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手臂传来的,不再是有温度的身躯,而是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而这气息正是从余生身上散发出来的。

    “余生,你……”

    “小曼,我不能让你进去的,所以,别怪我了。”

    余生低沉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原本照亮整个房间的红光,突然落在了他的身上,女子被红光照射,吃痛的缩手往后退了好些步。

    在红光的照射下,余光身上的伤痕在很快的复原,但同时苏晨也注意到,余光的魂魄也在慢慢的减弱。

    “你……你还留了后手,余生,你果然和你爷爷一样,对谁都不是真正完全的信任。”

    小曼嘶吼,然而余生脸上却只有痛苦的表情,答道:“小曼,不是我要隐瞒你,而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我脖子上的吊坠,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这吊坠是我爷爷从门里带出来的,当我咬碎吊坠之后,我就会和这门同化,这是我爷爷教给我的最后守护这门的底牌。”

    听到余生提到“同化”两个字,苏晨皱了下眉头,但小曼却压根是不信,甚至也顾不得再看余生,直接就朝着面前显露出来的山门跑去,想要推开那山门。

    然而,她的手在碰触到山门前,便是被红光给挡住了,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再进分毫。

    “门不能被打开的,小曼,你是不知道门内有什么,这门打开对整个世界来说都会是一场灾难。”

    “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没有你,我最后也会打开这扇门,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的。”

    小曼神情癫狂,她为此筹谋了那么多年,怎么甘心就这么放弃,从她父亲开始,她们一家就一直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奋斗着。

    “余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被这山同化,但门不会消失,等你被同化后,我依然是可以行动。”

    “你还是不懂,这山是有守护者的,就算没有了我,也还会有下一位,不过小曼,你既然知道了打开山门的办法,那我就不能放你离去了。”

    余生摇了摇头,右手一扬,一道红光便是落在了小曼的身上,将小曼也给包裹在其中。

    “你干什么,我……我的手,我的手怎么没了?”

    被红光笼罩住的小曼,看到自己的身躯在慢慢的消散,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最后哀求道:“余生,我知道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看在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就放过我,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想要打开这门了,我会走的远远的。”

    听着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哀求话语,余生表情有着痛苦和动摇之色,可最后他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门后面有什么,这门绝对不能够那么轻易的打开。

    “小曼,我会陪你一起的。”

    说完这话,余生目光不在看向小曼,而是转身走向了那显露出来的山,目光落在了那山门上,看着这山门,他的表情更加的复杂。

    为了守护这座山,他们家三代将所有心血都耗费在了这上面,如果这一次不是出了意外,也许他的下一代还会继续着他未完成的使命。

    在余生凝视着这山门的时候,山门突然自动打开了,苏晨的眸子在这一刻也是闪烁着光泽,想要看透那门内的存在,可只是看了一眼,他便是感觉到头晕耳鸣,整个人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不可窥探!”

    苏晨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知道自己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那门内的情景禁止被人窥探,至少以自己现在的级别是做不到的。

    门打开了,苏晨只能是看着余生一步步朝着门内走去,而那小曼早已经是在红光中化为了灰烬。

    到最后,余生的身影踏入门内之后,红光消散,整个房间又恢复了平静。

    “阁下让我看这些是何用意?”

    苏晨的目光在这时候却是看向了窗户处,在那窗子下面的椅子上,坐着一道身影。

    先前的那些场景,苏晨可以确定正是这道身影让自己看到的,虽然那些画面很诡异,但只是揭露了画的作用,可这和快递事件的联系其实并不大。

    画隐藏着秘密,可这跟那些人会收到快递并且死亡没有联系,画是不会自己填写自己装入包裹还填上地址寄送出去的,这其中必然是有一个操作的人的。

    联想到先前熄灭油灯的那只枯瘦的手,苏晨就知道这房间里应该是还有其他的存在。

    窗户下的那道身影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苏晨,不过苏晨注意到,对方的手抬了起来,朝着自己指了过来。

    那一瞬间,苏晨便是感觉到一股腐朽的气机锁定了自己,而也就在这时候,苏晨背后的竹筐的柳树树苗有了举动了,一道绿光射出,将苏晨给笼罩在了其中。

    “这是做什么?”

    苏晨感受到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绿光,脑海中也是电光火石般开始思考起来。

    刚刚那道腐朽的气机,并不是想要伤害自己,更像是对自己进行查探,那么柳树树苗在这个时候突然弄出一个光罩来,又是想要做什么?

    “难道是……”

    苏晨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前面进来了六批人,但最后出去的时候全都忘记了里面发生的事情,难道就是因为眼前这道身影的原因吗?

    在查看是不是符合条件,如果不符合条件的话,就会被剥夺掉记忆?

    苏晨脑海里有了猜测,而他猜测的对不对,很快也就会有结果了。

    大概一分钟的时间,绿色光罩消失,同时苏晨发现先前锁定自己的那道腐朽气机也是消失了。

    吱!

    类似于金属哗啦的声音传来,苏晨皱眉,而这个时候窗外恰好有闪电划过,照亮了窗户,苏晨这才看清楚窗户下坐着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

    整个脸孔被头发给遮盖住,苏晨无法看清楚,但这身影的两只脚上却是有着一对脚镣,刚刚那金属声,正是这道身影的脚滑动所发出来的。

    但最让苏晨震惊的,还是对方的身上,一件简单的麻布衣,但在胸口处却是写着一个字,一个巨大的“奴”字。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品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超品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