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后,柳州城明府。

    明江秋这段时间一直很早便回到自宅,传闻是他妻女的病终于有所起色,因此每日急不可耐回家炼药医治。

    殊不知他妻女之病早已痊愈,现在只是在调养身体,以补足这许多年来的亏空。

    “小蝶,那小子醒了没?”明江秋甫一进宅,便火急火燎地冲进炼丹室问道。

    炼丹室内,明小蝶正在盘坐修炼,顺便监视着云风的情况。

    令人诧异的是,明明其母仍在卧床调养,但是她却已然痊愈,甚至仅是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生机。

    “还是没有。”小蝶收势观察一番后应道。

    明江秋嘴角微翘,兴冲冲喊道:“那便尽快,趁他还没醒来,立刻马上准备药浴!”

    “爹你不是说他肉身活力已经恢复,估计很快就会醒来吗?”小蝶紧张道。tv首发 /

    那黑影淡漠一笑,轻声道:“等你领悟了再说吧,再见咯。”

    领悟,当然绝无可能。

    空旷的影牢内,黑雾忽然涌起,其形宛如云风的仙藏一般,眨眼便淹没了一切......

    炼丹室内的云风忽然惊醒,一手扶着木桶,一手支着脑袋皱眉道:“唔,这里是哪?明大师?”

    云风的肉身早已恢复,只是目前仍有些晕眩之感,因此声音并不微弱,即便明江秋正专注研究,仍然是听见了呼唤。

    “终于醒了,这里是我的炼丹室。”明江秋递过白巾,和蔼应道。

    “好像是我晕倒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已经沉睡快六日了,纹狼的老爷子送你过来的,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让我嘱咐你好生休息即可。”明江秋解释道。

    之后明江秋又与云风细细解说了一番,自云风昏厥开始,纹狼便已经展开了行动。

    二当家南业原是黄城城主,他被金明仁设计暗算,险些命丧荒野,后来巧合之下被顾卿所救。顾卿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而且身份敏感不宜露面,因此和南业合计占山为王。

    二人皆为隐藏身份,因此很少现于外人眼前。此际南业于黄城露面,揭露金明仁的暴行,其原部下怒而起义,目前整个黄城已在纹狼手中。

    纹狼诸位打算佯攻盘城,迫使柳州城驰援,然后与我配合解决掉金家兄弟报仇雪恨。这些计划都与你无关,你只要好好在这养伤即可,另外你们那个法相受损的当家我也配过药了,想来应该已经痊愈了。

    云风闻言舒了口气,这次总算没有因为他而坏事。

    “那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云风淡然问道。

    明江秋瞥了瞥云风,诧异道:“你这小子还真是古怪,这么大的变故你就这么坦然接受了?”

    云风不知所措,至少他听到消息后内心倒是毫无波澜,他也从未察觉到自己的反常。

    “罢了罢了,你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好好呆着,万一被金家兄弟察觉到,计划可就败露了。”明江秋应道。

    看着云风一脸沮丧,神情落寞,明江秋只得再补充道:“你要觉着无聊,就去我书房坐坐吧,不过都是些丹道的书籍,你要有兴趣便随你看。”

    “可以吗?”云风讶异道。

    “没什么不可以的,毕竟你也算我们一家的恩人了。”明江秋故作慷慨道,实际上他心知云风来历不凡,而且也捞到了天大的机缘,自己一点也不亏就是了。

    正当二人交谈之时,门口传来妇人之声:“江秋,我进来了。”话音未落,她已端着飘香的大锅轻盈而至。

    “鸢儿,不是说让你好生休养的吗?”明江秋慌张道。

    那妇人吟吟一笑道:“一个人躺着也怪无趣的,我想着你这几日也挺累的,便给你熬了些药粥,小蝶这不是也刚刚痊愈,也要好生补补。”

    明江秋之妻名为曲飞鸢,为越州大族曲家之人,曲家擅丹道,因此其丹药造诣也不低,至少调理身体的药粥对她而言倒是轻而易举。

    “看这样子恩人公子也醒了,那也一块儿吃点吧。”云风闻言也不客气,毕竟许多日不曾进食了。

    明府一切很快便安定下来,云风虽对正统丹道并无兴趣,但是对药道倒有些好奇。以他的修炼之法对自身伤害颇大,因此需要伤药的支撑,而云风于丹道一途并无特别的天赋,尽管悟性超群,但天医卷的内容仍算是太过高深,故而明府的书阁对他而言是个不错的入门点。

    另一边,纹狼据点中。

    玉隐山脉显得有些空荡,盖因喽啰们已经尽皆派了出去,只剩下少数当家坐镇于内。

    “古叔,现在状况如何?”议事厅内,顾卿开口问道。

    古槐打量了一下地图,应道:“南业率兵于黄城前操练,穆家兄妹与青衣狂鲨四面包围盘城,围而不攻虚张声势。不久前探子来报,柳城大军开拔,目的疑似盘城。”

    “哦?他们终于盘算完了要开始行动了?”顾卿冷笑道。

    “表面上如此,但实际目的很明显并非盘城,金明仁的核心势力柳州卫仍没有明显动作,也没用听闻金明义的死士们的风声。而且过了这么些天才发兵盘城,我怀疑柳州卫或是死士已然变装出城,准备暗中奇袭黄城和玉隐山脉。”古槐分析道。

    说罢,古槐微微摇了摇头,叹道:“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南业如今的实力,也不曾听闻过少爷的存在,连镇妖塔天骄都无法奈何少爷,更何况两只奸猾鼠辈。”

    顾卿闻言一笑,应道:“当初若非南兄,我也未必能在这荒山里生还,更不可能养伤恢复实力了。后来有了更多兄弟,这些年经历倒是让我心境成长许多。一切因果自然,无论于情还是于理,这个仇我肯定要帮他们报。”

    “更不用说那两个家伙自作孽,自取灭亡了。”古槐接话道。

    二人默然,古槐仍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而顾卿的瞳孔深处却闪过炽烈而又坚定的目光。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