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不知年月,毕竟生活略显单调。

    一年多过去,荒村平静的日常也将被彻底打碎。

    时值盛夏,对荒村而言并不是适合打猎的季节。烈日之下,从荒村到大妖山这不短的距离便要消耗许多体力。

    马匹也会疲累,至少在烈日下肯定要耽误许多时间休息。

    故而村人们除了忙农活,大多窝在家里做些手艺活,街道上也能看到忙碌的人们。

    长街被宽大的雨篷遮蔽,倒是阻挡了不少日光的侵袭,因此村人们才能不惧酷暑。

    午后的荒村显得很是静谧,除了叶歌蝉鸣以外几乎没有多余的声响。

    然而在今日却传来了一声极不和谐的音符。

    “铛,铛铛铛。”

    这是村口的铜锣,有急事召集才会使用。

    刘老三走出屋门,大大伸了个懒腰,看起来伤已然痊愈。

    他握了握指节,发出清脆的声响,烦躁道:“哪个混蛋敲的锣,老子好好的午觉呢!”

    哈欠打完,他不情愿地慢吞吞走向村口。

    刘老三抵达之时,村口已经围满了人,众人神情都相当焦虑。

    铜锣旁的青年上身赤裸,有着明显的日光灼烧的痕迹,他身旁的马匹跪坐在地上,二者都沉沉地喘着气。

    刘老三这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那人应是这一周哨点轮值之人。

    “让一下,都让一下。”他一边喊着一边拨开前方的村人,冲至那放哨之人身前。

    “怎么回事,是大妖山发生了什么吗?”

    那人汗如雨下,眼睛之中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喘气道:“大...大妖山......妖兽...妖,呼呼,兽潮!”

    刘老三一把扶住那村人,满脸惊恐道:“兽潮!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个时候。”

    “我...我们。”村人说得很是吃力,刘老三立刻解下腰间木壶,一边喂他喝水,一边轻拍着其后背。

    那人缓了一会,凝重道:“整座山,整座大妖山前,全是猛兽妖兽,其他村子的人,也全都,撤回来报信了。”

    “原因呢,有头绪吗?”

    “这些日子,经常看到远处天边有奇怪的光,山里也好想一直都在异动!”

    “不好!”刘老三握了握拳,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如果原因如他们上次猜测的话,这样的兽潮根本不是数百村子的力量所能够抵挡。

    村民们也都慌乱不已,毕竟绝大多数人都对此束手无策。

    “村长,劳烦您去其他村子问问情况,我现在立刻找人去城里求援!”刘老三说罢,人飞也似地离去。

    现在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拦,虽然事发之前有过征兆,但习惯了如此平凡生活的荒村之人从未预料到今日的情况。

    兽潮一旦发生,威胁的可远不止四十九村,更何况此次与其说是兽潮,不如妖潮更为贴切。

    荒村目前有四百四十一村,按照地理位置来看,妖潮整体进攻过来需要冲破四五层长街。

    盛夏时分,良马也,就是我们所有战斗人员与工人前往第二长街备战,同时村子里做好接纳难民伤员的准备。”

    众人沉默,虽然麻烦,但是却是最有效的方法了。tv手机端https:/

    夜晚的四十九村,或者说是第一长街,晚风习习,吹来的不是万家灯火,而是成片的泪水与悲咽。

    要前往第二长街的人们与家人告别,也有选择一起前往的,不过对防卫无益之人自然不允许随从前往,毕竟长街的空间有限。

    第二日清晨,众人熬夜收拾好了行李,将村中所藏的素材装上四轮车,一行人出发前往第二长街。

    手脚利索的工匠们由巡逻队员们先一步骑马带走,剩余的队员则负责尽快将材料送达。

    因为目的地相近,所以也偶尔会与其他村子的运输队相遇。

    其他的村子的队员们真可说是鼓足了吃奶的劲,几个人一块儿拉着一辆满载材料的大车,满面通红、大汗淋漓地快步前进。

    而四十九村却大有不同,云风一人挚着一小捆粗麻绳拉着车队,闲庭信步般走着。

    闲适的样子并非是做作,而是四轮车做工粗糙,运货也多,为了不损坏材料才刻意控制了速度。

    以至于还未至第二长街,云风的英姿已然烙印在众人心中。

    “呼呼,嗯?这,这是人吗?”有其他村人惊道。

    “老天,这一个人能干几个人的活啊。”

    四十九村的人们不置可否地一笑,这一年多以来,云风早已成为队伍的核心,他现在的力气可以说徒手打死妖兽都不成问题。

    云风拉车,众人在一旁防止材料散落,不多时便抵达了第二长街。

    长街上有些冷清,本来便在这条长街上的工匠们大多前往村外筑造,其余的也在工坊里赶工。大街上行走的多是半夜便出发的村人,其中还是第三长街的居多。

    现在众人正忙着分配住房,要是来得晚只能扎帐篷甚至打地铺了。

    刘老三和老王是带人先行抵达的,房间自然已经分好,二街留下的帮工带着云风一行人来到住房,显然先来的都不在屋里。

    行李安放完毕,云风一人留在屋里,其余人都去整理搬运材料了,云风在四十九村也没做过这些事,故而一人留了下来。

    太阳尚未落山,天边也已染上一抹红霞,都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放在今日却是不合时宜了。

    倒不如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更为贴切。

    云风虽然年纪尚且幼小,然而看起来却像是个十来岁的少年,那望着窗外愁绪满面的样子倒是显得更成熟了些。

    “外街之人还在边退边打,我们这边为了不扰乱队伍,只能负责接应。照这样看,兽潮突破过来最慢也不会超过明晚了。”

    墨云风拨弄着素白的长发,心中纠结莫名。

    “只有一天多了,我到底是练还是不练。”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云风一年多,而现在正是做出选择的时候。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