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枝断裂,云风铁鹰眼看着就要落入泥流之中。

    危急关头,铁鹰从储物袋里掏出几把短小的兵器,使劲插进了树干之中,二人这才免得掉进污泥之中。

    没有渡空的能力,根本无法抵御这股泥流,倘若真的落入其中即便是云风也极难逃脱。

    虽然九幽踏影精妙无比,但毕竟云风修炼层级太低,加之此时风吼雨啸天地大势滚滚而下,身法也很难施展开来。

    泥流本身冲击力并不强,但是修士也是需要呼吸的,哪怕灵气储备足够,要是真的困在泥流里撑不了多久也是会致命的。

    幸而铁鹰急中生智,不过照这样的形势恐怕也撑不了多久,毕竟能够这样插入树干,那么划开树干定然不是很困难。

    “嘤!”还未等铁鹰想出办法,远处便传来一声啼鸣。

    黑色流光闪过,二人用力朝上一跃,刚巧落在了小黑的背上。

    好在一众当家与小黑一直在努力救援,铁鹰与云风总算是在坠落之前被小黑救下。

    “呼~呼~”云风沉沉喘着,尚未缓过气来,方才他被铁鹰拉着,小刀渐渐撕裂树干,直至裤脚都没入了泥流里,不可谓不惊险。

    “铁大哥,没想到你关键时刻也能派上用场嘛,谢了!”云风调侃着说道。

    铁鹰尴尬着张张嘴,愣了一会才应道:“那...那可不是嘛,啊哈哈哈。”

    二人很快回到山巅,此时除了零零散散获救之人以外,几位当家中只有穆燕身在此处。

    穆燕目前修为仅是离合圆满,保险起见还是不去冒险援救。而狂鲨修为恢复之后虽尚不及穆燕,但好在他肉身之力强大,因此在山巅附近负责接应以及抢救物资。

    “穆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天气异常得过分了吧!”云风向穆燕问道。

    穆燕摇摇头大声应道:“具体我也不懂,顾大哥说是新一轮的灵气潮汐所致,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暴烈,他也弄不明白。”

    此刻风雨如啸,云风闻言得知问不出结果来,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其间众当家往来数次,救下了许多喽啰部下置于山巅。穆燕于草原长大,略通医术,至少外伤她能够稍加治疗,因此也去忙着照顾负伤之人。

    云风与铁鹰一者修为低下,一者本事太差,都只能站在议事厅门口痴痴望着。

    雨幕倾落,就连屋檐之下都是一道道水之帘幕,帘外风景模糊,当然这等天灾似的场景也不会让人有丝毫欣赏的兴致。

    狂鲨身披纹络,以磅礴肉身之力将物资甩进议事厅旁的总库。

    古槐身形鬼魅,立于泥流之上而不陷入,一旦发现有落入泥流之人立刻催动蛇形法相拉回。他的法相是龟蛇,看似平凡的二兽却给云风一种洪荒神秘之感,考虑到先前柳州之时古槐的强悍,云风可以断定这法相并非凡物。

    骆青衣踏空而行,扫视着山腰废墟,青狼法相将受困之人叼至其身前,此时他两臂之间已经夹带着四五个伤者飞回。但云风却观察到骆青衣的法相有些异常,比之以往又多了几分变化。

    穆雁的法相马身、人面、虎纹、禽翼相合,以云风的学识目前还真认不出来那是什么妖兽。

    而另外两人的法相就很好辨识了,南业是青鸾,而顾卿是白虎。云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众当家的法相,心中震惊难以言表。

    除了狂鲨有些许怪异,穆燕尚且未知,其余众当家法相皆与妖兽有关联。这一点倒不是不能理解,但令他诧异的是他们法相的品阶,即便以云风的见识都能看得出来,这种法相甚至已经超越了所谓天骄的层次。

    法相并非一成不变,也不是每次都要倾尽全力完整降临,因此云风所见不过是他们法相的一部分,或是一个未完成的阶段,但即便如此也足以令人诧异。

    可以断定的是,纹狼众人所修的功法传承,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

    与此同时,封仙阵所在的大妖山脉。

    身披幽蓝赤边羽翼的男子躺在远处山坡之上,将血淋淋的肉块丢进嘴中,鲜血划过面庞,鬼幽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懒洋洋道:“袁博,界山那里怎么样了?”

    界山是妖族这边对大妖山脉的称呼,而袁博正是鬼幽属下的猿族妖兽。

    “回禀大人,属下倾猿族狐族与绝大多数智囊推演仙阵破绽,此时已解开第三重封印!目前已可容许大妖以下的妖族自由通过,考虑到小妖巅峰也只相当于人族离合,我觉得我们不该尚不该轻举妄动。”棕发妖猿应道。

    鬼幽嚼了嚼口中血肉,舔了舔嘴唇道:“离合吗......传我令,每一脉妖族必须将五成大妖以下的妖族派出,可以用囚徒充数。违者,灭族!”

    “呃......”袁博正待询问,鬼幽先一步解释道:“虽然人族道境之下还有游天形意,不过想要斩尽杀绝还是有些难度,那些被派去送死的家伙想来本就心生不满,倘若再被这样一磨砺,指不定能筛选出一些真正有用的孩子来。”

    “反正人族早就已经察觉到我们咯,就让他们先和废物们热热身,呵呵呵...”鬼幽冷冷一笑,语气中没有丝毫怜悯,仿佛那些小妖不过是祭品罢了。

    封仙阵是上古至臻之阵,即便只是残缺的阵图,在材料充足的情况下也封禁了妖族数万年。但是自从阵核被破,阵图便不会再无穷变幻,即便是不擅于布阵的妖族也能够推演破解。

    封禁一重比一重复杂,而每一道的破除都会致使灵气潮汐的形成,这也是玉隐山脉天灾的缘由。

    留给人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一个时辰过去,风雨之势不仅丝毫未减,甚至愈演愈烈。

    古槐尚能立于泥流之上,狂鲨也还能顶住风势,然而半空中的骆青衣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骆青衣的法相擅于疾速与爆发,在这等暴烈的天灾之下全力以赴整整一个时辰,对他而言已是到了极限。

    “青衣,你先回去歇息吧,剩下的兄弟们由我们几个援救。”南业以青鸾法相托住骆青衣,大声喊道。

    骆青衣正欲逞强,另一头顾卿也命其休息,否则或许还会为各当家添乱,骆青衣这才回到了议事厅。

    此时喽啰们已经聚满了附近屋子,整个峰顶嘈杂不已。

    云风待在议事厅内,心中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让他心口都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

    “穆姐,这大厅顶得住暴雨吗?总感觉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啊。”云风担忧道。

    穆燕虽然也有些担心,但还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