,你怎么也喊起我疯子了?”云风疑惑,毕竟他们刚回来未有多久,这称呼应当不至于这么快传开。

    骆青衣甩了甩臂膀,应道:“早上出镖前教育了教育狂沙,那时他一直跟我说‘胜过我不算什么本事,连疯子都比我厉害’,我听他们都这么称呼你,便也跟着喊了。”

    云风点了点头,当初在大妖山旁荒村之时,巡逻队的人也这么喊他,这个称呼总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虽然最开始有点反感,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tv手机端https:/

    “狂沙这段时间一直在磨练实战技巧,修为停滞不前,打不过四哥属实正常。”云风为狂沙解释道,目前时间有限,他们不可能破境游天再参与大比,那样的话根本无法在游天境中脱颖而出。

    骆青衣摸了摸下把,双目微眯道:“小六说你修为才离合中期,却已经能够按着他打。疯子,我寻思着你这回来不也是为了修炼的嘛,要不四哥帮你查查漏补补缺?”

    “呵,四弟本性又暴露了。”南业笑道。

    骆青衣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此前狂沙去学宫求学,镖局里几位哥都比较稳重,一来不会陪他瞎闹,二来骆青衣也打不过他们几个。

    现在倒好,云风狂沙归来,骆青衣这好事的个性又显露了出来。

    虽然骆青衣已是游天圆满,天赋经过提升也是十足的妖孽,但云风料想其跟自己对战想必不好意思使用全力,因此果断应下来道:“那行,我也想和四哥这般强敌交手试试。”

    “刚巧现在闲着,院子里练练?”骆青衣摩拳擦掌道。

    “没问题。”云风深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二人这便动身朝后院走去。

    宅子底层是门面,前院略加改造,作为纹龙镖局门面的一部分,而后院则是修炼的场所。

    “这后院我们可是雇了阵师布过阵法,消耗一些灵玉便能牵引地脉灵气化作屏障,不至于打破墙壁或是被邻居察觉。地面也是用了上好的玄石砖,这玄石砖按照阵列摆好,能抵御住一般道境以下攻势,所以我们大可放开了打!”骆青衣解释道。

    “好。”云风应了一声,既然骆青衣这么说了,那他便能放心了。

    二人来到后院之中,一众当家都并不清闲,因此只有南业现身观战,而顾卿正以神识观望,至于穆雁则是在城里送货尚未归来。

    “疯子,我修为占了便宜,因此先提醒你几句,我的法相已经蜕变,不再是你所知晓的青狼。”骆青衣摆好架势,毕竟修为占了太大优势,因此得适当放水才行。

    云风心知如此,当初灵潮引劫时他便发现,骆青衣的法相一直在蜕变之中,只是不知最终形态是什么。

    “我的功法传承是兽武宫四大传承之一,与大哥二哥古叔并列,虽然这门功法是四门之中进境最慢的,但目前已经初露峥嵘。”二人尚未开战,骆青衣继续详解道:“现在的我拥有两大法相,一者睚眦,一者狴犴,睚眦能为我提供杀伐纹印,狴犴则会镇压于你,疯子,你可要小心了!”

    骆青衣说罢,法相唤出,身后浮现出两只龙形异兽,睚眦似狼,狴犴似虎,其威势滔天,云风不想给骆青衣准备的时间,催动着九幽踏影骤然奔袭而至。

    然而就在云风动身的一瞬,那虎形龙兽霎时睁开双眸,云风只觉双脚似是陷入泥潭一般,身法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禁锢。手机端

    与此同时,狴犴动身,挥舞着利爪朝着云风扑杀而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