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人皇天帝,功名龙祖摘星。斗尊阎罗战不止,仙佛传道无休。

    青史几行名姓,厄土无数沉舟。后人享乐前人愁,说甚盛世无忧。

    豪杰万年往事,渔樵一曲高歌。凤舞龙飞疾如梭,眨眼风惊雨过。

    妙笔仙宫禁地,天骄夺宝练功。求仙问道竟如何,必有收因结果。”

    “好!”

    “妙啊!”

    这是说书人每每开头的定场诗,配合上他那感染力极强的语气节奏,顿时酒楼之中喝彩之声连连。

    这是必要的捧场,因此无人会觉着喧闹,待得喝彩声消退,那说书人才继续开口。

    “上回说到那武家两兄弟被逼离散,小弟武天顺着大江流到东域,大哥武法却在近处被救下。”

    “武法昏迷数日,睁眼一看,竟是那林家小妹,你说巧也不巧?武法感激涕零,抱拳道:‘救命之恩,武某当犬马以报!’那林家小妹百般推脱,哪里拦得住这么一个彪形大汉,只得应允。”

    “可世事如棋谁人能料,昔年武法于玄石国巧遇的林家少女,竟是木华国的公主!”

    “林小妹原名木沐,是那木华国君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儿,因此备受宠爱。木家一门武人,小公主自不甘示弱,他不顾父皇兄长阻拦,带着侍女前去玄石国刺探情报,因而与武家兄弟相遇。”

    ......

    故事精彩绝伦,一切遭遇都没有半点不自然的地方,仿佛历史上真有其人。

    不过故事背景中荒域是纷乱之地,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争斗不止,与现在的荒域全然不同。

    吃饱喝足,那故事仍未讲完,众人不舍离去,硬是听到一话结束才踏上归途。

    “呼啊,吃得真快活!”狂沙拍着肚皮道。

    青儿瞪了一眼,哼道:“就你在那里可劲儿的吃,吃吃吃就知道吃,人家武法没你能吃,但可比你有用多了!”

    “说书人的嘴,骗人的鬼,这你都信?你要真把他给我拉出来,我倒要看看谁膀子硬!”狂沙甩了甩臂膀,嚣张应道,不过他忽然发觉自己遗漏了什么,不满道:“不对啊,疯子不也在胡吃海喝的,你怎么不讲他!”

    确实,众人听着说书,唯有云风狂沙两人吃得最欢,一来这菜肴真香,二来二人皆发觉那可是实打实的大补之物,怎能错过。

    “你还说呢,疯子吃着多安静,不像你那么吵嚷,我们一边听着说书,一边就听你在那里吧唧吧唧!”穆燕也抱怨道。

    狂沙闻言顿觉尴尬,吃吃道:“那,那怎么了!这才是大男人的吃饭方式!你懂......”

    话未说完,狂沙眼角的余光瞥见云风头微微侧过,关节响动,似乎对他的话语不太满意。狂沙见状立马闭嘴,他干不过云风,这一点已是在百兽岭内验证过了,理亏的他自是只能认怂了。

    明江秋立于小蝶身后,并未插嘴这群年轻人的交流,只是对腰包感到有些心疼。

    临渊酒楼这顿大餐花费颇高,虽然对目前的他而言不算什么,但要放在数月之前,足以一顿吃穷了他。

    云风和狂沙两人都是什么妖魔鬼怪,说书人嘴讲个不停,这俩人就吃个不停,真的就一刻也没有停下来歇息!

    那些菜肴可不止是山珍海味,那都是昂贵的大补之物,寻常人小吃一顿就吃不下了,哪能像他俩似的肚皮宛如无底洞一般。

    云风与狂沙肉身强悍,仙藏广阔,当然能够不断消化这些珍馐。

    二人想法皆是一致:如果吃这般美食都能提升修为,那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听书,众人在酒楼耽搁了不少时间,因此也稍稍提速,尽力在天黑之前回到纹龙。

    虽然一行人并未动用身法,也没有使用神行符,但这赶路的速度也算够快。

    不到三个时辰后,云风等人总算抵达了纹龙。

    纹龙目前开了一家镖局,镖局坐落于临渊城西区接近西南长街处,因为西南长街的边界有阵法特意隔绝,因此镖局所在并未受到聚灵阵的负面影响。

    纹龙镖局的外饰堂皇大气,门口两座龙形石雕和一面绘着游龙与“镖”字的布帘望子,门上乌木横匾上是金漆书写的纹龙镖局四个大字,虽然简陋却完全不失威风。

    未等云风进门,穆雁便已出来迎接。

    “哟,回来啦!”穆雁吆喝道,顾卿南业等人也随后到来,像是早就知道云风一行的归来一般。

    这倒不是未卜先知,那是因为纹龙镖局主要承接曲家委托,名声不响,曲家来人也是暗中偷偷前来,不可能这么一大票人临门。

    顾卿稍一探知,发觉那都是熟悉的气息,因而确定是云风一行归来。穆雁心急,最先跑出迎接小妹一众。

    “燕子变了啊,出落得更加英姿飒爽了!”穆雁夸道。

    穆燕捂着额头,这么多人面前怪不好意思的,小声应道:“哪有,许是你太久没见着我,肯定是错觉!”

    “就是变了,燕子都会不好意思了!”兄长这一补刀,让穆燕满面通红,更加尴尬了。

    众人哄笑,虽分别许久,但关系却不会因此淡化。

    顾卿上前,拍了拍穆燕肩膀,笑道:“好了好了,别为难七妹了,都先进屋说吧。”

    纹龙镖局外店内屋,南业待众人进门,闭上镖局大门,跟着回到里屋之中。

    里屋大厅,古槐独自收拾着屋子,顺带备些茶水小食,众人也发觉骆青衣其人似乎不在。

    “咦,四哥呢?”狂沙疑惑道。

    “你四哥出镖去了,这个点我估摸着也快回来了,最近曲家下单不少,都是青衣在忙活着。”顾卿应道。

    狂沙露出疑惑的神情,嘀咕道:“我记得四哥不像是这么勤快的人啊?”

    南业此时方才闭门回来,听见狂沙话语,笑道:“这你倒是错了,你四哥是自己要求接镖的,他说接镖顺带也能练习身法,我们是拦也拦不住。”

    “啊哈?”狂沙满脸难以置信,这还是他那经常与之嬉闹斗武的四哥不?

    “青衣自从获得神行宫真传,就变得越发努力起来,这孩子觉着上天太过眷顾于他,这份青睐他必须好好珍惜。大仇得报的他,又再度找到了修行的目的,现在可和从前大不相同了。”古槐幽幽开口道。

    狂沙神情遗憾,本以为他这在学宫里奋力修行,不曾想骆青衣竟是也不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