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并不宁静。

    血月当空,人心惶惶。

    一贯优雅的云坤修士们也慌了手脚,街头巷尾传来了阵阵激辩与争吵声。乱局之下,墨府中的战斗自然并未被注意到。

    墨家总管墨海虽然是支脉一族,但是修为属实不错,自然察觉到了异常。他第一时间借用阵符封锁了战斗现场,幸而并没有人在此前注意到,至于院中发生的事,他就没有干涉的资格与实力了。

    玉梦瑶抢过孩子飞速后退,而墨承天横枪于胸前,神情凝重。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看得很清楚,但是他们的选择,是绝对要保住自己的孩子。

    “长老,你,入魔了。”墨承天不敢大意,九长老的修为可是比他高了两个大境界,更何况,是魔化的九长老。

    墨陵头一歪,森然冷笑道:“我?入魔?贤侄你是在说笑吗?”

    话尚未说完,墨陵如鬼魅般骤然抓向墨承天,枪爪相击,发出了金属碰撞般的声音。

    墨承天立刻展开游龙步,借势慌忙后退,倘若硬碰,他的枪可能真的敌不过九长老那蠕动着血管的诡异爪子。

    “贤侄你没看出来吗,那个孩子是魔啊,是魔啊!魔,都该死!该死!”漫天爪影袭来,墨承天舞动银枪织成一道符盾相阻,但是修为的差距着实难以弥补。

    “嘭!”小院的墙壁直接被墨承天撞得崩裂,地上拖曳出两道长长的痕迹,碎砖遍地。

    墨承天脸上痛苦神色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不屈与决绝。

    明心境的大能实力本不该如此,或许魔化之后虽然增幅了肉体与灵力,但是掌控力以及对道的驾驭却要比原先要弱得多。墨承天目前还在问道境界,本来与明心境最大的差距就是道的领悟,故而以他的实力还是有逃脱的机会。

    如此一想,墨承天枪握得更紧,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死吧!都去死吧!哈哈哈哈!”九长老越发癫狂,整条手臂也都越来越偏离人形。

    然而更加诡异的是,空中那一轮血月也变得越发恐怖,血红纹络已经覆盖了大半的残月,整片大陆亮如白昼,只是这照耀大地的并非是光明,而是赤芒。

    墨承天知道并不能耽搁下去,如果他所料不错,当血月完全成型,九长老的实力甚至会超越魔化之前,而魔化也会一发不可收拾。

    墨承天纵身一闪,跃于虚空,长枪虚浮在身前。他双手结印,身后突然幻化出无数光矛,光矛随他所指纷纷坠向九长老。而落地的那一刻竟与大地相融,仿若一体,光矛之间突然出现无数细小的锁链,将九长老牢牢锁住。

    这是墨家绝学之一的镇龙狱,尽管并非墨承天擅长,但目前的情形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九长老神色狰狞,想要挣脱镇龙狱,锁链铿然作响,光矛上亦浮现出无数道纹,这是道法的体现,蛮力自然难破。

    可惜九长老的实力实在太强,他疯狂地破坏着锁矛,即便双臂已然鲜血淋漓,千疮百孔。他的神情状若癫狂,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魔!.......死!.......魔!......死!”甚至连声音都快不似人类。

    墨承天并未慌张,他凭空一挥,手中突然多了不少符篆,灵力驱使下,符篆纷纷飞向九长老。

    锁矛之间,顿时火柱席卷,炽焰无情地灼烧着九长老的躯体。当然,哪怕是他平时精心制备好的符篆也并不可能击杀九长老,而墨承天也不打算这么去做。

    少顷,烈焰平息,九长老探出他焦黑的肉爪,显得更加诡异。而就在此时,他身旁隐藏的数张符篆轰然爆发,化为凝实的厚土将其镇压于下。

    不得不说,墨承天这一系列手段确实精彩,先用镇龙狱压制住九长老,再用火符灼其生机,最后用厚土压制。如此一来,九长老的肉身便失去了力量,而且焦黑的情况下也无法再生,陷入了动弹不得的局面。

    “赫赫......死......死......”九长老的吼声嘶哑无比,宛若深渊的呼喊,他的眼角渗着鲜血,似乎无比痛苦。

    另一边,墨承天赶回玉梦瑶身边,看到孩子无恙,倒是安心了不少。

    “梦瑶,接下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墨承天看了看孩子,也是不知所措。手机端

    玉梦瑶娇唇颤抖起来,双目微微有些失神,颤声道:“要不,跑吧,带着孩子赶紧跑的话,应该......应该来得及。”

    逃跑吗?墨承天也是一阵失神,尽管家族待自己实在不薄,但是这并不代表家族能容忍这个异常的孩子,难道真的别无可选了吗?

    而就在二人失神的那一刻,九长老那里突然惊变,那焦黑的枯臂霎时化为血水,取而代之的是血红灵气幻化而成的巨大魔掌。

    魔掌所内蕴的灵气无比恐怖,瞬间突破了封锁,甚至变的比九长老自身还要庞大。

    “承天!小心!”玉梦瑶一声大喊,却已经来不及了。

    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魔掌坠地,恐怖的灵气席卷整个小院,墨承天猝不及防之下被掌风扫中,一大口鲜血喷出,已然身受重伤。

    一掌之威,竟恐怖如斯!

    玉梦瑶正对着九长老,幸而反应较快,及时将灵气布在身前防御保护了云风,然而可怕的冲击力将她撞飞到院墙,她也是伤的不轻。

    最为可怜的莫过于院外的墨海,他拼尽全力去遮掩小院动静,而这一下打击让他的封锁一瞬间破碎,自己也昏迷过去。

    “大长老,您再不来,事情就没法收拾了啊。”墨海昏迷前,喃喃自语道。总管的职责赋予了他与大长老直接联系的资格,目前这种情况,也只有通知大长老也能解决了。不过后续如何,他已然昏迷,自然是看不到了。tv手机端https:/

    “跑?跑得掉吗?魔,哈哈哈,与魔相关的一切全部都要消失,全部!消失!”九长老说话突然利索了起来,魔化也几近完成,如同空中那一轮血月。

    而在小院的角落,玉梦瑶并没有发觉,怀中的孩子不知是为父母伤心,还是什么原因,那不祥的右眼中竟然流下了漆黑的泪水。甚至在他的瞳孔中,也有着一丝细不可察的黑芒。

    院中,九长老抡动他诡异的右臂,一把攥住墨承天,五指紧握,他发出了狰狞的笑声:“嘿嘿嘿,还有什么招数吗?露出这种表情又是什么意思,想求饶吗?不可能了!哈哈哈,你得死,你们!都要死!”

    墨承天紧咬着牙关,嘴角还渗着鲜血,整张脸被憋得通红。在绝对的力量前,他显得是何等的无力。

    空中,那一轮残月宛如刚从鲜血中捞出,浮动的血光仿佛要滴下来,赤芒辉映着整片大地。大陆之中,无数人仰望这诡异的天空,不知所措。

    九长老也仿佛被洗礼了一般,左臂也逐渐侵蚀,似乎也要灵化。

    墨承天驾驭着最后的灵力,驭起地上的银枪,准备最后殊死一搏。然而,九长老的右臂中分出无数血丝,血光乱舞,竟是直接将银枪斩成了碎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醉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墨染青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青霄并收藏逍遥醉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