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武父子二人的小摊上卖的是一些低级符篆,这些符篆即便以凡人之手也能制作得出来。

    所谓符道,是以特殊材料与符纸书写道纹,注入灵气或者在某些特殊条件下引动后与天地灵气发生感应,从而引起类似术法道法的变化。

    尽管凡人没有对道的领悟,但是单纯地临摹道纹也能发挥作用,而手艺高绝的符师甚至不画道纹,将道意蕴藏在简单的文字之中。

    符纸与灵墨的材料都容易取得,本身符篆低级,因此花费极少,故而凡人磨练技艺后也能通过画符谋生。

    云风一行尚未抵达小摊,已经有两个散修蹲下查看商品,仇阳席地而坐纹丝不动,似乎根本不在意眼前的顾客。

    那二人草草翻了翻符篆,仰头道:“喂,那小子,这些都怎么卖啊?”

    “青金灵币,一枚三张。”仇阳随口应道。

    二人见到仇阳这冰冷的态度,面露不悦,不满道:“就这玩意值得起青金币,小子,你逗爷玩呢?”

    仇阳瞪了一眼二人,心想着正常修士都应该知道行价,不耐道:“你们大可去东区商会问问行价。”

    “啪!”

    仇阳此时正分心纳灵修炼,哪知其中一人上来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以至于他丝毫都没有反应过来。

    “命令老子?你在跟谁装呢!”那人嚣张喊道,另一人则趁机抓了一把灵符。

    仇阳被离合修士一巴掌拍得有些懵,二人配合默契,立刻转身逃跑,丝毫不拖泥带水。只要没有碰上巡逻的卫兵,那就是他们的胜利,因为这帮凡人根本没空跑到城主府告状,即便去了也没人会理睬。

    不过这次他们却有点不幸,碰巧撞上了云风一行。

    穆雁本着看热闹的想法,虽没有出手阻拦,但是故意把身子挪了挪。那二人恶狠狠瞪了穆雁一眼,并没有打算多做纠缠,但此时却有一柄长剑挡在他们的面前。

    “瞪老子,你在跟谁装呢?”骆青衣模仿着那二人的语气,嚣张道。

    穆燕捂着嘴,不怪她笑点低,主要是骆青衣许是此前在柳州打劫时劫出了经验,这次学得真是像极了流氓混混。

    与此同时,穆雁身周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压,那二人警觉,心知眼前几人实力颇高,于是乎挑着侧边看似最弱的云风突围。

    先前那扇巴掌之人正欲故技重施,一把拍开云风,哪知眼前的白发少年一只手轻松握住他挥出的巴掌,另一手握拳径直打向了他。

    云风脸色涌过一抹潮红,忽地四周产生了一股奇妙的压力,虽没有灵气汇聚,但那拳周隐约有一股苍莽洪荒之力。

    一拳命中小腹,那人只觉被一头莽牛撞在了腹间,可怕的冲击力之下,那混混被一拳砸飞,连带着身后另一人仰倒在地。

    “呼,这苍莽劲威力真不错,就是单纯用内灵太伤肉身了,一拳下去肩膀就麻了。”云风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冷冷说道。

    那被直接命中的混混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满脸恐惧望着云风,吃吃道:“怎么可能!难道是临渊学宫的骄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还回去,对不起对不起!”另一人连忙捂住那人嘴赔罪道。

    眼前少年明明年纪不大,却能不动用仙藏法相就把离合境的他们制伏,无论境界几何,毫无疑问只有临渊学宫才能出这样的天才。

    倘若是临渊学宫的学生,他们不仅已经不可能逃脱,更有甚者,一旦被上报学宫,他们便会成为那些学生的清理对象,那么以后的日子就不得安宁了。

    此时仇阳匆匆赶到,他一把夺回被抢走的符篆,之后狠狠在那二人脸上扇了几个巴掌,这才终于罢休。

    那二人见云风没有再出手后落荒而逃,而仇阳也对云风一行人称谢。

    “谢过各位了。”

    “无妨,这里经常有这种为非作歹的家伙出现吗?”穆雁摆了摆手,好奇问道。

    仇阳冷哼了一声,寒声道:“这里巡逻最为薄弱,因此时常会有些恶徒出没。都是些无能的家伙,空有修为没有实力,竞争不到资源只会用这种恶心的手段,令人作呕。”

    “长这么大人了,抢个孩子,不知羞也不羞。”穆燕愤慨道。

    之后众人向仇阳打听了一番周边环境以及要注意的地方,这也是为了日后营生做些准备。

    交谈许久后,众人正待离开,仇阳纠结一番后忽地叫住云风问道:“你真的是临渊学宫的人吗?”推荐阅读tvhttps:/

    “当然不是,我们才刚到临渊城呢。”云风应道。

    “行吧,再见。”仇阳一脸失落,坐回了远处。

    云风歪了歪头,虽不知仇阳有什么事情,不过与他没有关联,因此没有多想的必要。

    夜色渐浓,云风等人满载而归。

    顾卿与古槐早已将高楼的屋子收拾干净,现在正在打扫着庭院。

    众人将购置的生活用品各自带回放好,这处宅子总算是能够妥善住下来了。

    云轻星粲之夜,云风却望着夜空陷入了迷茫,他缓缓擦拭着白玉长枪,双目失神,忽然觉得未来遥遥无期。

    “即便我学会了再多功法武学,依然是什么都做不了。一直奔波,一直流离,每每尚未等我缓过气来,就要面临更为艰难的环境。我只想要静心修炼,这种日子,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云风将白玉长枪举起,自语道:“秘密算是解开了一个,但是仍然没有任何一丝关于身世的线索,唉——”

    窗前的少年,拥有绝世的天赋,却没有享受这份天赋的命,拥有不凡的出生,却连自己生在何处都丝毫不知。

    “修炼的意义在于什么?”现在的云风时常如此自问。

    即便苍天断他前路,禁止他修行,云风依然无所畏惧。真正让他恐惧,让他停滞不前的,是这无期的未来......

    次日一早,众人聚在大堂之中。

    “时间紧迫,先商讨一下未来的计划吧。”顾卿发话道。

    一时间,座下鸦雀无声,良久都没有人回应顾卿的话语。

    顾卿略显尴尬地咳嗽两声,再度道:“咳,不需要具体计划,大家有什么点子或者见闻都能说来听听。”

    “三月后临渊学宫招生,我想去看看。”云风出乎预料地抢先开口道。

    纹狼众人皆是有些意外地望向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