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狼据点中,南业手指敲着木桌,眉头微皱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通灵商会强占资源,而我们却寻不到炼器的材料,实力差距只会越拉越大。散修被各大家族针对,即便金家兄弟是众怨之的,他们也无可奈何,到头来还是只能靠我们自己。”

    顾卿此时正在闭关修炼,因此事务皆交给南业处理。

    此时的据点稍显冷清,穆燕回来后便去寻找正在远方打猎的兄长了,狂鲨在带着喽啰们训练,议事厅也是一股凝滞的氛围。

    骆青衣沉思良久,仍然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至于云风,更是只能傻愣愣候着,毕竟这种势力竞争哪是一个一直在奔波流离的孩子所能理解的事。

    “各位似乎正在困扰着?”便在此时,议事厅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嗓音。

    骆青衣忽地抬头,就连南业也眉头舒展喊道:“古叔!”

    “柳州城的现状先放着,我且先听听你们的烦忧。”古槐拄着拐立于二人中间,和蔼说道。

    骆青衣将黄城见闻与南业的分析告知于古槐,古槐神情波澜不惊,似乎这对他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古叔可是有什么法子了?”

    古槐神情不变道:“方法再简单不过,散修被大家族所限的同时,那些家族也被散修牵制着。而金家兄弟搜刮资源过多,想要运输势必要借助家族势力,那我们所要做的就再明确不过了。”

    南业眼前一亮,没忍住笑道:“古叔的意思是——打劫?”

    “没错,还有一点,散修们平日里没少让我们背锅,现在也该是他们报应的时候了。”古槐低沉道。

    许久过后,黄城至柳州城的官道上,一群身着侯家服饰的修士正拉着货车,十余辆四轮车上满载着货物,只是上面一层灰布覆盖,因此看不真切。

    官道每隔数十里都有哨点,一旦有妖兽来袭,哨点驻扎的士兵能火速来援,所以在官道上运输还算安全。

    不过人族领地内妖兽的生存本就艰难,一般而言极少会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原野上,至少白天基本是无需担心这点的。

    侯家之人有说有笑地拉着车,也根本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直到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两个身影。

    那是两个穿着朴素的修士,一人身材修长,若非脸上胡茬密布,绝对会把他当做一个清秀青年。另一人个头偏小,带着一明情况之后,顾卿也遮掩不住笑意,这次岂止是大丰收,简直可以说是暴富。

    “说起来,大哥你闭关如何了?”骆青衣好奇道。

    顾卿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成,这里想要突破道境实在太难了。没有丹药辅佐,也没有道意能够参悟,总之破境一路暂且放弃。”

    “据我了解,金明仁九成可能不在柳州,那便有可能去大州寻求突破了。”古槐悠悠说道:“而且金明义在柳城也有许多小动作,他们两兄弟间似乎不像表面那样和睦,这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的确,金明义暗中培养死士也不像是为了对付我们。”骆青衣开口道,当初他正是死士一员,若非他没有吃下毒药,此刻或许仍然被迫给金明义卖命。

    顾卿微微点头,这样一来局势对纹狼便更为紧张了,不过金家兄弟能利用的破绽也有许多。手机端

    顾卿正欲继续修炼,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小六的伤怎么样了?”

    “还是不成,上次镇妖塔那人的一掌至今无法化解,小六的‘荒古妖泽’即便重聚也支撑不了不久,很快又会再度碎裂。”穆雁摇了摇头道。

    “小六的情况我在柳城内也打听过了,没有医师丹师知道如何治疗,荒域丹协的大师我没法接触,一旦接触恐怕会暴露身份,因此我也无计可施。”古槐悠悠补充道。

    顾卿瞥了一下喝得烂醉的狂鲨,抿了抿嘴唇,面露难堪道:“啧,这种病症决不能拖,越拖越是难治,这样下去小六这一身武学天赋就糟蹋了,更不要说他自己又这么好强了!”

    几人的对话,云风自然都听见了,不过是否要提供帮助,他还是有些犹豫。

    云风一个人在首桌上吃菜喝水,一言不发,和下面这觥筹交错,卷袖划拳之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张伯坐在云风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有,就是感觉有些累了。”

    “确实啊,这段时间一直在奔波劳累,你还几次险些搭上了命,是要好好歇息歇息了。”张伯轻拍着云风的后背道。

    云风喝光杯中水,抄起酒坛倒了小半杯酒,他心想着都说这玩意能够解忧,也不知是真是假。

    “咳,咳。”这一次喝酒倒是比荒村那次要好多些了。

    张伯一边喊着“慢些,别呛着了”,一边继续轻拍着云风。

    云风目光无神,愣了一会,而后决然问道:“张伯,你说他们究竟值不值得信任呢?”

    张伯像是早已料到云风会有此问一般,很快应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也算差不多了解了吧,至于该不该信任还是要交由你自己来判断,你要懂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后果吗?”云风点头不语,一旦想起荒村之事,他的心口仍然隐隐作痛。

    抬头的瞬间,云风与青儿四目相对,青儿一边大口吃着肉,一边好奇地盯着云风,着实把云风吓了一跳。他微微一笑,豁然道:“或许像青儿这样没心没肺地活着倒是更轻松一些。”

    “穆大哥,一会你给云少看看头,我怀疑他之前伤到脑袋了,一个劲儿冲着我傻笑。”青儿朝着穆雁吆喝道。

    云风闻言一怔,甚至连反驳都忘了,脸上哪还有半分方才的轻松与豁然,完全就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呜姆,你看,他这是不是有些奇怪!”青儿指着云风,对着刚转过头来的穆雁说道。

    “你!你才有问题呢!”云风回嘴道,青儿的再次补刀,这才让他反应过来。

    “噗哈哈哈,真是怀念,我和燕儿小时候也是经常这么吵的,哈哈。”穆雁移步到云风身旁,手臂撑在椅背上,端着酒笑道。

    云风尴尬一笑,好奇道:“说起来,穆大哥你们为什么会选择纹狼?”

    穆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开口道:“倒没有特别的理由,我族本来是游牧部落,靠着打猎为生。后来新州主上任,不允许我们这等存在,将我们划入赤羊镇。时间不短,大家便心生不满,后来族长解散了部族,让我们各自闯荡,这样即便是州主也管不了我们。再后来我们兄妹二人就遇到了这帮兄弟们,顺势就加入了纹狼。至于掀翻金家兄弟,只是一来他们并非好人,二来二哥四弟与他们兄弟两有生死仇怨,我当然也要帮他们一把。”

    “就这么随便决定真的好吗?”

    “那有什么的,大伙儿都是值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