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战,穆燕胜,穆燕获七齿玉符......”

    “第七战,铁青儿败,获五品玉符......”

    玉符的齿数与修为无关,仅仅是学宫对天赋的判断。

    狂沙只展现了恐怖的肉身之力,而老者虽知晓他在猎场内的其他力量,但却没有让其暴露出来的打算,因此仅授予七齿玉符。

    而穆燕的仙藏法相另有玄机,在此时无法也没有必要展现出全部实力,因此同样是七齿。

    至于青儿的成绩算是学宫方面的失策,学宫原以为这几人都是大州来客,猜测青儿天赋也是妖孽,因此安排的对手是一位离合中期的天骄。

    殊不知青儿的后天木灵体质尚未演化完成,这靠着上古丹药获得的天赋需要长久的消化磨练才行,因此青儿目前的综合实力尚且不足,这才败下阵来。

    下一场是小蝶对战清越商会的越成,小蝶修为尘微圆满,而越成则是离合后期,二者修为天差地别,学宫此举看似在为难小蝶,实则是对曲家的补偿。

    小蝶是太阴仙体,这种超越妖孽的体质即便是在上古或是更早的典籍中都只有零星记载,万仙飞升之后甚至从未传有现身过。

    而越成则是清越商会分家之人,其天赋连天骄都算不上。

    尘微离合境界是修仙的基础,因此天赋带来的实力差距是极大的。

    二人的天赋相差了这么多层级,因此小蝶也并非没有战胜越成的可能。

    倘若胜,那说明小蝶有全力培养的价值,甚至她的地位视其表现可能会临于越千帆之上。

    倘若败,那是曲家自己把握不住学宫给的机会,那是否值得学宫倾斜资源就有待考量了。

    二人入场,虽隔着障碍与巨木尚未见得着面,但已经分外眼红。

    这个贱人气哭了小蝶,现在正是报仇之时!

    而越成上场前已得到商户高层传音,让他此战绝对不能轻敌,务必全力以赴。

    越成凭着一般的天赋,在清越商会里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哪里会想不明白传音含义。他知晓对方天赋必定极为可怖,而且与自己有仇怨,肯定不会手下留情。tv首发 /

    一股无边恐惧从越成心中升起,他不知道老者是否会救他,他只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可能真的就要没命了。

    那么细小的水流却舞成了大而薄的重重冰刃,冰刃袭来,越成仙藏具现,拼上一切也想要活命。

    然而当仙藏浮现的一瞬,那仙藏中的河流瞬间冰封,冰河凝成冰锥竟是刺向了越成!

    一般人只当这是华丽绝美的剑舞之技,而一众教师却尽皆骇然,只有道境造诣够高才能感受得到——这个尘微境的少女竟是舞出了丝微道意!

    “不,不可能!”越成陷入了真正的绝望,任谁都无法相信,自己的仙藏竟然会被他人干涉扭转?

    冰刃冰锥夹击,待老者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虽尽力救下越成,但此时越成的一条手臂已经被冰刃斩断。

    “抱歉,老夫的失职。曲家主,能否带其去丹协治疗,看看是否能够接上手臂?”老者急道。

    曲家主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冷笑着接过越成,不紧不慢地前往丹协。以他的丹药造诣,至少现在能留存其肉身生机,保证骨质灵脉不断,但他在不久前了解到曲家众人在猎场遭遇,因此绝不会出手相助。

    比试暂停了一刻钟,丹协传来的消息是:肉身是续上了,但因为灵脉骨质遭到极寒灵气侵蚀,因此无法续接,这条手臂往后就只有些单纯的生活作用罢了。

    老者对此表示抱歉,接臂所消耗的灵药与治疗费用由他私人垫付,而灵脉断绝是要根据伤情来医治的,临渊城丹协并无解决太阴灵气之法,因此无计可施。更令人“遗憾”的是,灵脉后天断绝若是不尽快医治,越往后拖下去灵脉就会越固化,可以说越成这辈子已经废了。

    曲家与纹龙之人自是偷偷作喜,大仇得报,岂非大快人心。

    “既然入了学宫,学宫当然不会放弃,这一场的结果,明小蝶获九齿玉符,越成获三齿玉符。”

    “下一场,曲家云风战搬山宗岩远!”

    不过片刻,临渊战台再次修整完好。

    云风手持着玄金长枪登台,长枪是他与铁鹰合力炼制,现在他的修为仍是尘微圆满,但肉身之力已经足以驾驭玄铁与青金的合金长枪。

    先前在猎场没什么机会使用,最后为了求稳被迫唤出白玉龙枪。但在学宫以及这么多人面前,他是决然不敢让龙枪现世,玄金长枪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云风对自己的所学很是了解,九幽踏影更适合在复杂的地形施展,因此他并未选择走锁链,而是从障碍群中腾跃踏过。

    无论岩远与徐浩的战略是否相同,对云风而言优势在于速攻,那就没有犹豫拖延的道理。

    云风疾驰,十数息便跨越了战台,抵达了距他最远的石柱。

    上方传来铿然声响,云风抬头一瞥,恰好看到正在踏着锁链而上的岩远。

    “不好!”岩远心惊,当他看到下方一道白影闪过就心知危急,于是提速狂奔,却不曾想云风竟是这么快就已经发觉。

    锁链在风中作响,但没有灵觉的云风五感又是何等强大,这条锁链传来了不和谐的音符,也昭示着岩远的末路。

    地面碎裂,云风一跃而起,在空中洒了许多小木条,借着木条踏向苍穹。

    那是在猎场沼泽地所获的感悟,只要没有进入战斗,他可以借助空间袋里的木条来在空中催动九幽踏影。虽然他难以驾驭器物游天,但这倒也有几分御器的味道。

    长枪横扫,随着“铿”的清脆响声,锁链应声而断!

    岩远慌忙之下抱住断裂的锁链顺势摆下,锁链恰巧摆动到两根石柱的横锁之上,绕了几圈后居然缠在了上面。

    “天助我也!”岩远心中大喜,这真是喜从天降,原以为已是绝境,哪曾想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距离石柱反而更近,是我胜了!”岩远踩着横链登顶石柱,一股厚土之意弥漫,整个石柱颤动起来。

    石柱成了他固守的壁垒,在土灵之力下,无论防守和进攻都极为优异。

    “师兄之所以失败,是对自己的力量太过自信,没有利用好土灵环境,而我却不会犯这种错误!”岩远得意,石柱之上陡然生出许多凸起,甚至连接到了其他三座石柱。

    飞岩如雨,并且一旦靠近石柱就会被各种怪岩突袭,石拳石掌蜂拥而至,整座石柱便像是拥有无数手臂的巨人一般。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