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赤无邪在乒乒乓乓的打铁声中缓缓醒来。推门而出,入目所见的是庞大的阴阳池,和正在赶工的赤老。

    “老祖,您在做什么?”赤无邪也不顾洗漱,好奇地前去一看。

    “哦豁,小子醒啦,老夫在给你做工具呢!”赤老得意道。

    “工具?”

    “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小锤子了,总得给你做个能拿的起来的。”赤老应道,这也是因为上次险些伤着云风,这次算是长了记性。

    “那其他这些又是什么?”赤无邪指着台座旁的那些像是钳子,还有怪异圆环的工具疑惑道。

    “嗯?你父亲没教过你这些吗?”赤老也是一愣,照理这并不应该。

    “应该,是没有吧,我看族中前辈炼器,除却手甲以外,中的大智若愚?”

    墨祖头大,但这问题显然必须尽快解决,他稍加严肃道:“当初你如何感悟风意的,好好想想。要让灵气顺从于你,跟随你的意志行动!”

    云风被墨祖拎在手上,心神再次沉浸于天地,“情感吗?原来灵气也是有‘意’的啊。”调整了状态的云风这次果然见到了不同的光景,不过却是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

    云风的视角里,周围的灵气似乎都在颤抖,而且越是靠近自己便波动地更加厉害。就像是千万臣民跪伏于君王之前,而君王之命,谁敢不从?故而纳灵入体会出现这种情形,不是抵抗,而是恐惧,它们唯恐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于是乎无比卖力地执行命令,当然程度会有些过了。

    云风心神沉入的同时,灵气的感觉也更加强烈,两股意念接触,灵气自然不由自主的伏身于下。此时的墨祖忽地生出一种无比荒唐的感觉——手中的少年,是主宰灵气的君王。

    这种感觉在云风初入修途时也出现过,不过那时是对云风能够挺过厄难的激动,所以未能察觉得到。但这次不同,因为太明显了,万灵朝拜,甚至他感觉自己所在之地便是天地的中心。

    哪怕是他修为高绝无比,也从未有过这等体验。

    “九玄太源体?有这么强吗?最近我是怎么了,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墨祖心底苦笑,这种天赋,或许连恐怖二字都不足以形容,云风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实在让他羡慕而又不知所措。

    在墨祖思绪凝滞的之时,云风再次尝试引灵,这次他命令灵气放慢些速度前来,果然能够完美地驾驭住。

    墨祖察觉到手边的动静,终于回过神来,结果愣愣地看着云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云风偷偷抬眼瞥了瞥墨祖的表情,然后头低低垂下,心想果然如此,这次确实让墨爷爷失望了,肯定得不到表扬了。

    墨祖将云风轻轻放下道:“自己运功纳灵去吧,天赋这么好,以后要懂得举一反三才是。”说罢转身离去。tv首发

    云风大眼睛眨了眨,而后轻“嗯”了一声,自己这次做的确实不好,以后一定注意!他心中如此想着,更加努力地练起功来。

    墨祖坐在花架旁的石桌边,一个人默默出神,灵花灵草们耸拉着脑袋,这大抵是数万年来第一次忘记浇水的早晨。遮天仙阵下它们无法开启灵智,当然没法开口提醒,所以只能弯头盼着,当然,这并没有用。

    此时的墨祖不像是一个修为通天的修仙之人,倒是更像是垂垂老矣的凡人。在这虚伪的天幕之下发生的一切,早已超乎众老原先的预料,是好是坏?又是祸是福?谁知道呢。

    就像是未知而神秘的墨云风,也像是大劫迫近的世界,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把握不住,这种感觉他体验过——那是前一次妖劫降临上古墨家,他只能无助地逃跑的时候......

    然而,有一点很是巧合,赤老躺在阴阳池边的躺椅上,呆呆望着天。心中喃喃:我知道我天赋一直很不咋地,当初不是那个奇遇,那本古籍,我怎么也不可能走到现在这步。但是,这小子也太奇怪了吧,是时代变了吗,还是......我是真的蠢?

    要是墨祖在一旁,肯定会嘲讽:“没错你就是蠢。”

    赤无邪对赤老的异样浑然未觉,他双臂交错于胸前,眉头微皱,正在思索着赤老给他出新的难题——空灵石具有极高的导灵性,因此在锻造时万不可注入太多灵气,这样有风险不说,还会影响空灵制品的质量。然而燃烧力度越大,灵气聚集也越多,那么如何在安全稳定的情况下给空灵石提纯,并且制作出高品质的纯空灵器物?

    “有点难呢,安全的话可以不用太重视吧,反正老祖传下的极天淬身这么厉害。唉,到底怎么办呢?”

    半月过后,赤无邪眼睛猛地一亮,小手一拍台子,兴奋地直奔赤老:“老祖!我终于想到了!”

    “噗!”赤老一口百草酿喷出,霎时四周便弥漫着一股香甜的酒味。“你说啥?”

    “老祖,我想可以用千年以上的噬灵木制造台座中心,台座边缘用寒封石制作,台座底部为柱体,核心材料为元晶,外面用黑银箔包覆。”

    “这样只要开启寒封石,就能隔绝外界火属灵气,而后用元晶中事先保存的灵气燃烧精炼,稳定控制火温,只要技巧够高,就能做出极高纯度的空灵器物。而黑银箔的绝灵性可以保证元晶中储存的灵气不会轻易流失,补充灵气的时候再拿掉黑银箔就好了。”

    “不过虽然制作材料不难收集,但是耐用性肯定不会多高。如果用当今的锻造技术,辅助一些特殊的器符,刻画一些灵阵应该就更加圆满了。只是这些我都不懂,具体如何还是得到外界研习一番了。”

    赤老嘴角一抽,眼睛瞪得浑圆,这是什么神奇方法,制作一个专属锻造台?赤老的本意是让赤无邪受点挫折,炼制空灵石可以用特殊的妖火和道法完成,这点可是曾经时代的创举。

    而赤无邪的想法不可谓不巧妙,以锻治锻,虽然锻造台的设计还有诸多瑕疵,但是这种思路着实难能可贵。

    赤老小酌了一口百花酿压了压惊,点头道:“算你还有点小天赋,不过虽然台座材料并不珍稀,但是空灵石却是难得,哪有那么多机会让你去练习,技巧可是建立在大量的损耗上的,这点还改善!而且空灵石与道有关联,这点你无法理解所以我并没有告知,以后等你修为到了再思索思索哪里有所疏漏。”

    赤无邪可不蠢,作为一个快到五岁的小修士,怎么看不出赤老开头的震惊,于是乎佯装懊丧,实际上心里可不得意。

    当然他心里其实还有个想法,不过因为太不靠谱,故而并未说出。那是在不远的未来被誉为“天锻”“仙锻”的设想——雷锻之法,虽然构想由他完成,不过实践却是另有其人。

    不久过后,兴奋非常的赤无邪漫步于荒村之中,却不经意间瞥见一只禽类妖兽。

    “咦?怎么会有妖兽混进村子里来了?不过正好,又可以吃烤肉了!”赤无邪目露精光,一把手便将那只小青雀捞了起来......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