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建康,秦淮河畔,市集出熙熙攘攘,一处经营鄱阳瓷器的邸店,生意红火,一箱箱瓷器从店里被人抬出来装车,又有不少人和掌柜讨价还价,要求订货。

    邸店出售的鄱阳瓷器,基本以白瓷器具为主,虽然健康城里经营鄱阳白瓷的邸店不少,但该店的优势是每天都有瓷器出售,

    虽然在疯狂抢购下,每天出售的瓷器都会很快销售一空,但光是“每天都有白瓷出售”这一点,加上接受预定,就足以让人记住店名。

    店内后院,几名商贾正在观赏店主拿出的鄱阳瓷器,以便下订单。

    店主是个年轻人,姓胡名炜,有新平侯做靠山,所以能够保证稳定的货源,并且能订到上等的鄱阳白瓷。

    现在,胡炜就在向客人们展示鄱阳新平最新款式的瓷器,并进行讲解。

    自诩见多识广的商贾们,见了架子上摆设的‘样瓷’,一个个看得眼都直了。

    其一,粉红色的笔筒,这颜色有个名号,唤作“桃红”。

    其二,黄色的瓷枕,这颜色名为“鳝黄”。

    其三,青色的笔架,这颜色名为“蟹青”。

    其四,一个雪白的茶杯,这白色名为“素白”。

    又有白底、彩色图案的瓷瓶,十分漂亮,是为鄱阳新平瓷窑新烧制的瓷种,名为“点花”。

    商贾们仔细端详着,不时发出赞叹声,胡炜则不急不忙的介绍起来。

    “新平瓷窑,无论官民,如今都能烧制大量白瓷,以及...这几种颜色的彩瓷,现在供不应求,若诸位有意,可在鄙店订货,不过...”

    “胡老弟,价钱好说!”

    “不不,我是说,最快,也得明年初才能交货。”

    距离明年年初,还有半年,几位急不可耐的商贾闻言一愣:“这么久?”

    “久?”胡炜笑起来,“如今,官窑日夜忙碌,给宫里烧制瓷器,那是指望不上了,各民窑的订单,都排到了年前,鄙人能排上号,已经是侥幸,其他人想排还不一定排得上。”

    他拿起那雪白色的茶杯:“新平的瓷窑,如今可以烧出如雪一般的白瓷,烧出多少,就卖出多少,如今各地客商云集新平,都守在瓷窑外等着拿货。”

    “鄙人承蒙新平侯信任,可以在建康守着邸店,然后一封信送去鄱阳新平,那边的瓷窑,便会留一些,不需要守在瓷窑外。”

    这是在炫耀自家靠山是新平侯,商贾们不觉得刺耳,反倒愈发期盼:我就是知道你给新平侯经营产业,有办法拿到货,才来你的店进货啊!

    胡炜很淡定,不急不慢的说:

    “诸位,这些桃红、鳝黄、蟹青瓷器,烧制困难,十个只能成一两个,且不说价钱多少,就说数量,可不多,能定货就已经不容易了,想要一两个月便得,那是不可能的。”

    漂亮的瓷器,撩动人心,供不应求的事实,让商贾们很快下定决心交钱订货。

    胡炜让掌柜来处理,自己拿起一个白色茶杯,仔细端详起来。

    常见的瓷器是青瓷,而江州鄱阳的新平瓷窑,可以烧出白瓷,这是几年前的事。

    数年时间,新平瓷窑的工艺有了进步,不仅能稳稳的烧出更白、数量更多的白瓷,甚至还能烧出一些彩色瓷器。

    彩色瓷器,之前不是没有瓷窑烧出来,不过一般会视做“异色瓷”,是“窑变”产生的‘妖物’,窑工认为不吉利,所以都会将其打碎。

    但是,新平的瓷工,可以有目的的烧出“桃红”、“鳝黄”、“蟹青”等颜色瓷器,虽然烧制颇为困难,却是人力所得彩瓷,不是‘妖物’。

    所以,这样的彩色瓷器,成了御用之物,专供皇宫,其他人不得使用。

    不过随着彩瓷产量的增加,以及无数人的追捧,新平的彩瓷,也开始对外销售,连同雪白的白瓷一道,成为供不应求的“鄱阳特产”。

    鄱阳内史、新平侯李笠,上任后制定了一些瓷器交易制度,新平所有瓷窑烧出的上品白瓷以及彩瓷,基本上都是通过“代理”来销售。

    而烧出彩瓷的瓷窑,也可留下一定数量彩瓷,自行销售,但寻常人可买不到。

    胡炜却能拿到货,因为他如今有新平侯做靠山,在建康城里开了邸店,为新平侯打理产业,专营鄱阳瓷器。

    瓷器店生意红火,不敢说日进斗金,但发大财是肯定的。

    如此一来,他就能和柳夫人衣食无忧,过自己的小日子,虽然看起来平淡,但也有滋有味。

    他再看向茶杯,只觉这白色十分漂亮,比雪还要白,难怪如今建康城里富贵人家都想方设法,购买新平的“素白”瓷器。

    杯、碗、砚、盘、碟、瓶、罐、壶、枕等等,就是要“白”,使得其他地区瓷窑烧出的青瓷,备受冷落(相对而言)。

    当然,白瓷的价钱不菲,寻常人家还是用青瓷器,但胡炜知道,新平瓷窑的白瓷、彩瓷产量,会逐年暴涨。

    这漂亮的白瓷和彩瓷,会让无数人富起来的,他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未来的生活,前景一片光明。

    。。。。。。

    傍晚,建康一隅,新平侯府,黄姈正与杜氏闲谈,女儿李平安在旁边玩耍。

    两岁的李平安能走能跑能说话,所以成日里有很多话和娘说,黄姈好不容易才哄得女儿自己玩玩具,得以和娘谈起正事。

    首先是娘家。

    李笠如今是新平侯、朝廷命官,得天子看重,破例在家乡为官,那么妻族若还经营赌档,名声就有污点,容易被人抨击。

    所以,从年初开始,黄家赌档就关了门。

    但是日子要过下去,赌档没了,要有新的财源。

    一大帮跟着黄家过日子的手下,不能遣散,而多年经营下来的人脉,不能荒废,于是,在女婿李笠的授意、指点下,黄大车带着儿子们办商号。

    集资、做专营。

    以有偿集资吸纳大量资金(钱粮),然后做盐专营,以及专营某段航道的运输,又在该航段堰坝商埠办逆旅。

    如此一来,黄家原来的一大帮手下依旧有活干,而且收入还明显提升,靠着多年人脉吸纳的资金,用来‘钱生钱’,赚得比赌档多很多。

    黄大车能带着老朋友们继续发财,那么关系就不可能生疏,还会愈发密切,黄家的威名,依旧不会被人忘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乱世栋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米糕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糕羊并收藏乱世栋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