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风第四场战完,坐着擂台上沉沉喘着粗气,他拿着一条白帕子擦汗,显得很是疲累。

    众人只觉得这是哪方大势力的小少爷看穿了伎俩在调皮玩耍,故而许多真正有实力之辈商议之后都不敢出手,生怕惹恼了那少年背后的庞然大物。

    这样一来,上场之人全是平庸之辈,也算正中云风下怀。

    不过,第五人上场之时却发生了变故。

    本来已经有人踏上台阶,正欲上台,却被一大汉直接硬生生拽了下去。

    壮汉披着黑色斗篷遮住面容,肩扛着灵木阔剑拾级而上,那被抛下的男子瞥了瞥斗篷下的面容,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云风心生警觉,知道此人绝不简单,立刻端正了架势。

    壮汉上台一语不发,径直朝云风猛冲而来,毫不拖泥带水地杀向云风。

    深蓝色灵气附着于剑,阔剑携着分浪之势猛然落下,云风侧身闪躲,横棍堪堪挡下气浪。

    并非云风不想接招,而是灵木制品在不附着灵气的情况下太过脆弱,长棍必然挡不住灵气附着的阔剑。

    不待云风休整,壮汉又一剑横扫而来。

    云风身板小,就地俯身后一棍击出,刚好命中壮汉小腹。

    壮汉倒退了两小步,抚了抚肚子,有些惊讶于云风的力量,他沉闷开口道:“不管你是哪家的毛孩子,你该滚蛋了!”

    壮汉右足前踏,阔剑高举,大喝了一声:“狂浪!”

    阔剑悍然落下,壮汉整个人仿佛化作滔天巨浪,甚至台下众人都感受到这股磅礴气势!这一剑的威势要远比第一剑恐怖的多,连云风都感受到了一股无法阻挡的压力。

    许多高境修士皱了皱眉,壮汉确实是尘微,可这一招却不似尘微境的力量。这样的威能,放在大州也应是只有天骄能够施展得出。

    云风无路可退,长棍也根本无力抵挡,浪涛之下剑棍相击,灵木长棍直接被砍作两半,云风闪身避过阔剑,却被剑势压倒在地。

    剑威浩荡,云风尚未起身,壮汉又一剑全力劈落,观战众人觉得少年应该有人守护,想来不需要多管闲事,于是都没有出手救助。

    眼看阔剑即将落下,那少年居然无动于衷,直到剑锋离云风仅有一拳距离之时,云风突然双手握着剑刃。

    灵木阔剑虽未开锋,但这股力道又岂是尘微境肉躯所能抵挡?然而云风却真的硬生生挡了下来,更加诡异的是,灵木阔剑竟是从云风手握之处开始燃烧起来。

    云风无法引燃远处灵气,但只要距离够近便有机会做到。

    “唔啊啊——”云风虽自负肉身强大,但这剑势却比他想象的更为恐怖,即便只是灵木长剑也险些将他手掌压折。但是只要有一瞬的时间,他便能够燃灵解围!

    数息之间,火势迅速蔓延,灵木阔剑转眼便烧成了黑炭。

    壮汉面露不悦,放弃阔剑一脚踢向云风,云风同时也撇开阔剑,格下壮汉踢击后就势后翻,稳稳站在擂台一角。

    二人神情凝重,云风看出那人确实打算对自己下杀手,壮汉也察觉到少年的难缠。

    现在二人都没了兵器,这种局面实际上对云风更加有利。

    稍作调息后,二人不不约而同扑向对方。

    壮汉讶于云风肉身之力居然不弱于他这个曾经的离合境,云风也对壮汉的格斗技巧感到诧异。

    云风的搏斗术是他不断与妖兽搏杀磨炼而得,虽然每逢危机小黑便会出爪救他,但是这死斗的技巧可是实打实的。

    而壮汉的本事更像是针对人的身躯,虽然可以看出他有些力不从心,但是招招直逼要害,让云风只能拼命防守。

    壮汉忽然攻势一变,四周灵压汇聚,一记直拳打出,云风手臂格下,灵气伴随着拳劲在他的体内猛然爆发,云风嘴角溢血,要不是自身淬血锻骨无比圆满,这一招肯定能直接废了他。

    这一招的威力远比木灵阔剑的劈砍要更加可怖,毫无疑问是一门相当上乘的武学。

    “能吃下这记苍莽劲,你可真是个怪物!”壮汉心头巨震,苍莽劲是汲取天地万物之力以壮拳劲的超绝武学,平时兄弟间切磋打闹他都不敢随便使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同境之人能接下这招。

    而云风更加难受,被打中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血骨与灵脉甚至都微微扭曲,天地大势向自己碾压而来,这是一种根本无法言明的疼痛。即便云风恢复速度够快,但是照这样下去,他不被打死也肯定会被疼死。

    他最大的弱势便是无法动用灵气,幸好他的肉身远远超乎常人,才能够坚持至今。

    云风警戒着壮汉的右拳,完全想不出能够破解这种局面的对策。

    下一拳蓄势极快,云风只好孤注一掷用左肩,刚好趁此机会再学习天工古卷。

    云风顺便询问了一下灵根草的服用方式,得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讲究后也放下心来。

    铁鹰走后,云风取了些灵根草熬进粥里,数日进补之后,张伯总算引灵成功,从而踏上了修途。

    不过张伯已经错过了修行的最佳时机,而且本身天赋也低,想更进一步只能凭药物堆积了,否则的话,这幅身体连淬血与锻骨都无法渡过。推荐阅读tvhttps:/

    不过好在张伯的呼吸困难总算是缓解了,滞留柳州城的一大阻碍也算是完成了。

    半月之后,云风叼着一根灵根草,躺在床上闭目研读天工卷,古卷印刻在他的神识里,故而看起来像是睡觉一般。

    灵根草还剩下颇多,他每天含两根,现在也可以确认,这东西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半月研读,云风对上古之道又了解了许多,上古巅峰时期说是炼器的时代一点都不夸张。

    内火之法虽不如模子铸造来的快,但是胜在方便,各种细小零件都能随心如意造出来。

    玉简传达给他的不仅有文字,也有那时的铸品图像。

    整座天庭就是一件庞大的法宝,它由无数零件组成,其内机关傀儡层出不穷。

    而且由于内火的随意性,整座天庭雕梁画栋瑰丽无比,丝毫不比建筑名家的作品差。

    甚至它的每一个部件都精巧无比,那是世上最为精致的美,每一个炼器之人都必然神往的境界!

    云风感叹大道浩渺,然而对于炼制的过程却有心无力。

    云风不知晓的是,上古时代的天域是炼器的巅峰,古天庭可以说是炼器一道的代表,对可以说是毫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