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对视一眼,细细一想,这样似乎倒也不错。

    自困阵中数万年,其中的枯燥与无趣又岂是凡人可知。现在来了个孩子,倘若倾囊相授,既能排解闲遐,又能避免所思所学湮灭于历史,倒是一桩美事。

    想到这里,墨祖严肃开口道:“若是确定,便不能后悔了,我们可都是会很严格的。”

    云风“嗯”了一声,坚决地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

    “修行,先修心,你还承受不了天地灵气的洗礼。这两年时间我们会为你打下基础,俩年后才是......赤老狗!你做什么!”墨祖话尚未说完,赤老便抱起小云风飞也似的溜了,后面颜姨与墨祖只恨居然忘了这老不要脸的家伙。

    赤老拉着云风一路风风火火,小云风只觉身旁景色飞速变幻,这劲风直呼地他脸疼,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便来到一座大鼎旁。

    大鼎旁环绕着阴阳二池,一者火光升腾,翻涌不止;一者寒气森然,静若幽冰。而鼎池之间散乱地摆放着许多材料与工具,不远处似是赤老的小屋,看起来无比简约,倒是挺合赤老的性子。

    “你赤爷爷最大的本事是炼器,当年老子炼的兵器,不吹牛,我说第二,这世上没人敢称第一!”赤老插着腰,神情相当得意,他递了个小锤子给云风,开口道:“怎样,要不要试一下?”

    小云风很是兴奋,郑重地接过锤子,哪曾想,刚接过一瞬,他便“咚”地一声趴到了地上。

    “赤老狗!你脑子里装的是铁锈吗?我家云风要是受了什么伤,我非把你头拧断喂狗!”天边传来墨祖的怒吼,赤老赶忙扶起云风,无比尴尬地默不作声。

    云风起身之后拍了拍灰,除了小手通红以外倒也没受什么伤,旋即墨祖便飞来检视了一番,也略为放心地松了口气。

    墨祖将云风护在身后,恶狠狠地盯着赤老,一旁颜姨轻抚着云风的小脑袋,似乎看不出怒意。

    “咳咳,我......我那个啥,哎云风啊,你墨爷爷和颜姨擅于书画,你想学吗?”

    云风听闻,立马应道:“想!”

    “听到没,还不赶快教云风!”赤老神情得意,对自己的急中生智无比满意。然而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身旁的阴阳二池中忽然窜出冰火二龙,寒冰肆虐,炎浪排空,赤老转眼便远在天边。

    “老妖婆!你等着!我......”天边传来赤老渐渐远去的吼声,颜姨犹自安慰着云风,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

    时光悄然而逝,转眼已近两年。

    墨祖的小木屋旁,云风站在石桌旁,微微弓着腰,无比专心地练着字。

    已近三岁的云风,若是以凡人的孩子相比,已经像是六七岁的样子,白发飘扬脑后,宛若小谪仙。

    纸上所写之字尽是“风”字,两年来,云风练得最多的便是自己的名字。tv手机端https:/

    一字写罢,墨祖不满地摇头道:“还是不行,意境差的太远。风者,可扶摇九天亦可遁于山野,可摧残万物亦可轻柔拂煦。而你这风空具凌厉之势,却无浩荡之实,后继无力,清楚。

    风拂过,云风似能听到那和着鲜血的嘶鸣,他低下头答道:“啼天智慧有限,故而除了向天啼鸣心无外物,风中所感是其无悔与决然,向道而生,为道而死。尽管此情此景显得无比悲凉,但此风当是无畏之风。”

    “孺子可教!”墨祖佯装镇定,实则有些惊讶,甚至让他怀疑教这些是否早了些。不过他又转念一想,云风被送到荒村的原因也还未知,至少这孩子绝对不同寻常,非凡之人自会做非凡之事,倒也无需操心。

    听得墨祖的认同,云风心满意足地一笑,也是有些小得意。

    直到傍晚,老少二人方才回到村子,云风也疲累地趴在墨祖背上睡着了。而墨祖嘴角挂着笑意,他对云风今日的表现也是非常满意。

    墨祖瞥了瞥掌心受伤的小青雀,这是云风在林中救起,心想这孩子本心也是淳善,倒是不枉我们众老一片苦心,只是有时候善心也并非是一件好事。

    回到木屋,墨祖将云风轻轻抱到床上,自己坐在院中,望着天穹上的遮天仙阵以及远方的封仙阵,喃喃自语道:“当初神棍演算天机,如今这孩子的到来与成长,又究竟是福是祸......罢了罢了,听天由命吧,都多活几万年了,倒也没什么好牵挂的。”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