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临渊学宫的修行也就此开始。

    云风时隔两天重返课堂,这将近三日的入定让他落下了许多课程。

    学子们皆有些好奇,毕竟第二日课上闹出的动静不小。

    先是莫师微怒,喊熟人回去叫醒云风,然而穆燕如何敲门都没有反应。莫师担心出事,因此破开禁制查看云风状况,发觉了云风的“忘尘”之境。

    忘尘对于道境以下修士几乎是毫无可能出现的事情,那是修炼道意或者修心时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佳机缘。

    出现在一个尘微修士身上,这便很不应该。

    莫师与周师一样,身份并不单纯,他是天域苍阳国之人。毕竟临渊城是连接二域之地,临渊学宫中出现这般存在也并不稀奇。

    莫师眼界较宽,因此他不会更容易接受,相反,这带给他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天域不同荒域,天域中所传承的功法无论质与量都远超荒域,其中不乏浩如烟海的道境功法传承。

    众所周知,道境是一个分水岭。

    无论功法武学术法神通,涉及了道与否的差距是极其之大的。

    忘尘是道境的修行机缘,仅仅是在修炼中便进入了忘尘之境,至少入道级别的功法是几乎没有可能的,更别说自身没到道境,甚至仅是区区尘微了。

    招生测试他也去看了,明小蝶的道意剑舞,楚狂沙的洪荒功法,穆燕的雄伟仙藏,云风的诡异身法,以及眼前的忘尘之境。

    与荒域本土修士不同,相比于拥有君仙林仙藏的越千帆,他觉得这几人的天赋毫无疑问更胜一筹。

    连他都看不明白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不可怕。

    哪怕是体质确定的明小蝶,万古难遇的太阴仙体,越是眼界超然,越是知晓她的不凡。

    任意一人单独出现,恐怕都会让莫师震悚,但当他们凑在一起,莫师却坦然接受了。

    想不明白便不想,处理不了便放弃,这是他的处事作风。

    所以,他来了荒域。

    所以,课程一切照旧。

    学子们好奇归好奇,莫师却不会泄露消息自找麻烦,纹龙数人也绝无可能出卖云风,这件事便就此揭过。

    “人族身体看似简单,内里构造却极为复杂,不仅是看得见的器官亦或是看不见的部分。”

    “肉躯、血液、骨骼、血脉、经脉、灵脉、窍穴、关节等等,且不论仙藏识海种种,单单是肉身细节人族发展至今都钻研不透,更遑论道意方面了。人的身躯究竟为何能够承载道意?灵气有仙藏,神识有识海,那道意又存在哪里?仅此一问,数万年来从未得解,这便可见人体之复杂深奥。”

    “你们可能会想,这些事情交给那些爱好钻研之人即可,与你们并无干系。确实,绝大多数修士都没兴趣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去研究验证,更多的是坐享其成,但这些繁杂的知识之中也有你们必须掌握的部分。”

    “修行之路漫长,未来你们总有机会遇到能够扩张灵脉的天材地宝,那么问题在于,你们要朝什么方向去扩张?”

    “灵脉类型许多,今日课程的主题便是灵脉与其他身体结构的关联。”

    莫师说罢,停下瞥了一眼狂沙,见狂沙无比努力地打起精神听课,这才继续开口。

    “人体内共有三百六十五窍穴,其中有一百零八大窍,灵脉若是通过六成大窍,那便是可谓是天骄体质了。若是大窍开了八成,毫无疑问是天骄中的佼佼者,倘若全开便可谓妖孽。而其余窍穴并不关键,因此更难疏通,在强行扩张灵脉是也极难打开。尽管其地位不比大窍,但数量犹胜,这也是妖孽体质之间差距的缘由之一。”

    “除此之外,经脉也极其重要,十二经脉,奇经八脉,正常灵脉极少能与之重合,哪怕灵脉仅仅与一两条经脉重合,那对修士也有巨大的益处。”

    “更多的,四肢五脏六腑七窍......”

    理论复杂,哪怕再如何妖孽也很难在这种课上专心听讲。

    毫无疑问,最惨的那位必定是狂沙,一众学子假装修行,实则是真的听不下去了。而唯独狂沙只能振奋精神,听莫师讲这些枯燥无趣的理论。

    终于,两个时辰过去,总算熬到了结束。推荐阅读tvhttps:/

    学子们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因为过去的三日,绝大多数都已经完成了碎灭指的修行。像是甲班乙班,更是已经全员通过。

    这漫长时间,他们便可以自由分配了。

    “神识困境已然解决,那我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找狂沙与燕姐询问上古功法。”云风敲定目标,但此时教室内已经无人。

    甫一下课,学堂内学子哄然而散,哪里还有纹龙等人的踪影。

    “这就有点糟糕了。”云风扶额,学宫广阔,想要找到几人可并不容易。

    更加麻烦的是,有如此多空闲时间的他们,可未必会留在学宫之中,倘若出了学宫,那便更难以找寻了。

    “碑林碑林,先去看看狂沙在不在。”云风前往碑林探寻,不过狂沙方才结束面壁,哪有心情再去碑林锻炼。

    “咦,你不是那翘了两天课的曲家小子吗?”碑林之中有人喊道。

    云风停下脚步,喊话那人他也有些印象,那也是甲班之人,当初在第二轮测试他也见到过,是炼器世家炎家之人,炎骁。

    炎骁此时正在一处火焰道意的星玉碑前,刚准备引动星玉碑力量,恰逢云风路过,见其焦急,便停下询问。

    “怎么,出什么事了?”炎骁疑问道。

    “没,我在找人,你可有见到楚狂沙?”云风应道。

    炎骁回忆一番,随后应道:“楚狂沙的话......今日大概没来吧。火焰道意的星玉碑比较难抢,因此我每日都全速赶来,至少今日我没见到楚狂沙路过。如果你过来的路上也没遇到的话,那很可能是不在碑林了。”

    云风思索一番,点头称谢。

    确实,今日狂沙人在碑林概率不大,既然炎骁都这么说了,那他便就此放弃了。手机端

    云风离去,打算回到青云居看看,说不定狂沙在休息恢复精力。

    然而,他刚一离开碑林,便听到有学子的交流之声。

    “你听说没,那个人又来学宫闹事了。”

    “还是昨天那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