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

    “头好疼......”

    “好像有光......”

    少年伸出手去,隐隐能看到自己手臂的轮廓,右手握了握,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少年费劲地支起身子观察四周,他躺在古拙的木床上,被褥有些陈旧,但却还算是干净,屋里有一股独特的清新气息。

    “你醒啦。”身旁的老人和蔼地喊道,不过少年也没有注意到他紧张的神色。

    “嗯......这里是?”少年有气无力地问道。

    “这里是荒村。”老人很快便答道。

    少年心口一痛,只觉得这个名字无比熟悉,口中喃喃着:“荒村......荒村......”,然而什么都没能回想起来。

    “我们这里地处荒域深处,因为太过荒凉,所以就叫荒村了。村子按序编号,像我们村子,就是第四十九村。”老人搬了条长木椅坐在床边,十分细致地解释道。

    少年皱了皱眉,口中发出“唔......”的声响。

    “小家伙是哪里来的,我发现你时便躺在我家田里。”老人询问之时明显有些心慌。

    “不记得了。”云风摇头道。

    “不记得?那名字呢?”老人诧异道。

    “也不......不...好像,应该是云风。”云风捂着脑袋应道。

    老人托着腮,思索着附近有没有云姓之家,然而却没有丝毫线索。

    “我们这儿好像真没姓云的,看你身行头,想来是远方的大家族的公子吧。”老人沉思片刻,最后几乎确信道。

    当然有一点老人并未说明,从荒村到最近的城镇隔着无数山林,有着近五千里的距离,哪怕是村里养的骏马快也要数天才能抵达,这还是在牺牲掉马的最理想情况下。

    这个世界上,成人一步约为二尺,三尺见方计为一方,三千尺为一里,三万里为一厓。因此五千里的距离,不可谓不远,至少他不相信这样的距离能由一个稚童独自跨越。

    此时老人心中想着:这孩子会不会是正在躲避其他大家族的追杀,随行之人为图保全这个孩子,所以故意丢在自家门口。

    这种说书人口中的剧情要是真在自己身上发生,那可是天大的机缘。倘若家里人通过某种手段找过来,再不济等孩子长大自己寻回去,那肯定会感恩于他。

    不过即便不是这样,也不可能见死不救,互帮互助是荒村的村风。

    毕竟大家数百个村落都是这样同心协力,方能延续至今。

    老人摸了摸云风的白发,安抚道:“孩子别担心,兴许家里出了什么事走散了,你先在我这里住下,等事情办好肯定会回来接你的。”

    “嗯。”记忆破碎的云风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毕竟是老人救醒了他,想来也不可能会害他。

    便在这时,云风的肚子里传来“咕”的声响。

    云风尴尬一笑,情绪也平缓了不少。

    “呵呵,都睡了这么久,肯定是要饿了,我去提前准备晚饭咯。”老人离去,云风闲坐不住,便好奇出门一看。

    家门朝向一条长街,长街地面铺着零散的碎石砖,想来是为了雨天通行方便。

    天色微沉,长街上隐隐有着些许光亮,虽然微弱,但是倒显得温馨。

    长街不知延伸到何方,不远处可以望见数座小山,山上是村中各位的梯田,大概就是村人们赖以谋生的手段了。推荐阅读tvhttps:/

    “娘亲娘亲,那个大哥哥是谁呀,长得真漂亮。”此时一路过的小丫头道。

    “想什么呢二丫,从小就想着男人,当心长大变成隔壁村那骚狐狸!”其母严厉斥责,然而转头的瞬间也瞥见了墨云风。

    “咦?老张头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个漂亮娃娃,就是感觉有些病恹恹的?”妇人纳闷道。

    “啊......我......”墨云风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哟,这不是王小妹和二丫嘛,这孩子是我其他村子里亲戚家的孩子,爹娘要去大城镇搏一搏出路,便把孩子寄养在我这了。”老人听见声音,笑着出门解释道。

    “喔唷,那算是白赚了个漂亮孩子,真是福气啊。”

    “哪有什么福气的,只是又要遭罪咯。”

    二人相视而笑,告别离去,只有那小丫头还气鼓鼓的,埋怨其母无端指责于她。

    老人四下巡视,眼看没有人注意,便扶着云风回了屋里。

    “这样可不成,你这相貌可太显眼了,村子里有些人可讨厌大城镇的人了,得给你重新准备套衣服。”老张自语。

    “这样,饭菜在热着,你看着别糊了,我去找人改衣服去。对了,暂时你可别出门了。”老人叮嘱一番,便收拾收拾离去。

    云风呆呆地坐在炉灶旁,看着氤氲的雾气愣神,光滑的锅盖上隐隐倒映出他的容颜。

    “我很漂亮吗?”他看着锅面上的自己,星眸皓齿,白发如仙,确实不似凡人,更不要说与荒村的村人们相比了。

    然而下一瞬,那迷茫的面庞忽地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头微微一歪,似乎在和自己打招呼。云风吓了一跳,从板凳上跌坐下来,然而他揉了揉眼睛之后却一无所获。

    “怪事,是我眼花了吗,大概是失忆的后遗症吧。”云风心中自语,便将此事抛于脑后。

    不多时,老人归来,笑着说道:“明早就能去取了,还好备好了料子,倒是没花费多少。”

    锅盖揭开,热气蒸腾,看来回来的正是时候。

    墨云风小口喝着热粥,一边夹着小菜,露出了满足的神色。tv手机端https:/

    “小家伙,口味可还能接受?”张伯边吃边道。

    “嗯!很不错。”墨云风夸道。

    老张头呛了一口粥,讶异道:“咳,还以为我这粗茶淡饭你未必满意呢,你吃得惯便是最好。”

    墨云风自然不会对这口味不满,毕竟曾经的味觉所记住的都是些苦口良药,墨祖纯粹按照古方子调配的药膳,加之手艺有限,口味确实并不出众。

    云风着实饿了不短的时间,听张伯说锅里还多,便接着一碗碗吃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