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   宫中御膳房从前固然差强人意,但乾清宫小厨房至少还有几个擅长做点心的,现在就更不用说了。而且,宋举人时不时会有甜品方子送进宫,然后由皇帝指定的某个御厨亲手做,所以他的嘴早就被养刁了,区区饴糖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这时候,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萧成的声音:“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没怎么吃过甜的东西。因为别说糖,就连盐,也只能做菜时少许放一点点,因为盐的价格也不便宜。这还是太祖爷爷的德政,把盐的价格公诸于天下,写入会典,号称大明万世不变,否则……”

    “否则盐价很容易飞涨。”小花生听到了萧成的话,随口接了一句,在领着四皇子跟了那些孩子前行时,他就低声给四皇子普及起了这些常识。

    “本朝私盐不算猖獗,因为官盐价格本来就不贵,只不过六文一斤。所以,盐能吃得起,而且盐是必须吃的,不吃就没力气,但糖就不一样了,不吃也无所谓。如今的市面上,饴糖要二十文一包,红糖则是十五文一斤,白糖更贵。”

    “略显黄色的那种白糖,得四十文一斤,颜色越是白,价钱就越是贵。最最上好的雪花白糖,晶莹剔透,装在精致的瓷罐子里,那不是按斤卖,而是按罐来卖。听说富贵人家最认这种调子,越是贵越是买,五百文一罐都能卖出去,最细的那种甚至要一千文。”

    如果张寿人在这儿,他就会告诉这三个孩子,岂止不贵,盐六文一斤这个价格,放在古往今来任何一个盐铁专营的时代,那全都是相当可观的低价,也就是历史上的明朝某些时期,有过和此价类似的盐价。

    唐代盐以斗来卖,曾经卖过一斗盐一百一十文的低价,但这只是昙花一现,大多数时候,一斗盐两百五十文到三百文,那才是常态,折合下来,二十文一斤是至少的。

    至于宋朝,大多数情况是四十文一斤,但偶尔也会出现一百文一斤的高昂盐价,四川的井盐更是卖到过一百五十文……至于历史上的明朝,也就到了崇祯时期,盐价才完全失控,但大约也就是五十几文一斤。

    所以,在历史上的明朝穿越私盐贩子,混个温饱小康还行,要想巨富,除非在明末顺势造反,否则就别想了。因为私盐贩子也只能把盐低价卖给官方盐商,否则难道你还能公然开店叫卖?至于糖,这种奢侈品本来就受众群体狭窄,也就是到了清朝糖业发达才降到米价。

    总而言之,最初提出实施方案的四皇子,现在却只能跟在小花生屁股后头,看着对方发挥。他眼睁睁看着小花生拿了饴糖作为诱饵,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陈三的家。

    当陈母闻讯出来问时,看过学籍信息卡的小花生知道她是在家里当裁缝做衣裳的,当下一口一个婶,等见到陈父时,他是又一口一个叔,那叫一个殷勤亲切。

    几句家常一过,小花生热情地介绍四皇子是班上的斋长,奉老师的吩咐来探望同学家里,随即奉上了鸡蛋豆腐作为慰问品。陈家父母夫妻明显是老实人,当娘的见状立刻诚惶诚恐地说,自家儿子要退学去当学徒,万万不敢当,当爹的则是无奈地长吁短叹。

    而这时候,四皇子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连忙把自己之前在公学里问过陈三等人的问题再次抛了出来:“可是,当学徒不是也没有工钱吗?”

    可他正想说偷学也行不通,就被小花生一胳膊肘撞过来,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完全噎住。这下子,他才猛然间想起,自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过来探望的,而不是知道人家要当学徒退学而来探听风声的。于是,他在立刻闭嘴的同时,却是竭力露出了最关切的表情。

    三人之中最大的小花生也才没多大,萧成和四皇子那更是还不到十岁,陈家双亲这样年纪的人,在这么一丁点大的孩子面前,自然非常容易放松警惕。再加上小花生刚刚口口声声说,四皇子那是公学有名的神童,能写会算,看人穿得又整洁,他们不约而同放松了防范。

    “这学徒可是和其他学徒不一样,每个月工钱就有一千贯呢!”陈母说到这,脸上就流露出一丝惘然,“他大哥学木匠快出师了,小三子若再去姑苏小馆,他爹总算能舒一口气了。”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乘龙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乘龙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