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耽误了工作,但是赵店主可不觉得吃亏,目睹了这一番神奇景象,足够他吹一辈子了。

    傍晚时分,云风与张伯在客栈的房间里吃饭,张伯听云风讲述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这是我家小少爷,年纪小小就已经尘微境了!’以后我这么讲,就不用怕别人脸色了吧。”张伯开怀道。

    “嗯,不过我听赵叔说,要是能有些奇花异草什么的,或许张伯也能踏入修途。”云风心中依然想着报答张伯,救命之情可不是一般的帮助。

    张伯摇摇头,轻笑着说道:“不用不用,一把老骨头了,要是寻着了你自己用多好,况且我哪怕入了修途,也没有这个天赋。”

    云风闻言一急,劝道:“可是我也用不着啊,我的天赋根本没有必要用这些东西的,哪怕没有天赋也能增长些寿命啊。”

    张伯拗不过,只好依了,反正老少二人忙于生计,倒也是没什么机会获取什么天材地宝就是了。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云风将所闻告诉张伯,二人不约而同地嘴角一抽。

    照这么看九枚玉简本应分散各地,此时居然都摆在这个平凡无比的包裹里,真可谓奇了。

    唯一的遗憾是,通天塔三卷不在此处,玉简似乎只是类似凭证或者说是钥匙,但通天塔现在在哪便无人知晓了。

    “张伯,你的祖辈难道不是什么厉害的修士吗?”云风疑惑道。

    张伯同样大惑不解:“我怎么可能连自家祖宗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可真是怪了。”

    眼看没有线索,云风随手向古玉中注入了些微灵气,也就在这一瞬,异变陡生。

    九块玉简竟是被吸附到古玉上,就连云风手上的玉镯也有微弱的感应。

    云风立马将灵气抽回,这股吸力也就此消散。

    老少二人对望一眼,皆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云风傻笑着说道:“太巧了吧,莫不是那自称天帝之人刚丢出去,玉简就被这个东西吸上了。”

    “不过这天舟又是什么东西?”张伯纳闷道。

    “天舟据说被藏在山河图中,山河图估计便是那副地图了,应该是传说中的空间法宝。至于它为什么也在,想必是被玉简飞过去时顺便带过去了。”云风思索一番后说道,至于上古势力天庭的遗址,云风根本没有探查的想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它的位置怎么可能丝毫未动?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去,老少二人才结束他们的交谈。

    除了天帝九卷以及灵舟以外,他们还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比如这片天地的构造格局,据天帝卷所言,世上有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域,然而就赵叔所说,这片天地自古只有天地洪荒四域。

    如果天帝卷所言不假,那么在无比久远之前发生过一次天地大劫,这也是天庭封禁的原因。

    更荒唐的是,那一次劫难的时间似乎与历史所传的“万仙飞升”吻合,这不是就很奇怪了吗?

    具体如何,云风的层次肯定无法了解,但是至少他对这个世界的过去已经比大多人了解得更多。

    天帝九卷中也有对修行境界的描述,那时称灵元境为灵始境,而尘微被灵初境所替代。

    灵初修行方式被称为孕灵,那时主张初入修途的修士们多去游历,观想天地后用自己的心念一点点浸染灵轮。久而久之,便会凝成属于自己的种子或卵,之后以天材地宝或器物为祭,诞生之后便取谐音为“韵灵”。

    这种修行方式与现在最大的不同便是韵灵的灵性,不同于仙藏,韵灵拥有自己的灵智,性格也与主人相象,便宛如修士的孩子般。

    但是心念受许多因素影响,要比仙藏不稳定得多,而且韵灵对灵觉与天赋的要求非常高,并不能说比仙藏更好。

    此刻云风正泡在客栈的浴池中,沉思着今天的所得。

    连他自己都觉得他是不是有仙人庇佑,天帝九卷、山河图、怪异古玉还有灵舟,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拿到手了?

    知悉了古时秘卷与修行之法,自己还有颇高的天赋,修行的未来岂不是一片坦途?

    而且自己身上还有不少连他都不了解的地方,左臂上的“川”字抓痕,伴随着手腕成长的玉镯子,还有胸前的龙形纹印,说不定都是自己的机缘所在呢。

    他小嘴咧着半躺在浴池里,浴池进水口有灵阵加热,故而水一直能保持着温热,云风快活得都不想起来。

    “轰咔!”

    空中忽地一道惊雷炸响,声音将云风的耳朵都震得嗡然做响。

    云风在石池里浑身一震,陡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霎时便没了洗澡的兴致。

    ......

    第二日,老少二人依旧在云琅轩帮工,今日也是副城主约好的提货的日子。

    清晨时分,一个富态中年来到云琅轩,赵叔早早便在门口侯着,自然认得那是副城主,他眼看四下无人,赶紧将副城主带到了里屋。

    “大人,您怎么一个人来了?”赵叔有些心慌,盖因副城主虽然修为尘微,但是实力却只能等同灵元境圆满的存在。

    富态中年眉头一皱,微怒道:“什么意思,本副城主出行也需要你指手画脚了?”

    “不敢不敢!”赵叔连忙俯身致歉。

    “货呢?”富态中年傲慢开口。

    没等赵叔吩咐,云风便很机灵地将甲胄取了过来。

    “新来的?”

    “是的是的,还没干几天活呢。”

    富态中年闻言眉头又是一皱,还没等甲胄递到手上便怀疑道:“先确定一下,这副青铁甲是你亲自制作的吧?”

    赵叔那还不理解其意,立刻捶胸保证道:“我以这条贱命发誓,每一个部件都是亲手制作,绝无偷工减料!”

    富态中年没有回话,而是结果甲甲胄细细端详起来,只是甲胄的分量险些让他托不住。

    他面色一青,什么意思?一个小屁孩拿得动的甲胄我居然托不起来!不过他也不好意思当场发作,只能隐隐瞪了云风一眼。

    检查一番后他才满意地微微点头:“还算不错,这是报酬。顺便提醒一句,最近做人做事不要太张扬了,城里来了许多大人物。”

    赵叔连连称是,送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