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从来都没有这么诡异过,我跟容衍和他疑似孩子的妈一起在厨房里面做饭,外面的冷气虽然很足,但是灶台的火一开,温度就比外面高了很多。

    我汗流浃背真想扔下刀一走了之,但我绝对不会给他们俩独处的空间,我开始询问那个如梦。

    “你跟容衍什么时候认识的?”

    “大约是在4年前,”如梦一边摘菜一边细声细气地告诉我。

    “你是他公司的员工?”

    “不是,他刚来西班牙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就住在我那里。”

    “住在你那里?你是他的房东?”

    “我是元七骏的一个朋友。”她说起元七骏,我差不多快把这个人给忘了。

    哦,是法医。

    她连元七骏都知道,看来应该不是容衍临时找来气我的。

    我舔舔干的都要起皮的嘴唇继续盘问:“那你跟容衍是怎么搞上的?还有你知道吗?前段时间他为了刺激我找了一个叫禾姝的整容女假扮他的太太,也说她怀孕了,如果她真的有了太太,为什么不直接把你带给我看?”

    “那时候我在安胎,我刚怀孕的时候太不太稳,他和简小姐的恩怨我都知道。”如梦葱白一般的手指将西芹上的老叶子都给摘掉,轻轻地丢进垃圾桶,然后抬眼温柔地注视着我。

    “我也知道容衍的心里都一直有你,但是并不妨碍我给他生孩子,所以我们两个一直都没有结婚,也很有可能以后一直都不会结婚。”

    我切菜的手停下来,差点没有切到我自己。

    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件事情太荒谬太匪夷所思,我虽然很气愤,但是仍然半信半疑,不信占了有90%。

    可是现在听如梦这么说,我又觉得整件事情好像有了真实感,如果她说她和容衍一直卿卿我我恩爱有加的,那我肯定是不信的。

    但是她现在这么说又让我觉得合情合理。

    她暗恋容衍,这是一件绝对可能的事情,然后两人天雷勾动地火发生了什么,她有了容衍的孩子。

    而容衍又心系于我,他们两个没结婚,可是如梦坚持想生下他的孩子,我觉得这个逻辑是能够说得通的。

    所以我的心往下沉了沉。

    第一次感觉到这事情有了些真实感,我意兴阑珊丢下刀到外面去了。

    我蜷缩着身体,两只手抱着我的膝盖看电视,其实电视里面说什么我压根就不知道。

    电视里好像在放一个印度的电视连续剧,女主角和男主角都化着好浓的妆,我真接受不了男主角那浓重的眼线,就好像是熊猫成了精。

    我看的心烦,心烦意乱,干脆一头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装睡。

    直到阵阵的菜香飘过来,容衍过来跟我说吃饭了,我就去餐厅坐下来。

    我们三个人占据三个不同的方向,这样的组合真的是特别的诡异。

    有几个菜是如梦做的,她做的是中餐色香味俱全,那个豉油鸡腿做的真是特看上去特别的有食欲,不用尝就知道一定非常的美味。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一个人就可以吃掉两个大鸡腿,但是今天我一点食欲都没有。

    看着温婉的如梦,又看看自己。

    餐厅的玻璃门刚才如梦擦的亮晶晶的,能够倒映出人的影子,我看到了玻璃门里的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

    是的,我漂亮,漂亮的很有攻击性。

    那个如梦她远远没我漂亮,但是她却比我有亲和力,比我有烟火气,比我温顺比我可人,总之她有千千万万个胜过我的优点。

    如果我是男人的话,我也选她。

    我跟她相比呢我就像是一个正在喷水的维纳斯雕像的喷泉水池。而如梦就是花瓶里面的一束芬芳淡雅的花朵,虽然我华丽瞩目夺人眼球,但是我远远没有如梦那么接地气,那么更适合存在在一个屋子里,我这个喷泉只能扔在一个大庄园的花园里。手机端 tv首发

    所以跟容衍和如梦坐在一起,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我是外人的感觉,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好像如梦和容衍的关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无精打采的吃着我的午餐,我的筷子快要把鸡腿的肉给捣成了一堆鸡肉泥,

    一向心高气傲的简寺鹿第一次感受到了有一种自己不如别人的感受。

    吃过饭我就去睡午觉,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又担心他们两个睡在一起。

    我去拍如梦的门,刚刚拍响的容衍的声音就出现在我的背后:“我不在她的房间。”

    我就放心了,我抬眼看着他:“你干嘛不陪她睡午觉?”

    “我干嘛要陪她睡午觉呢?”他反问我。

    我最讨厌别人反问我,但是我没力气跟他斗嘴,垂头搭脑地爬回自己的房间。

    西门给我打电话,问我白天是什么意思。

    我无精打采:“干嘛?”

    “三人行滋味如何?”

    我没心情跟她开玩笑:“滚。”

    “那孕妇什么来头?”

    “据说是元七骏的朋友,他们刚到西班牙的时候住他家,因为日久生情,现在还有了他的孩子。”

    “你那你有没有手起刀落,血流成河?“

    “刀落个屁,”我骂她,瞬间就没了力气:“跟你说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我们三个人停在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饭,一起睡午觉。”

    “一起睡午觉?”这个不要脸的立刻来了精神:“怎么一起睡?三个一起并排?”

    “各自睡各自的房间啊。”

    “这有什么。”

    “但是你不觉得这个场景很诡异吗?根本就不是我简寺鹿的风格,我居然能够和容衍还有他的奸妇同同在一个屋檐下。”

    “5年前你就跟容衍分手了,如果算起来的话,你才是奸妇。”

    我连啐西门的力气都没有:“你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简寺鹿容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简寺鹿容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