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小蝶出生,明江秋便开始疯了似地阅览古籍,然而荒域藏书有限,即便是镇州越州也只有零星记载,而无解决之道。

    他甚至不顾危险远去混乱的地域求道,却仍然一无所获。

    数月后他回到家中,却发现妻子病情加重,不仅体内寒气更甚,甚至灵气开始自行流逝,修为也跟着倒退。tv首发 / https:/

    “说起来,几位当家的兵器呢,现在材料也都有了。”云风问道。

    铁鹰一脸痛苦地望着云风,叹声道:“云少,你该不会是来催货的吧,我这都一把老骨......”

    “铁大哥,你这分明正值壮年吧?”铁鹰话还没说完,云风便接话道。

    “唉,行吧行吧,等我歇一会再赶工,只是骆兄弟要的短匕还是由你来做效果好些。”铁鹰脸色一黑,有气无力地应道。

    云风微微一笑,这次轮到他轻拍着铁鹰肩膀道:“加油!”

    平静的日常不会永远持续,这一点对云风而言更是如此。

    山里“沙沙”作响,隐隐传来呜咽之声,直到石室内光亮渐渐暗沉,众人这才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同往常。

    云风与铁鹰心生疑惑,出门望向苍穹,看到的却是无比诡异的天色。

    云絮忽白忽黑变幻莫测,就宛如就漆黑的妖虫在云中穿梭翻滚一般,天色几乎是瞬间便暗了下来,就连灵气都能清晰感觉到紊乱。

    黑云在天穹中肆意横行,又毫无征兆变得臃肿,忽然便爆裂开来!漆黑的云絮碎片混入白云之中,再复翻滚肿胀,直到碎裂,整片苍穹变得混沌不堪。

    云风撇下铁鹰,九幽踏影全力施展,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山巅议事厅。

    此时此刻,众当家已然齐聚,小黑也已经在候着云风的到来。

    “发生什么了?”透过猎猎风声,云风朝着当家们问道。

    骆青衣一手镇压着他飘扬的发丝,一边吼道:“还不知道,老大说他有些想法,正在探查。”

    与此同时,顾卿双目陡然睁开,神情无比凝重,暴喝道:“快!通知兄弟们,尽快到山巅来,尽可能找到石室和建筑,绝对不能在山林里逗留!”

    “到底是什么情况?”穆雁匆忙问道。

    “来不及解释了,赶紧先通知兄弟们来山顶避难,灵气要暴动了!”顾卿神情慌乱,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镇定,因此一众当家皆是了解了情况的严重,立刻便下山传话去了。

    云风方才站稳,便立刻回身救援,青儿已经被穆燕带了上来,张伯平日便住在山顶附近,因此他首先要去将铁鹰喊上来。

    天空中彤云密布,云层漆黑厚重,早已完全透不出亮光。

    云风在山林中迅速穿行,风声明显加强了许多,时间已然不容乐观。

    “铁大哥,快点!去山顶避难!没有时间了!”云风还未到炼器的石室,便朝着铁鹰大声吼道。

    虽然云风嗓门小,不过在这种紧张的时刻,铁鹰的注意力也是高度集中,第一时间便听见了云风的呼喊。

    “好!都听见没?动作快些!”铁鹰毫不犹豫,将少数贵重兵器和材料往储物袋里一塞,立刻招呼喽啰们一同避难。

    剩余的兵器材料也没有办法,从各大家族手里夺来的储物袋都小的可怜,根本装不下那么多东西。

    铁鹰带领这喽啰们夺门而出,然而形势却愈发不妙。

    狂风席卷而来,云风的面庞都被白发遮掩,而一众喽啰甚至都无法逆风奔行。

    漆黑的彤云离山脉越来越近,黑压压一片,正当喽啰们奋力向山巅前行时,黑幕降了下来!

    那是如同天幕一般的雨帘,就这么直直地坠落下来,暴雨如注,许多喽啰就这么被冲刷而下,毫无还手之力。

    苍穹如墨,天幕低垂,此时此刻,云风与铁鹰也顾不得救援被冲落的喽啰们了。二人头也不回直奔山巅而去,但路途却比想象中的更为艰难。

    林中暴风狂舞,纤薄的叶子在狂风的加持下宛若一枚枚飞刀,虽然挥掌可摧,但在这漫山林木中却完全来不及捕捉。云风与铁鹰顶着风雨叶刀前行,然而没过一刻的功夫,更可怕的灾难又已经到来。

    山林中的砂石木叶在暴雨的冲刷下化作一股无比可怕的洪流,洪流携无边大势狂暴而下,一般的离合境修为都无法抵挡住这股乱流。

    泥沙滚滚而下,云风擒住铁鹰的胳膊,死死抱着一株老树的粗枝,除此之外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余力。

    “铁!大!哥!撑得——住吗!”云风在风声中大吼道。

    “我——没——事!”二人眼角的余光中瞥见无数喽啰叫喊着被泥流冲刷而下,不过他们自身难保,也没有任何办法。

    “咔吱”也不知是风雨太过怒烈,还是铁鹰体格太壮。

    总之,木枝就这么断了......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