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风头痛之时,恰逢铁鹰又来看望。

    “铁大哥,我伤已经好了。”云风内伤已经治愈,现在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铁鹰兴奋道:“那再好不过了!云少,我这实在忍不住了。这几天我想了个法子,要不你们二人搬到我云琅轩来吧,这样既不担心被人看见,也能一起赚钱了!”

    云风倒是有些诧异道:“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急呢,你有这么缺钱吗?”

    “怎么没有,我这云琅轩,每个月要交百枚青金灵币,几乎抵得上收入了,甚至有些时候还是亏的呢!”铁鹰叹道。

    云风恍然,怪不得他见到自己水准后这么激动。

    云风应了下来,想着自己还真和云琅轩有着不解之缘,难道是名字里都有云?

    入夜过后,铁鹰亲自领着二人回到云琅轩,张伯到了便先休息去了。

    柳州城云琅轩显然比丰城的要高端许多,后院是炼器场所,外殿分三层,一层凡品、一层精品、一层住人,而云风他们便在完便下楼去了一把青铁剑,递给云风道:“这是通灵商会的制品,云少你看。”

    云风失去灵觉,鉴定这种事本应是很难做到的,不过天工卷让他掌握了不少独特的技巧。

    云风先是双手合住剑身,而后屈指连弹,旋即便皱了皱眉道:“这青铁总含量其实只有约莫一成,感觉外侧的青铁有二成半左右,可内部却只是普通的凡铁罢了。”

    “就是说啊!你知道那帮家伙定价多少吗?他们说这是含量三成以上的青铁剑,一把足足二十枚青铁灵币!还让我标注五十枚三把,多买有优惠,有个屁的优惠!”铁鹰怒声道。

    青铁灵币并非简单的纯青铁,灵币与玉不同,凡是灵币都是经过凝缩而成,因此修士碍于重量没法随身携带大量灵币。凝缩之法是绝密技术,故而根本不可能私自铸币,假币稍一掂量便能知晓差距。

    二十枚青铁灵币,光以含量而论,可以等同于一把寻常规格的半纯青铁剑。

    如果真是三成纯度的青铁剑那价格还算公道,可若是一成纯度那便真是暴利了。

    铁鹰正欲再说,忽然一个枕头飞至!铁鹰反应也是极快,反手一拳便将枕头轰飞,此时他才发觉似乎又做了什么不妙的事。

    “捡——回——来——”铁鹰听到这声音,立马乖巧地小跑着把枕头捡了回来,郑重交还给了站在某间房门口的少女。

    “老铁,你飘了。”

    “青儿,我错了。”

    “错哪了?”

    “我不该大晚上大声讲话,吵到你睡觉。”

    很显然,那少女正是铁鹰唯一的徒弟,不过这态度似乎有些颠倒。

    此时那少女才发现了云风的存在,尖声道:“师父,你从哪拐回来一个小白脸儿!”

    云风瞬间小脸一黑,什么情况,自己一上来居然就被说成小白脸?

    铁鹰立刻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急道:“嘘,这是云少,以后是我们云琅轩重要帮手。”

    这不说还好,此言一出,那少女更加激动:“什么!有我还不够吗!咱们自己都养活不了,哪养得起一个小白脸?”

    云风连解释的打算都没有了,他伸出右手,一道绚丽灵火从他掌心燃起,照亮了整条走廊。

    “嚯,变戏法吗,难不成是师父你想的揽客法子?”

    云风嘴角抽动,无话可说,他手握着青铁剑剑身,长剑忽然毫无征兆地软了下去,分作两半从云风掌心两侧落下。

    “有点意思。”那少女眼睛一亮,也是被云风这一手给折服了。

    云风不言,故作高深地拍了拍手,然而那少女却不依不饶道:“就这样?再来几招啊。”

    云风眉头抖了抖,不过想到这家伙总算没喊自己小白脸了,怒气便消了下去。

    “怎么,难道你想让我把地板烧穿吗?”云风回嘴道。

    那丫头神色挣扎了一会,虽然想立刻拉着云风下楼看他表演,但是还是睡觉更加重要些,一场闹剧总算结束。

    次日天还未亮,还远没到云琅轩每日开张的时间,那少女风风火火找到云风的屋子将他摇醒:“起床了!我辈身为修士,怎么能浪费时间在睡觉上。”

    若非张伯与云风不在一间房,云风非得治她个吵醒张伯之罪。

    少女拉着不情愿的云风跑到炼器室,可以看见铁鹰一早就在忙碌着了。

    铁鹰随意打了个招呼,因为需要专心于灵炉,所以并没有过于分心。

    云风见到铁鹰毫无意外的神情,心想莫非这家伙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他们师徒二人本来就起得这么早。

    炼器室相当大,显然本来不是为了区区两个人所准备的。云风打量着许多未曾见过的器材,丝毫没有理睬少女的催促。

    少女正待发火,此时铁鹰已经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匆忙赶来道:“呼,云少肯定是被丫头喊醒的吧,我们起床都早,还望云少勿怪。”

    云风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无妨。”

    铁鹰一把拉过那少女,介绍道:“这是我徒弟,她叫青儿,青儿平时被我惯坏了,云少别介意哈。”

    云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而那名唤青儿的少女却插着腰瞪了一眼铁鹰,铁鹰立马闭口不言。

    虽然青儿之后再三喊云风表演一番,云风却没有接受,而是想先看看铁鹰如何炼器。

    天工卷上所记载的炼器之法他并不能够掌握,一来云风境界低微,还有灵气的局限性;二来天工卷涉及基础较少,多是高深技法,因为两个时代背景差别,云风也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理解其中奥妙。

    虽然云风从中学到了许多技法,但是真让他纯粹用天工卷知识来炼器却是不可能做到。

    铁鹰没有回绝,而是就地开工起来。

    他先将短剑模子至于灵炉之下,然后左手穿上手甲,手甲朝灵炉注入灵力,炉中的青铁块便开始熔化。

    少顷,熔化的青铁块流入模子里,待到稍微成型,铁鹰左手吸起剑胚悬浮于锻造台上,右手抡起小锤开始锻造起来。

    尽管剑胚尚未凝固,却没有一滴铁水滴落,想来是御灵的作用,那副手甲应该也是重要的一环。

    而且云风还注意到,铁鹰锻造的手法相当有韵律,虽然看不出具体的规律,但是就感觉胚子在与之共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