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墨惊龙这个名字,云风感觉似乎很是熟悉,好像不久前才听到过一样,但是依然回忆不起来。

    “墨爷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只记得自己名字是墨云风,其他感觉好像都记不清了。”云风觉得,这个照顾自己的老爷爷应该知道些什么。

    “你是被从无比遥远的地方送来的,老夫只知道,你来自墨家,照理来说,你该称我一声墨祖,不过还是喊我爷爷好听些。”说着说着,墨惊龙走到了石桌旁,径自坐了下来,还朝小云风招了招手。

    小云风便也跟着墨惊龙坐在了相对的石凳上,只是这小身板不比石凳高了多少,以至于他吃劲地爬上凳子,两脚半空中晃荡着,煞是可爱。

    “但是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便也不知晓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以后你也是荒村的一份子了。”墨祖的面前凭空生出了一套茶具,他不紧不慢地倒了两杯清茶,一杯居然自己飘到了小云风面前。

    云风很惊讶,至少在他现有的记忆里,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双手捧着小玉杯,杯中茶仍温热,还氤氲丝丝水雾。云风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察觉到还有一些些烫嘴,便没有喝下去。他捧着茶杯,好奇地问道:“墨爷爷,这里为什么叫荒村啊。”

    墨惊龙明显地一愣,孩子提出的问题倒是难住了他。“为什么不叫荒村呢。”直到他说完,才觉得这个反问略有些尴尬。

    “这里有大山有大树,感觉一点都不......一点都不‘荒’诶。”毕竟只是一岁的孩子,不过表达的意思墨惊龙也是明白了。

    墨惊龙想想也是,便笑着说道:“那你,再看看身后。”

    小云风回身一瞧,呆得茶杯都碰翻了,险些从石凳上摔下来。这才发现,他身在村子的边缘,而墨老的小院朝向村外,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壮观景象。

    那哪里是什么小村庄,身后百器横天,万锁相连,锁链如同蛛网般布满荒村上空,连结着无数阵石与法宝,其上的阵纹刻痕弥漫着岁月的气息。那一条条比小云风腰身还粗的锁链之上,似乎有一层薄薄的天幕,天幕上画满了繁复的阵纹,越向外延伸颜色便越淡化,不知究竟覆盖到何处。

    村中还有三座奇高的石碑,碑上血迹斑驳,即便是未入修途的云风都能隐隐感到它散发出的煞气。那纹于碑上的凶兽之形宛若活物一般,甚至长久盯着便能听到微弱的嘶吼声。

    不过云风视野有限,也只能看到高处的奇景。于是乎他小手撑着桌子,艰难地站到了石凳上踮起小脚,可是依然看不太清楚。墨祖见到这一幕,一瞬便出现在小云风身旁,悠悠问道:“想去看看吗?”

    “想!”云风望着墨祖,两个小眼睛闪着光亮,想也不想便回答道。

    “你再往下看看。”墨祖故作神秘地说道。

    云风刚一低头,猛地发现方才身边的小院已然到了脚下,而他与墨祖不知何时居然飞到了高空。年幼的云风很快压下了自己的惊慌,开始好奇地打量了起来。

    放眼望去,整个荒村一览无余,除却先前的天锁与巨碑,村中还有四十九座祭坛,每座祭坛皆连接着九道天锁。只是不知为何,那祭坛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云风也没有多想,便转而被村中心浮动的那一座迷你宫阙所吸引。

    那座宫阙给云风的感觉要远比村子久远得多,通体弥散着一股太古洪荒的气息,似乎徜徉过无数风雨飘摇的纪元,渡过了无尽的岁月长河而来到此地。即便已然尘封了无数岁月,其身也黯淡无光,仍然给云风一种沉睡的帝王之感,仿佛一朝苏醒,便要问鼎于天地。

    一旁的墨祖身躯猛地一颤,那甚至未开始修行的稚童,居然从瞳光中逸散出玄妙的气息,似乎在逐渐追溯阵核的本源。

    要知道,那被用作阵核的法宝据推测是太古遗宝,当初数十个大族一起解析也未能成功。原本阵核应该由传说中的“镇星石”构成,然镇星石是天陨之物,可遇而不可求,只能用这件奇物冒险一试,不曾想居然真的可行。

    也就在墨惊龙思索的时候,云风的双眼恢复了清明,小云风仍然在好奇地观察着村子,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方才的异样。墨祖也回过神来,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那早已沉睡的宫阙方才居然颤了一下,而后又回复原样。

    忽然,云风听见下方传来了呼喊声,下一瞬,墨祖便带他降到了村中。

    那人裹挟着热风瞬间飞至云风身旁,若非墨祖保护,恐怕云风真会被这气息所伤。云风微微咳了几下,还是很礼貌地喊了声:“爷爷好。”

    那人得意一笑:“哎,乖孩子,乖孩子,爷姓赤,叫我赤爷就好。”这时云风才开始细细打量起来,眼前之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那火红的头发与胡须倒是让他显得很是狂野不羁。

    一旁的墨祖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哼,赤老头,怎么?想拐我家大宝贝儿?”

    “你家大宝贝儿?这都几万年了,你怎么知道你家的血脉里,没有老子的一份?”赤发老汉呵呵一笑,讽刺地回道。

    “赤老狗,你有种再说一遍。”

    “怎么,想打架?老夫的身子骨还健着呢!”

    二老针锋相对,小云风试图喊了几句,不过完全没人理睬,于是乎只好悄然退后,免得二老战斗殃及池鱼。手机端

    二老眼看着就要打起来,就在这时,一旁走来一中年美妇,她轻摇团扇浅浅笑道:“要打架,出村子再打哦。”

    “老疯狗,还记得当年是怎么被我按在土里暴打的吗?”“怎么?当初满嘴钢牙被硬生生敲碎的痛楚,老夫要帮你回忆一下吗?”

    “要打架,出村子再打哦......我说,要打架,出村子再打哦。”中年女子的笑容逐渐变得有些扭曲,忽然狰狞了起来,怒吼道:“两个老东西长本事了?”

    气氛逐渐凝滞,二老机械般地转过头来,不禁打了几个寒颤。墨祖迈着小步,刚准备美言几句,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阵猛烈的罡风,二老不出意料地被扇飞出去。

    半空中,赤发老汉两手插于袖中,似乎对这种结果早已习惯,他不慌不忙地开口嘲讽墨祖道:“哼,不知羞耻。”

    云风目送二老飞离,小嘴微张,回身望向那中年女子,感觉有点紧张。那女子收回团扇,居然瞬间变回了眉开眼笑的样子,她轻柔开口道:“来,孩子到这里来,我是你颜姨。”

    小云风怯生生地走向前去,轻声喊了句“颜姨好”,那女子立刻笑逐颜开,开口赞道:“好孩子,嘴真甜,人也漂亮。”不得不说,即便小云风年纪尚小,但是这端正的五官和这如白玉般的肤色,倒是个不错的好坯子,更别说这白发白眉,更是添了不少仙气。tv首发

    也就这一会儿功夫,二老竟已赶回村子,那赤发老汉更是隔空大吼:“老妖婆,放开我家大宝贝儿!”,一旁也传来墨祖的咆哮:“是我家大宝贝儿!”

    “赤老鬼我看你是真的皮痒了。”颜姨闭上了双眼,身后仿佛出现了无数画笔,正在勾勒一片绝寒冰狱。“意随心动!”冰狱凝成,霎时出现在赤老身边,彻骨的严寒侵袭着赤老单薄的身躯,无数冰锥于虚空中迸发,似欲贯穿整片天穹。

    赤老身躯一颤,猛地打了几个哆嗦,正当冰锥袭来之时,他的胸口霎时出现了一个炽热闪耀的光团,赤金色的光团飞速膨胀,只一瞬便将赤老包覆其中。赤老站于金焱之中,手结法印,怒而咆哮道:“老妖婆,爷倒要看看,是你的画中天地更弱,还是老子大日煌炎更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