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骨境,他的确是淬骨境武者……”

    一个魔煞宗弟子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瞪大眼睛,他极其震撼的看着古渊,似乎不敢相信古渊的凶威至此。

    本来广场之下的魔煞宗弟子还在三三两两的聊天,但是这个时候,他们都忍不住将目光看了过来,盯着古渊。

    “现在这种情况,谁不知道他是淬骨境武者,问题是仅仅是淬骨境,就击溃了九大内门弟子,而且其中还不乏炼腑境武者,怎么可能?!”

    旁边一位魔煞宗外门弟子难以置信。

    “的确,以淬骨战炼腑,本身就是极其艰难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获胜,但是现在这小子一个打九个,还赢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据说这古渊才加入魔煞宗没多长时间,之前也仅仅是气血境武者,才过去多长时间啊,居然就是淬骨境了,怎么会修行得这么快?!”

    “对啊,我在外门弟子混了十几年,才终于从炼皮境晋升到淬骨境,这小子才加入魔煞宗多长时间,几个月时间都不到吧?!”

    “绝世天才,这是绝世天才,没有百万中选一的资质,都不可能快到这种地步。”

    “不过他连内门弟子都不是,现在就这么嚣张,还得罪了这么多内门弟子,仇人众多,日后恐怕不能善了啊。”

    “的确,让这群内门弟子丢了这么大的脸,那些内门弟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这小子。”

    “怕个屁,武道生涯,金戈铁马,一步一荆棘,如果怕得罪人,还不如回家种红薯耕田,何必加入魔煞宗打生打死。

    按照他的绝世资质,一旦通过内门弟子的考核,成为内门弟子,都不知道多少长老会收他作为弟子,有了长老当靠山,那些内门弟子算个屁。”

    “的确是如此,有长老当靠山,再加上他的绝世资质,恐怕能在魔煞宗横着走,到时候不是他怕这些内门弟子,而是那些内门弟子担心古渊的报复了。”

    诸多魔煞宗弟子议论纷纷,他们都是震惊的看着古渊,此时此刻他们只觉得一个大人物即将在魔煞宗迅速崛起。

    “说吧,你们到底是谁指使的,居然胆子敢这么肥来对付我?都没掂量过自己的实力,鲁莽行事,你们这是被人当枪使了吧。”

    古渊居高临下,淡淡的看着这群内门弟子。

    “你!”

    听到这些平淡的话语,这群内门弟子却是更加感到屈辱,就好像古渊朝着他们的脸蛋给了一巴又一巴一般,将他们的脸抽肿了。

    如果对方大声喝骂,他们或许还好受一点,但是偏偏是这样居高临下平淡的语气,就好像皇帝和奴仆说话一般,让他们感到无尽的憋屈。

    要知道他们可是内门弟子,在魔煞宗就是贵族王公一样的身份,对方是外门弟子,仅仅是卑贱的贱民而已,凭什么敢这样小看他们,太过分了。

    “不说话?不说话就抓出去喂si,一人一口,直到吃饱为止。我有的是时间,和你们慢慢玩。”古渊负手而立。

    “你敢!”

    一群内门弟子瞠目欲裂,气得肺部都炸了,如果今日真的被古渊这小子抓出去喂si的话,那么他们一世英名就彻底毁了。

    到时候他们就是整个魔煞宗内门弟子的笑柄,一辈子都蒙受巨大的耻辱。

    说实话,他们当中有人曾经吃过这种东西,根本就咽不下去。

    “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声爆喝,一个身穿着白袍的年轻男子踏步而来,由远及近,看似缓慢,但是却极其快速。

    仅仅是一秒,他就来到了古渊面前,他就这样看着古渊,身上弥漫着森森杀机,丝毫不掩饰,覆盖了这片区域,让人不寒而栗。。

    “你是谁?”

    古渊挑了挑眉,看着这个白袍年轻男子,对方身上的气息丝毫不下于宋林良,显然也是一位炼腑境圆满的武者。

    比起刚才对自己出手的八个内门弟子,实力强大了不止一筹不止,这是魔煞宗真正的精英,是一位强大的对手。

    “我是内门弟子洪伟豪,他们出手对付你,就是我指使的,没想到这群废物如此不堪一击,连你一个外门弟子都对付不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白袍年男子洪伟豪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这群内门弟子。

    那群内门弟子无比羞愧,他们也是无话可说,身为内门弟子对付外门弟子,以大欺小,就足够说不过去了。

    而且他们还人多欺负人少,依然被对方暴打,他们根本找不到任何借口。

    没有别的理由,他们太弱了。

    “对付我?为什么?你和我有仇?”

    古渊好奇问道。

    “我的师弟叫宋林良,这次他带着你一起去黑尸山脉,他死了,你却没死,当然我没有证据证明是你害死了他,如果有的话,你早就死了。

    但是这一点没关系,你活着就很碍眼,这一点让我不是很满意,当然这也让我的师傅宋仁透很不满。我师傅不满,你就在魔煞宗寸步难行。”

    洪伟豪盯着古渊,眼睛露出凶残的光芒:“当然,在魔煞宗里面,我是不会杀你的,毕竟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不过,这次内门弟子的考核你就不要参加了吧,一年之后你再参加吧,然后你现在就给我从妖魔峰这里滚出去。

    当然,我说的是滚出去,不是走出去,如果你敢用双脚走路,那么我就打断你的双腿,让你从这里爬出妖魔峰,这辈子都只能坐轮椅。”

    他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以势压人,肆无忌惮。

    听到这些话,周围的魔煞宗弟子个个都是胆寒,太嚣张,太肆无忌惮了,让人家一年之后再参加内门弟子的考核,这分明就是打压,要堵死古渊的路。

    毕竟谁知道这一年当中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没办法成为内门弟子的话,分分钟都会被内门弟子给玩死。

    别的不说,单单是内门弟子强行征召外门弟子参加门派任务,就容不得外门弟子拒绝。

    除此之外内门弟子想玩死外门弟子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洪伟豪这样的做法其心可诛。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想寻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拉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姆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想寻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