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道极深,而且没有任何光亮。

    正因如此,顾卿也不得不顺着铁索缓缓以降,修为高的下落得更快些,而云风因为初次前来,故而一个人吊在最后面。

    地洞的内壁崎岖不平,可见这并不是精心修建的通道,而是临时人工挖出的地洞。

    过了不短的时间,云风终于最后一个落到了地底,此时抬头甚至伸手不见五指,可以断定地道之深远远超出想象。

    到达坑底没走几步便是顾卿此行的目的地——一扇暗金色的破败大门,大门随着顾卿的走近散发出微弱的光亮,门上雕刻着许多飞禽走兽,其顶上有古体字阳刻,字形与现在差别不大,因此不难分辨,赫然是“兽武宫”三字。

    顾卿独身立于门前,神识相触,朗声道:“武仙殿剑武宫传人,顾卿!”

    破败大门隐隐闪过一道微光,随后一顿一顿地缓缓打开。

    顾卿一边示意众人跟上,一边解释道:“这里是武仙殿兽武宫,武仙殿是上古时期巅峰势力,穷究武道之极,唯武独尊。而我曾在镇州附近遗迹之中获得武仙殿认可,因此才有开门的权利。别看这门破落,但即便是荒域最强者,也未必能够打破。”

    一行人连连点头,关于顾卿自身来历,其实只有南业古槐知晓,骆青衣等人只是来过兽武宫,实际上此前并没有听顾卿解释过。

    说着众人便来到了武宫内,大门渐渐关闭,而就在这一瞬,一道灰色身影一闪而过直奔顾卿!

    “铿!”

    顾卿反应极快,在察觉到异常灵气之时便已经出剑,剑刃上瞬间生出许多火花,而下一息,那灰色身影已经闪到别处。

    “啊啊,就是这种感觉,兵器就是要用来碰撞才有趣啊!”那灰色身影蹲伏在兽武宫内壁的一座浮雕上,病态地笑道。

    顾卿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摆出战斗的架势,其身后白虎具临,两柄飞剑隐隐浮现!

    “狂人——子默!”顾卿的声音沉重无比,显然对手极不简单!推荐阅读tvhttps:/

    那披着灰色破烂斗篷的男子名为子默,是镇妖塔里出了名的狂徒,仗着高层的偏爱,他我行我素,是唯一的不穿镇妖塔制服的弟子。

    当然,他的实力在镇妖塔年轻一辈里无人能及,可谓绝代妖孽!

    据传子默毫无先兆地出现在镇妖塔中,其刚来之时宛若野兽,完全不听任何人言。仅以离合圆满之境扫荡所有游天境的天骄,甚至许多初入形意的弟子都被他的凶名所慑伏,全然不敢对上这个疯狂的家伙。

    现在的子默已不同往昔,在镇妖塔的全力培养下,他已然成为道境以下无敌荒域的绝代妖孽。当然,战斗狂人的性格绝不会改变。

    “哟,还记得我呢,上次约定好的哦,顾师弟~”子默露出了看似开朗的笑容,但是言语间透露着无比危险的气味。

    狂鲨这才反应过来,他举起手指着子默大吼道:“当初那个来......”

    他话还没说完,子默握紧双刀飞掠而下,而顾卿也必不会坐视不理。

    白光一闪,刀剑再次相抵,这次的碰撞散发出了比之前更加炽烈的火光!

    “这只是警告,不要拿手指着我,下一次连你手一块砍下来。”子默面朝狂鲨,冷冷道。

    穆雁闻言,赶紧把狂鲨手臂按下,并且拉着众人后退至一处角落远离战场。

    “你倒挺自觉。”子默眼见众人退去,刀势陡烈,大吼道:“下面,要认真咯!”

    双刀横于胸前,子默身周散发着一股赤红色的气流,一座散发着不详灵氛的黑红高塔在其身后映现。

    “镇狱一式——杀!”子默的神情变得狂暴,深红色的灵气划破空气,以劈天之势从天而降!

    顾卿严阵以待,随着身后一声虎啸,其剑身覆盖着白光挡下这一斩击。

    但这还没有完,很快二式三式四式接踵而来,虽然招式名都叫做“杀”,但顾卿根本没工夫纠结这一点。

    刀法并不复杂,说白了只是单纯的劈砍,由远及近再到不间断的近身双刀斩击。要说和寻常刀法有什么区别,无疑是那势不可挡的威力与速度。

    刀气接连不绝,以至于顾卿身周出现了无数残影,而顾卿双手握剑直立,两道飞剑环绕其身不断挡下斩击。

    一者攻,一者守,直到顾卿忽然出剑,朝着一处猛然上挑!剑光乍现,虎啸惊天!

    子默被白虎剑威逼退,空中一个后跃,如同野兽般伏身于地,双刀齐出,立刻再度展开攻势。

    “镇狱八式——杀!”

    子默出声的瞬间,顾卿忽然发觉身边的灵气变得粘稠起来,整片灵氛都散发着狂暴之意。他的手指颤了颤,动作开始不自然起来,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压制着他的肉身,甚而他的肉身与灵脉都在这股杀气下变得凝滞。

    尽管局势不妙,但顾卿丝毫没有慌张,他御灵将长剑竖于身前,身后仙藏幻剑与法相白虎居然融于剑身,通体散发着耀目的白光。

    “白虎罡煞,万邪不侵,你的术法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言毕,剑出,白光耀世,剑威凌天!

    “铿!”

    这一次的碰撞不再有火花,因为子默的双刀在顾卿的罡煞剑气下直接分成了两半。子默侧身闪过剑气,但依然被削下了一块灰袍与几缕灰发。

    空气凝滞,与料想不同的是,子默的神情无比的平静,他低声自语道:“唉,长老们还是办不成事啊,明明都说了给我打最好的刀了,居然又这么简单地碎了......可恨啊...可恨啊,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

    “兵器已无,那这次便到此为止了吧!虽然靠着上古神兵胜之不武,但好歹你在形意巅峰打磨的时间要比我长的多,我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怨,就此别过。”顾卿开口道。

    但是事情显然不会这么简单。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子默歪了歪头,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胜?你说胜?呵呵呵,怎么可能!”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扭曲,整座大殿内都被一股血腥的意念覆盖,甚至引动了云风体内杀意的共鸣!

    “不就是一把剑,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那群家伙,你真以为我胜不了你!”

    子默的身周有一片血泽浮现,那片血泽渐渐扩散直至包覆着子默全身。没有人想到,他身后的那座巨塔居然并非仙藏,而是他的法相!而他的仙藏,是这一片诡异血泽!

    “镇狱九式——杀——”这一声杀与此前全然不同,其声深入骨髓,令在场所有人心底都生出一股寒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