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云风每日起早研习功法秘卷,午饭过后与妖兽搏杀到傍晚,临睡前不停虚炼榨干自己神识。

    虽然这段时间虚炼法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不过灵气与神识的利用效率与成品质量也都有略微提升,当然也有他修为提升导致天意杀气更重的因素在内。

    虽然云风已经以最合理的频率来炼血修炼,但是他的仙藏始终没有稳固下来,不过好在实力上升还是足够明显的。

    而这段时间中,云琅轩推出了一个名为“血匕”的商品,颇得修士与军队的青睐。

    一把纯青铁制血匕的售价是五十枚青铁灵币,虽然定价略高,但是性价比着实是物超所值。

    修士们使用后皆称其锋锐不输部分青金器,而且自带一种能够伤害灵脉、侵蚀肉身的杀意,常备一把绝对不会吃亏。

    毕竟武器不比茶米油盐,这是性命攸关的事物,更何况血匕的实用程度确实值这个价,因此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实际上这只是每晚云风用来压榨神识所炼,虽然耗时少,但能炼制的数量仍旧极少。

    此后的一个多月,血匕风头不减,俨然成为低阶修士们必备之物。不过因为其每日限量十把,因此没有将通灵商会逼急。

    通灵商会曾试图逼问铁鹰血匕的铸造之法,铁鹰称是早年曾食异果,此匕首是其用自身鲜血祭炼而成,因此每天制作数量有限。

    他还哭诉自己穷困潦倒,青儿还有两年就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了,人家算是他半个女儿,自己好歹要把嫁妆给凑出来,所以才用秘法血炼,那会长居然还真信了他的鬼话。

    然而真相是铁鹰这段时间所赚的净收益是他多年累计都不能比的数字,收获的关键不是青铁血匕,而是混合了部分青金的匕首。

    云风的虚炼法在塑型上面有着超凡的优势,一把青金镶边,雕刻着金纹的匕首可谓华美至极。即便开价高额青金币,那些大家族的富人们也都高价竞拍,甚至铁鹰都开始担心起来这些灵币如何运走了。

    贫穷如他,显然没有什么空间器具,那么搬运就很成问题了。

    春季之时,纹狼总算到来。

    来人依旧是六当家狂鲨,这次他们打着出售兽皮的名号来到柳城。

    “什么!你们要跟我们去纹狼?”云琅轩中,狂鲨瞪着眼睛愣然吼道。

    “怎么?还不高兴了?”铁鹰嗤笑道。

    狂鲨一时语塞,他着实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妖劫将起,这等关头州主怎会不谨慎,倘若我们不断为你们制作兵器,用不了多久就会露馅。待在柳州城,退无可退,不如与你们一道去纹狼的据点更安全些。”云风解惑道。

    狂鲨皱了皱眉应道:“可你们怎么走,好歹也在柳城有头有脸的,倘若被发现,我们就都走不掉了。”

    “这一点无需担心,我们说到底就四个人,目标小,倒是没有多大风险。”铁鹰开口道。

    狂鲨正欲再说,青儿却嘲讽道:“大男人磨磨唧唧什么,再叨叨下去指不定我们都走不掉了!”

    狂鲨闻言面色铁青,自己什么时候轮到被一个臭丫头说教了?他虽想怼回去,不过想着这样岂不是就真如那丫头所言磨磨唧唧了,因此还是忍了下来。

    至少还有一只堪比形意的妖兽守护,那倒是真没什么好怕的,狂鲨如此想着便没有多语。

    之后狂鲨喊人将推车尽皆推进云琅轩,这是为了防止有强大修士以神识查探。

    推车侧壁与底部皆是中空结构,众人将成品与部分材料装进夹板,以兽皮与棉絮填充为防发出声响。

    而云琅轩积攒的钱财装进了狂鲨所携的空间戒中,据说此物纹狼首领所有,虽然铁鹰极不情愿,但是还是依了。因为钱币体积太小,很难保证不发出声响,因此还是放戒指中更加妥当。

    趁着夜深人静之时,众人换好行头推着推车准备离开柳城。

    柳城的夜也算宁静,但凡有些修养的修士都不会在夜里吵吵嚷嚷。一行人打扮成乡下农夫,云风也戴着黑色的大斗笠,故而一路上并没有引起关注。

    城门口的检查也很轻松地通过,虽然云风让人起疑,但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十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好怕的,卫兵自然是正常放行了。

    尽管铁鹰与青儿心有忐忑,他们算是没有选择的被迫离开,不过云风与张伯算是已经习惯了奔波了。

    一行人打算从柳城出发,直接走官道去黄城旁的据点,虽然要绕些路,但是走林子确实不太方便而且危险。

    不过凡事牵扯到云风,结果定然不会如他所愿......

    “话说你们去柳城是做什么的?”云风边走边问道。

    狂鲨本不想回答,不过碍于那只妖禽,只好沉默片刻后应道:“去采购些修行用品,其他东西在别的城都能解决,不过丹符之类的还是要在柳州城里买比较正宗。”tv首发 /

    纹狼据点坐落于玉隐山脉,此地临近黄城,虽然黄城的兵力相当可观,但是由于高阶修士的差距,还是难以发兵纹狼。

    而离他们最近的是老三老四的山头,也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不到一个时辰的慢速前进后,云风等人才路过他平日里修炼的林子。

    官道在此处分为两段,一处经过林子的边缘,一处完全绕过林子。林子边缘设有拦网,而且本身也没有妖兽胆敢靠近,云风一行便选择走了这条林荫大道。

    星光透着树叶的间隙洒下,此景倒算是怡人,纹狼的人似乎见得多了,只有云风他们显得挺是享受。

    对于尘微境的云风而言,纯粹靠着肉身抵挡酷暑的他现在也觉得有些惬意,更不要说初入修途的张伯了。

    晚风在林间浮动,传来了“沙沙”的声响,就连铁鹰也都久违地感受到了丝微的凉意。

    青儿露出了一脸陶醉的神情,满足道:“还是城外舒服啊。”

    云风点了点头,正欲接话,微风拂过,他忽然有种悚然之感。

    “咦?”云风脚步顿了一下,皱着眉头,他虽没有灵觉,但是也因此对危机的感知要更强于他人,这是他与妖兽搏杀的训练成果,更遑论有天隐卷的加持了。

    “怎么,走夜路吓着了吗?”狂鲨举着灯杖打趣道。

    所谓灯杖是修士们常用的照明手段之一,灵木所制的杖上是可拆卸的金属灯头,灯杖靠着燃烧灵油提供光亮,灯头也可以通过加油延续寿命。

    “吓你个大头鬼!”云风微怒,明明有些感知,结果被这家伙给打断了。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