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并没有任何人迎接,甚至远远望过去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时间回溯到不久前——荒村中,云龙王盘在村中心的石碑之上。众老围在一旁,其中还有不少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事情就是如此,你们怎么看?”天龙开口,尽管其身缩小了很多,但仍然威武不凡。

    墨祖颤巍巍地捏着胡子道:“所以,那,真的就是魔了吗?”这怀疑的语气中,分明能听出他内心的恐惧。

    “不要自欺欺人了,其实,你早就察觉到了吧。”花老神情凝重。

    “可......”

    “没什么可是,这可是关乎未来人族的大事!”花老打断了墨祖的幻想,显然这事由不得他狡辩。

    “你们两个都冷静些,神棍也都醒了,问问他怎么看。”颜姨插话道。

    “别问我,我是真的怕了!”神棍抱头退了几步,神情夸张。

    “你是不是脑子被雷劈傻了。”颜姨嘲讽。

    神棍冷眼瞥着颜姨,哆嗦道:“呼,我要是活着,也肯定被劈死了!别说我没劝过你们,这个孩子的身上缠绕着莫大的因果之气,我完全无法看穿丝毫,要是牵扯过深,当心回不了头!”

    神棍当初被雷劫伤及神魂,若非这座遮天仙阵,他必然魂飞魄散。

    “嘿嘿,老家伙比当年还要怂。”赤老嘲笑道。

    他这不说话倒好,一开口便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天龙那硕大的竖瞳和众老的目光尽皆聚焦在他一人身上。

    “说起来,另一个孩子好像是你的后辈。”天龙疑惑道。

    赤老尴尬地咳了一声:“咳...这,不关我家那孩子的事吧,我家孩子人如其名,天真无邪,和魔没有半分关联!”

    众老都知道无邪的事,云龙王也从他们的神情中猜出了许多,于是转向神棍,凝声道:“那魔化少年你推算不得,那赤发孩子呢?”

    “也是有着莫大忌讳,我原先以为是他拥有神秘的无上体质,故而命格层级太高导致我推演不能。但是我最后的推演中却发现,这两个孩子的互相的劫运相连,所以干扰了我的推演。”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别再问我了,再去推演也是绝无可能,你们要知道我从昏迷到现在,神魂一直在碎裂与重聚的循环,若不是想要善始善终,我便放弃聚魂了。”神棍闭目,决然不会再去深究。

    “人族的希望,将从此处出现,那么这个希望,到底指的什么?推演天地,推演的是势,与人的无限可能性不同,天命难改,那这究竟是怎样的预兆?”云龙王龙首朝天望去,沉凝道。

    此时一位紫袍老人厉声道:“说到底,我们要关心的是人族的未来,当妖劫临世,他们二人若是唯一的生机,那便没有选择!妖劫若能渡过,之后发生之事也与我们无关,至于他们二人,妖自除之,魔自斩之,是生是死由他们自己决定!”

    紫袍老人的话语一针见血,众人担心其神秘的魔之力,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会成为弃子。

    魔与人与妖皆不同,如果说世人所谓的修仙是摒弃所有的杂念而一心问道真仙,魔修便是忠于自己单纯的欲望,追求纯粹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全然不顾何为道德。

    而一朝入魔,心便会越陷越深,直到忘却自我,最后怀抱着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成为了高喊着除魔卫道之人的功绩。

    然而那些意图覆灭人族的妖们,才不会管什么仙修魔修,因此魔修成为抵抗妖劫的力量也不是没有可能。

    短暂的静默之后,云龙王缓缓开口:“但有一点得先明白,并非所有妖族都与人为敌,也有许多能够交涉的存在。然而魔修随着修为的增长,最后必然会成为天下生灵的公敌。”

    “等等,云风的性格各位有目共睹,那股力量正体不明,还有多年前那场神秘现象的因素在,兴许他不会真正入魔,以凡人之躯驾驭魔之力量,理论上并非全无可能。”墨祖找机会解释道。

    云龙王瞥向墨祖,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我们可以好好引导,事在人为!”墨祖趁着众人没有回应,继续为云风辩解。

    花老摇了摇头,叹气道:“也罢,也许是我们活了太久,都不懂得变通了。皇老哥说的也是,反正走一步算一步,是祸是福便听天由命了。”推荐阅读tvhttps:/

    随后众老陷入了沉默,原因无他,众老皆是感知到了两位少年的归来,但是却都无动于衷。

    墨云风与赤无邪相互搀扶迈入村口,这凝重的气氛让他们心里更加慌乱。

    直到二人行至墨祖小院旁,墨赤二老才把他们接回家去。

    临别之际,墨云风看到荒村上空一条天龙乘风而去,其琥珀色的竖瞳深深地看了云风一眼,让云风心里一颤。

    “别看了,回屋再说。”墨祖轻拍着云风的肩膀,将他带回院中。

    云风回到院中,随后墨祖的问题更是让他惊慌失措。

    “现在就我们爷俩,你告诉墨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云风吓得眼角溢满了泪花,颤声道:“当时,我好害怕,我不想死,然后就看到了他。”

    “他?他是谁?”

    “不知道,当时我周围一片漆黑,而他在牢房里,说只要我摸一下就能让我活下去。”

    “然后你便摸了,于是获得了庞大的力量却迷失了自我。”墨祖表情严肃,甚至有些凶狠。

    “不,不是我,我摸了之后就失去意识了,只能隐约感觉到身体被操控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墨爷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少年越说越急,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

    墨祖皱眉,以他这等修为,自然能够辨明撒谎与否。可这事若为真,便更加超出他的认知了。

    “这种力量,你以后再也不准用了,倘若你面对的不是妖兽,而是人呢?”墨祖警告道。

    “不会的,赤无邪他就没有什么事。”墨云风并非是想要和墨祖个秘密,关于我的功法。”说这话时,赤老的气势显然没有以往那么足。

    墨祖眼睛一瞪,神情说不出的惊讶道:“万年过去,你这会终于忍不住了。”

    “啧,还不是怕你们数落我,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赤老一撇嘴,从袖中掏出一枚玉匣。

    匣子里保存着数张古旧的纸张,虽然其上弥漫着久远的气息,但保存得倒是相当完好。

    一来它本身的材料应当便极为不凡,二来也是赤老保存得很是小心。

    “虽然都是书页,但是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