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乌凌于苍穹,宛若煌煌大日。

    除了身负赤家血脉之人,尽皆感受到一股无法抵御的热浪。

    苍穹之上,圣灵开眸。

    “原来,是赤家劫,而非天地劫。”众人只听得一声朦胧的叹息,便觉得恐怖无比。

    对方并未抑制出声,而下面众人却无人听懂,这说明什么?

    那是道语,一言一语皆含道意,并且其意要远超在场之人。无论那是否是真正的金乌,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下方无人能敌这尊圣灵,即便一拥而上也毫无胜机。

    那华服宗主抹了抹满头大汗,慌张道:“溜,分头溜,赶快!”

    不仅是他一个宗门,联合内短暂的嘈杂声过后,所有势力都急急如丧家之犬,然而事情显然并不可能如他们所愿。

    “便是尔等,打扰了本尊的安眠吗?那便,化为灰烬吧,狱火撩天!”

    赤家方圆庞大区域尽化作火海,耀目的金焱席卷而上直奔苍穹,地面的火焰如布帛一般翻卷起来,然而草木虫兽竟然不曾受到一丝伤害。

    天火与地火相合,化作天阳城上空一尊大日,大日之中依稀能听见绝望的惨嚎声,当然不会得到任何的回应。

    金焱缓缓燃烧,大日也不断消逝,直到城上清明一片。甚至,连灰烬都未看见。

    “真弱,无趣。”金乌不屑的喃喃道,它的眸光转向赤家众人,旋即诧异道:“赤家,怎么这么弱。嗯?极天淬身的境界为何都如此之低?罢了,时间有限,那便让我好好督促督促他们。”

    ......

    荒村内,神棍沉思:“果然,那才是应劫之人,不过他的命理也颇为古怪,也是一片朦胧,算了,那时候也与我无关了。”

    “老伙计们,快过来瞅瞅我这后人体质。”远处赤老拽着少年飞奔而至,神情颇为得意。

    放下心来的赤老细细观察了一下那后辈少年,立刻发觉这是捡到了宝,便立马跑来向众老炫耀。

    “见过各位前辈,我叫赤无邪。”少年自我介绍虽有些紧张,但是倒不是很拘谨,可见未来或许也是个豪迈青年。

    花老绕着赤无邪转了几圈道:“无邪,你可曾引灵过了?”

    “这是花老,专注药道和丹道。”

    “花前辈,我在家族中时已经引灵过了。”赤无邪答道。

    “运灵试试。”花老说道。

    赤无邪缓缓吸气,然而天地间却平静无比,若非众老灵觉非常,可能并不会发现眼前的少年正在引灵。动静小并不意味着灵气量少,甚至引灵的量除了云风,众老也从未见过足以与之相比的。

    “毫无痕迹?”

    “这可奇了,要是像我们这种老怪物这样倒是并不奇怪,可一个还在引灵境界的少年能做到如此着实令人震惊。”花老开口道。

    “话说回来,花老头子你看出这孩子什么体质了吗?”颜姨好奇道。

    “光这样我怎么清楚,至少肯定不是凡体,孩子你初次引灵之时有什么异象吗?”花老问道。

    “我......我......”赤无邪双拳紧握,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咬牙道:“就是因为我的引灵,才让家族成为众矢之的!”

    “嗯?怎么回事。”众老皆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三年前,那时我不到两岁,父亲觉得我资质尚可,便让我早些尝试引灵。那天我在自家的院子里按父亲所说准备纳灵入体,父亲也是不想太多人知道,所以时间选在了夜里。”

    “然而就在我运转功法之时,天地变了,整片夜空变得鲜红,连月亮都变成了血红色,还有很多诡异的纹络。即便如此,功法也不能半途停止,可不知为何,我的纳灵竟然吸收到了血色的灵气。随后我的意识便逐渐变得奇怪,再之后我就暴走了,不过具体如何我也记不起来了。”tv首发 / https:/

    众老不是傻子,即便没有花老那样的医道水准,也能判断出一人的骨龄,云风今年大概也就是三岁左右。

    云风悠悠醒转,大眼睛忽闪忽闪,迷茫地望着正盯着自己的众老,只觉得气氛有些可怕。

    墨祖挡在云风身前,蹲下身来问道:“方才是怎么回事?”

    “我......我好像想起来一点点东西,大概。”

    “想起什么了?”

    “血红的月亮,漆黑的天空......就只有这点。”云风捂着脑袋答道。

    “看起来也是由于体质的特殊在那夜发生了异变。”花老思索道。当然,没人会怀疑,没人敢想象,那一夜的天地异象怎么可能是由一个刚刚出生毫无修为的婴孩引发?

    众老放下心来,赤无邪也渐渐生了些同病相怜的同情感觉。

    正在众老沉凝之时,赤老还未从先前神棍的异状中走出,许是他神经大条,这次却比众老发觉地更早。

    “你们想过没......为什么神棍体内有苍天劫威,但是......却没有天劫之兆?”赤老沉声道。

    众老眼睛猛睁,其中关窍他们如何不明白,遮天仙阵屏蔽天机,当然此阵并不完整,故而有劫威落下。但是这等天劫怎会不伴随天雷降世?这等磅礴天威,附近妖族肯定有所察觉,而它居然半空消散,这岂不是更加诡异?

    “要糟!”墨祖抖眉道。

    “到头来,是我们自己,开启了妖劫的倒计时吗?”花老苦笑道。

    “唉!”墨祖一声长叹,颓然道:“至少以后不用猜测妖劫何时爆发了,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吧。”

    众老历经数万年,心境自然不差。两位少年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既然众老不慌不忙,他们自然无需担忧。

    赤老也很快回过神来道:“阔老头,你还没告诉我我家小子是什么体质呢!”

    花老此前可谓是众老之中最富有的存在,赤老不服气炼丹炼药比他炼器更赚,故而每每称花老为阔老头。

    “唔......感觉像融灵体,不过估计发生了不得了的异变,天赋完全不可比。也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不曾听说过这种体质。”花老道。

    赤佬神色得意,拍了拍赤无邪的肩膀道:“小子听见没,你的体质可不是坏事,以后肯定是个小怪物!”

    赤无邪憨憨地挠了挠头,实际上他可没遗传赤老这神经,但是这几巴掌下来,让他觉得此时傻笑最为适合,再不结束对话的话,骨头都要被拍散架了。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