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将这一夜称为“葬世之夜”,也被认作为仙魔纪的开端,那一夜发生的诡异事件也远远不止墨家一个。

    地域云落峰上落云剑阁掌门之女生随魔影,遭弃荒野。

    法山寺小和尚恍悟魔佛,万经轰鸣。

    天域绝尘殿圣子走火入魔,不知所踪。

    ......

    光阴流转,一年已逝。

    对于修为平平的修士们,一年的时间确实足以淡忘很多事情,但是这一夜却成了绝大多数修士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而此时此刻的天都,灰云遮天,漫天雨丝伴着风雷起舞。

    修士界的天气变化无非两种原因,一者修士所为,修炼、突破、法宝等等皆有可能;二者天地灵气异动,当然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墨家惊鸿居,玉梦瑶住处的门口,一稚童正坐在石砖台阶上,痴痴地望着天空。

    修士的孩子在婴孩期往往生长得要快一些,故而一岁的墨云风也到了能穿上袖珍的小衣服,行动自如的年纪。

    云风身后,玉梦瑶正坐在玉石凳上拨弄着琴弦,清远悠扬的琴声撩得地上的小水塘泛起阵阵涟漪,也涤荡着小云风的内心。

    这是大陆上著名的静心曲《洗尘》,玉梦瑶的母亲是瑶家之人,也颇有一些琴道天赋。

    即便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水珠从屋檐跃下也传来微微声响,洗尘曲的琴音却丝毫不为所动。

    小云风正沉浸其中,忽地苍穹之上白光一闪,紧接着传来阵阵轰鸣,倒是打断了这平和的乐曲。

    天幕低垂,风雨潇潇,时而雷鸣电闪相接。小云风不知是有何感触,伸出稚嫩的小手,似乎想要握住那一闪而逝的光芒,而后又颓然地垂下手臂。tv手机端https:/

    “那......那有可能是他们赶路太累了,他......他们流的汗!”云风支支吾吾答道,显然此前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那有时下雨不打雷,或者打雷不下雨,还有晴天霹雳,又作何解释呐?”

    “唔......嗯......不知道。”小云风挠了挠头,尴尬地回答道。

    玉梦瑶也是被孩子给逗乐了,笑着问道:“风儿今日怎么关注起仙人来了。”

    “因为林姨和墨海叔叔经常跟我讲仙人的故事,但是他们也没有见到过仙人。我觉得,仙人是不是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可能他们就住在天上。”云风俩手托腮,望着天空认真说道。

    “天上吗......”玉梦瑶也瞥了一眼天空,喃喃了一声,随后细声说道:“天上可就是仙界了哦,传说中真正的仙人大人们都是可以飞升仙界的,仙界应该是比这儿还要好无数倍的地方吧。”

    “嗯......娘亲,我想好了!我以后一定要亲眼见到仙人。不对,我要成为仙人,最强的仙人!可以保护爹娘,带爹娘一起去仙界!”小云风朝着天上挥了挥他的小拳头,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我和你爹爹等着风儿哦。”

    玉梦瑶微微一笑,心底却有些慌乱。这样肯定孩子的梦想,真的不是一种折磨吗?修仙,别人的是凡人,而你的,是魔啊!

    魔与仙的对立,即便非你之过也非你所愿,终究,那是属于你的命。

    “瑶儿,云风,开饭喽!今天可是我亲自下厨。”正在玉梦瑶出神之时,远处传来了墨承天的声音。

    一旁的玉梦瑶尚未起身,却见小云风已经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玉梦瑶只得跟在后面喊着“慢点,慢点”。

    转眼已至傍晚,云风惬意地躺在玉梦瑶怀里,玉梦瑶轻轻抚摸着云风的小脑袋,缓缓道:“风儿,今晚早点回屋休息吧,明天你就可以踏出院门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为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耶!那......那我是不是可以看到墨海叔叔说的那些,大山大海、火山沼泽、沙漠、森林、还有......还有瀑布和大妖兽!”

    “嗯,都能看到吧。”

    “好,那我去睡觉咯,娘亲晚安!”小云风飞奔回屋,小被子一裹,激动到无法入睡。

    玉梦瑶坐在床边,不知何时,眼角已有了一缕泪痕,一年之期将至,相见之日,又不知要等到何时。

    她取出玉琴,缓缓弹奏着《千古一梦》,此时墨承天站在了一旁,低垂着头,不舍道:“还是要分别了吗......”

    玉梦瑶所持的玉琴是玉家珍藏的奇物,故而以她的琴道也能奏出千古一梦,这一年里几乎每一夜,玉梦瑶都要弹上数个时辰。千古一梦的作用下,能将二人所想化为梦境,当云风年龄渐长,便能梦到这一切。

    云风也在琴声作用下沉沉睡去,浑然不知,这一别,将是多少年月。

    次日清晨。

    一家三口跟着大长老来到了墨府禁地——祖祠附近,唯有小云风蹦蹦跳跳很是得意。

    “爹爹,娘亲,我们要去哪啊?”

    “要去准备出远门了。”

    “好哎!”

    临近祖祠,墨承天拉住小云风,缓缓俯下身子,将一枚戒指戴在了小云风左手的食指上,戒子刚一触碰云风的小手,便自发调整了大小。而玉梦瑶玉指一点,那戒子居然沉进了云风手指里,消失不见。

    “咦,这是怎么回事?”小云风好奇地摸了摸手指,可是什么也没摸到。

    “这是玉家秘术,等你长大就能看到啦。”

    “进去吧。”大长老无情地打断了交流,望着祖祠,神色肃然。

    云风似乎也察觉到气氛有些严肃,便也乖乖地不说话了。

    墨家祖祠,唯有修为超绝,或是对家族有超然贡献的族人方能立牌位,一般牌位旁都有着其画像与修行体悟。时代更迭,修行体系也在不断改变,故而绝大多数族人是绝对禁止进入祖祠观看先祖留言的,为防修行走上歧路。

    而今日大长老带着他们来到祖祠显然也不是为了观看这些体悟,大长老缓步走到正中的那一幅画像旁,自顾自介绍了起来:

    “这位是我们墨家的初祖墨惊龙,墨祖生于书香门第,世代钻研天地大道造福众生。然而那时妖祸初现,墨家此前为求方便,选址于山野之间,结果妖潮来临之际,偌大墨家,堂堂大族,竟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一夜之间尸横遍野。唯有族中最聪颖的后人们在先辈以人墙的保护下得以逃到主城,而墨祖正是其中的一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