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必要,云风并不打算在临渊学宫亮出龙枪,不过这次却是无可奈何。

    白玉龙枪无坚不摧,那离合子弟都奈何不了的粗藤在枪刃之下便宛如豆腐一般。

    云风催动着九幽踏影,在粗藤之间腾跃,顺势将青木藤本体周围的粗藤尽数斩断。

    九幽踏影修炼至极是一门腿法,尽管云风远远没到达这样的层次,但他却逐渐掌握了九幽踏影的核心。那是每一踏的爆发力,尤其是在这粗藤之间更是如鱼得水。

    众人只见云风如白光一般在绿林中闪跃,漫天粗藤如雨坠落。

    虽然云风吃不住青木藤的一击,但是在穆燕的干涉下,那青木藤动作迟缓无比,根本威胁不到灵活的云风。

    青木藤心知危险,主体上陡然刺出无数荆棘,那与末梢木藤的细小荆刺不同,而是长枪般锋锐的贯穿棘刺!

    “啧!”云风微恼,就差一点,他就能贴近到本体了,可这棘刺伸缩自如,对无法引动外灵的他而言,实在是太过恼人了。

    穆燕也稍显无奈,她的仙藏法相另有玄机,在当前的情况下无法发挥出至臻的实力,这伸缩的棘刺她也很难处理。

    “木灵聚——藤缚咒!”无论如何,还是必须要尝试一下,穆燕如此心想着,以建木之力汲取木灵之气,施展了她近来习得的术法。

    尽管只是基础术法,但在建木灵气的加持下却非同凡响。

    四面八方无尽木灵汇聚成藤蔓,藤蔓层层包覆着青木藤,试图阻拦棘刺的伸缩。叶片也不断侵蚀着青木藤,阻断他对灵气的掌控。

    即便如此,那细长藤蔓编织而成囚笼上仍是有许多小鼓包,眼看着棘刺便要刺破藤蔓,一股冰寒灵气忽地降临。

    “水生木,以我的太阴灵气应该会有帮助!”小蝶喊道。

    太阴灵气的滋润下,藤蔓颜色渐渐加深,甚至变得更加的粗壮坚硬,直到将那小鼓包压制下去。

    云风见状,知晓机不可失,在空中借助细藤猛地一踏,径直朝着青木藤本体冲去。

    白玉龙枪狠狠扎进青木藤的身躯,一股青绿色血气四散,而云风身上却因此起了许多红疹。

    “退后!血气有毒!”云风大吼道。

    曲家众人立刻抽身后退,而云风将长枪拔出,一拳狠狠砸进青木藤的缺口之中。

    “有血气,又是近身,这样的话一定能成!让你试试我自己的术法,焚血!”云风目光坚毅,全然不顾青木藤的毒气,天煞卷与燃灵之术同时催动!

    “轰!”血气以云风的拳头为中心转化成了灵气,又在燃灵之术下炽烈燃烧,最后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轰然爆散。

    一时间,火光升腾,热浪盈天!

    云风被这股大力砸落苍穹,在丛林的地面上留下了一座焦黑的浅坑。

    “没事吧!”纹龙与曲家众人立刻围了上来,这种威力怎是一个尘微修士所能承受的了?

    就在众人叹服着云风的无畏牺牲之时,一声咳嗽从焦黑的余烬中传来。

    “咳,咳咳,给我递件衣服来。”云风淡然开口,像是没事人一般。

    纹龙众人已然司空见惯,小蝶也知晓云风肉身不凡,但曲家余人皆震悚无比,连离合高境的修士都不敢说能够接下这一击,这尘微少年如何做到的全身而退?

    云风更衣后抖了抖灰,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立刻小跑到青木藤旁边,一番察看后冷哼道:“果然,他还活着。”

    众人顺着云风手指望去,只见青木藤核心有一块翠绿色的番薯状物体,从那绿色番薯的表面伸出的无数细丝才构成了青木藤的本体。

    “那是青木膏,是青木藤药用价值最高的部位。”小蝶开口道。

    云风点了点头,正欲将青木膏摘下,忽然一股道威降临,一行众人身子霎时凝滞,丝毫动弹不得。

    在众人毫无察觉之时,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悄然降临。

    这青木藤可是重要的药材,他再不来,这样一株持续生产的宝药可就要被云风给毁了。

    “再摘他可就真死了,一群不知分寸的小家伙!以你们的天赋,学宫还能不要你们不成!”那老者忽地出现在云风身旁,给了云风一个板栗道:“尤其是你!尘微境就这么莽撞,以后这还得了!”

    一息之间,那老者给曲家纹狼众人一人一个毛栗子,这才气呼呼离去。

    “都给我上来!”

    道威的压制解除,众人抱头,然而睁眼的一瞬,却已经出现在飞舟之上,而那老者已然不知所踪。

    此时飞舟之上已有许多人回来,不过提前通过的仅占极少的一部分,而狂沙与曲南天等人正是其中一员。

    “哟,你们怎么一块儿回来了。”狂沙大声吆喝道。

    青儿挨了老者一板栗,余怒未消,哼道:“哼,傻大个!你倒是清闲!”

    狂沙丝毫不让,回嘴道:“那可不是,好歹老子也是提前通过的!”

    “你以为就你是?我们可全都通过测试了!”青儿嘴角一撇,就等着看狂沙被打脸的模样。

    狂沙两眼一瞪,本想质疑,不过看到青儿那得意的神情,只好乖乖闭嘴。tv首发

    曲南天也察觉到此处动静,他与狂沙一样,原以为他们是全军覆没被考官救回,却不曾想竟是全数通过。

    “太好了!方才我见到有支脉之人退出,还以为你们遭遇了什么危险。”曲南天扶胸呼气道。

    “确实有危险,清越商会之人又设计我们,喏,就是那个蹲着的家伙!”青儿手指着那畏缩青年怒道。

    众人循着青儿手指望去,果不其然,正是那个将血气散丢至他们身上之人。

    曲南天冷眼以对,并不多语,而是径直走向那人,拎着衣领一把将其拽了起来道:“为什么要设计我们?”

    那青年浑身颤抖不止,泪眼道:“不!不是我!都是越成强迫我的,我不能不从啊,真的啊!”

    “那越成为何要与我们作对!”曲南天手掌紧了紧,神识压迫着喝道。

    那青年嘴唇翕动,本不敢多言,但在神识攻击下不得不应答道:“商会那里没有派本家的天骄来,他们提前知晓了测试的危险,为了防止意外,将保送的名额给了他们。而我们的实力真的不足以应对测试,只能靠着这种方法度过。”

    “实力不济,就要坑害他人吗!”曲南天震怒,将那瘦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