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廷光正在用军饭,忽然一个士兵跑进了营帐内,气喘吁吁。许廷光道:“什么事情如此着急,慢慢说。”那士兵喘息了一会,道:“许大人,对方把我们士兵的尸体送还了,还是对方的首领亲自护送前来。”许廷光一愣,问道:“对方的首领亲自将我们战死沙场的士兵的尸体送来,你此话当真。”

    那士兵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真假,这是那为首之人自己亲口说的。不过我看他的样子言语,其说的应该是实话。”许廷光心道:“如此做法,他们想要干什么?”再问道:“他们此行,大约来了多少人,想必不少吧?”那士兵道:“回许大人,并非许大人所想,他们来的人并不多,只不过五十人而已。”

    许廷光听罢,登时怒道:“居然敢带着五十个人,就亲自送来了,这是明摆着瞧不起我们么,莫非他认为我这里无人可以杀了他们么,或者是不敢杀了他。”许廷光说着一拍案台,“既然如此,我便亲手杀了他们。”其说着快步来到了辕门之外,见到安一成等人,那唐锦楚和文瑞渊正在安排士兵接收尸体。

    那士兵指着安一成对许廷光道:“大人,就是此人。”许廷光今日都在远处观战,但对安一成的身形样子记得清楚,道:“果然是你亲自送来了,你居然敢抛下自己的部下,亲自前来,胆子可谓不小。”

    安一成道:“说不上什么敢不敢的,我不过是按照礼数,将战死的士兵的尸体送来,这是理应之事。”许廷光道:“今日我们已经交战了一天,尔部下之英勇,令人敬佩,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在下许廷光,不知可否报上名来?”

    安一成道:“在下安一成,今日八百死士血战了一日,大人的厉害我们八百死士算是领教了。”许廷光道:“胜不得有什么厉害,是你太谦虚了,该是我们领教了你们八百死士的厉害才是。”安一成拱手道:“安一成在此多谢许大人的夸奖。”言语间不卑不亢,礼数也不失,这让许廷光恼火至极。

    许廷光心下怒火雄雄,却强压着怒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安一成,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敢自己送上门来,就不怕我下令手下的士兵将你们几个全都杀了么?”安一成道:“当然怕,是人都怕死。”许廷光道:“既然害怕,那你怎么还敢如此?”说着下令士兵团团围住了安一成等人。

    安一成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既然许大人要动手,那就尽管动手,面对无礼之徒,我们什么也不怕。我们所畏之死,不过是怕无谓而死。”听见“刷”的一声,安一成拔出了随身的大刀,续道:“面对无礼之徒,我们可不会坐以待毙,这等死,我等可不畏惧。”推荐阅读tvhttps:/

    其他四十名死士也跟着一道拔出了大刀,个个眼神坚毅,毫无半点畏惧之意。安一成见许廷光没有言语,冷笑道:“怎么了许大人,既然要杀我们,那就下令动手吧,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文瑞渊道:“大人,快下令吧。”唐锦楚也道:“大人,他们都这般挑衅了,理应将他们全都杀死在此。”

    然后许廷光却下令让所有人收刀。文瑞渊和唐锦楚十分不解,文瑞渊道:“许大人这是为何?”许廷光示意两人不要多言,对安一成道:“安一成,你说的不错,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们既然敢来我这里,就说明你们都不是怕死之人,我又怎么能够做一个无礼小人,你们有礼而来,我自当有礼而回。”

    安一成收回了大刀,道:“这才是一个君子所为。”许廷光道:“安一成,赢了,因为你这一着,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都是必赢的,想不到你不仅战场上十分英勇,在谋术上也是一点不差。”许廷光的已经看穿安一成的用意,此时安一成若是被杀四在此,则明日一战,剩余的死士必然会士气大振,己方之人即使将七灭之,人员也必遭大损。

    而安一成安然无恙地回去,那些死士们见此,就会认为许廷光胆怯,不敢对安一成动手,士气一样会大振。杀与不杀,此事的结果都一样,许廷光既看穿了这一点,自然不会落个无礼无耻之徒的名头。安一成道:“许大人过奖了,安某人不过是一介莽夫,做事的时候哪里会想到那么多呢。”许廷光道:“安一成,带着你的人先回去吧,明日一早,我们再战。”

    安一成道:“回去之前,我得告诉许大人一件事,便是此番回去,我等可不会感激许大人,这是行阵之人的本分。”说着转身而去,许廷光笑道:“安一成,你我若非敌人,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安一成的声音从夜幕里传来道:“许大人这样的朋友,我安一成可交不起,不过还要多谢许大人的抬爱。”

    且说在总府城里,屠八荒下令将城门打开,让帮众前去将八百死士战死之人的遗体带回了城中,放在了柴木之上,其后开始进行焚化。屠八荒和商锐亲自出城去见安一成,此时安一成及其手下的所有人都受了大大小小的皮肉之伤,正在包扎伤口,屠八荒道:“安一成,你们已经尽忠了,此事至此,已经足矣。”tv手机端https:/

    安一成明白屠八荒的意思,他看了看身边的兄弟们,说道:“帮主,你看我们血战了一日,已经战死了那么多的兄弟,我等岂能现在离开,况且我们八百死士在这场血战之前有过约定,便是一道战死沙场。”屠八荒道:“我不能让你们如此。”安一成道:“帮主,请立刻返回总府吧,万一敌人偷袭攻来,帮主可就危险了。”

    屠八荒长叹了一声,道:“要知尔等全部战死,并非先父之意。再战之时,我会派人在其后支援你们。”安一成道:“帮主不可。”屠八荒道:“为何不可?”安一成道:“不瞒帮主,我们在此血战之前,本意就是为了报恩,然而血战至此,此事似乎有所不同,眼下只为手足之情,支援之事,我等谢过帮主,此事大可不必,还请帮主留着人手守护总府。”

    屠八荒还要相劝,安一成道:“帮主不必再说了,我等心志已决,请帮主速回总府。”说着拱手低头,摆出了请求的姿态。其他人也是拱手低头,一齐说道:“我等心志已决,请帮主速回总府。”声音虽然不大,但言语极为坚毅有力。商锐劝道:“帮主,事情既然如此,也只能答应和成全他们了。”

    屠八荒只能点头答应,拱手道:“好吧,各位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在此先告别各位了。”安一成道:“帮主,我们最后的一个请求。”屠八荒道:“请说,我一定答应你们。”安一成道:“帮主将兄弟的尸体在总府里火葬了,我们战死之后,也希望能够在总府里火葬。”屠八荒举手发誓道:“我屠八荒在此发誓,绝不会让尔等做一个孤魂野鬼。”

    安一成拱手躬身道:“我等谢过帮主,请帮主速回总府。”

    屠八荒走后,安一成道:“如果明日他们还是像今日这般攻来,那么明日将是我等的死日,各位,我们已经血战一天,区区八百人,就在此坚守了整整一天,此乃我等创造的奇迹,我们已经无憾,我们死伤也是十分惨重,活着的人太少了,明日一战,迎敌的阵型恐怕无法做成,到时候各位手里的大刀,只管往敌人的脑袋上招呼便是了。”

    这时一人笑道:“对,还怕他个鸟,他们明日再来,我们只管杀他娘的就是了。”“没错,杀他娘的!”又一人道:“老子这一战杀了这么多人,可不是赚大发喽!”“士主,你刚才去敌营的时候,有没有看看那些士兵是否吓尿了?”“他们的头怕是要气疯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起来,丝毫没有忧悲之情,忘记了一日的极度疲劳。

    且说在小山丘之上,那圣西女带着真金十媚女急急忙忙地前来,见拜炎帖木儿和王守仁安然无恙,圣西女松了一口气,道:“刚才听闻有人来袭击教主,不知道教主可好,便急忙赶来了。”拜炎帖木儿道:“难得你过来,放心吧我没事,这里不需要你们操心,我自会招待好王大人。你们尽快去准备自己的事情。”

    圣西女道:“是,看到教主无事,我等也就放心了。”拜炎帖木儿道:“今日许廷光进攻受挫,明日一战,若是尔等没有恪守约定职责,恐会影响我们三方的联合,交代教中之人,明日务必要听令行事。”圣西女道:“教主放心,我料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明日一定可以攻取屠蛟帮的总府。”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英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独悲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悲悲并收藏大明英侠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