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来客栈,作为此地最为繁华之所,更是请来修行者布置了一些汇聚灵气,冬暖夏凉的阵法,最为适合具有修为在身之辈的居住。

    黄白之物,只要在这人间就不可避免,修行者也不例外。

    点石成金,涉及物质造化,乃是一道大神通,只有近乎与仙神或者真的仙神才能掌控,等闲修行者,就算是天师也不能掌控。

    悦来客栈更是开遍****,背后也是有着修行宗门,毕竟修行宗门门人也是需要下山修行,那时候便是需要一些金银之物。

    财侣法地,修行四大要素,钱财自然重要。

    “文人?文气,似乎境界不弱。”

    一处包厢之中,隔着屏风,能够看到在窗边饮酒,享受着美食的徐安。

    一个文人或者是修行者胃口都不打,甚至于修行者都很少享用凡俗食物,避免沾染上杂质,他们需要自身体质的清澈,更为有利于修行。

    文人不需要,可是文人的身躯只是比普通未曾修行的凡人强横一些,胃口也不大。

    徐安如此行径,一张桌子之上,满满当当的全都是菜,甚至还摆了两层。

    “兄台可知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一行文人士子本来是来此饮酒,无意之中见到徐安的行径,顿时有人不满,朝此而来。

    他们一行人七八人,皆都是诞生文气的存在。

    此地也不是偏远小城,乃是一州主城,修行者也十分的普遍,远超那天安成这等小城,更是超过县城。

    “这句话出自楚皇四十八年末,前往泰山封禅的途中,遇到一个赵姓世家子弟,骄奢浪费,惊人之极,故感慨之下说出此语,旨一言废了一个世家。”徐安微醉,享受着这股醉醺醺之意,有人问话,他便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根本未曾多想,面前的人不是问话,而是指责,甚至于怒骂。

    文人向来骂人不用一个脏字。

    顿时一行人都愣住了,面前的人似乎有点东西,不过也似乎傻了一点,如此指桑骂槐的言语竟然一点都听不出来。

    “那兄台你的行径与那赵姓世家子弟有何区别,不是一样吗?”

    那之前开口的文人士子身穿天蓝色衣衫,纹金缕带,气度不凡,手持一把折扇,上面划着一副山水,尽得水墨真意,也是不凡,再次开口询问道,这一次多了几分呵斥的声音。

    这一下,即使徐安沉浸在微醺之中,也明白过来,这是来找事的。

    一桌子菜,徐安每一样只吃了一口,最多不过三口。

    对这些人而言,确实是一件浪费之事。

    可是要看什么时间,什么地方。

    此城乃是益州主城,大夏时期的四十九州之一,大楚五十年,经历了水灾,封神之乱,等等,可谓是民生凋零,粮食不多,物资不丰。

    大明时期,明皇治世,施加雷霆手段,基本上人族境内不会有饿死之辈,即使是普通的农户,只要家中勤奋,三天两头都能吃上肉类。

    大明末年,明灭之后,有武王带着一群明臣维持秩序,一些王者缓慢的扩张,接纳原本属于大明的地盘,除非是王者之间的争斗,否则天下平稳的过度。

    楚皇时期到明皇时期,物资丰盛,对徐安而言,游历天下,或许见过一些贫苦之地,但是不多,人族已经不是当初的人族。

    况且,最为重要的一点,徐安已经八年多没有吃饭,这是他八年多吃的唯一一顿,为天下剩下了多少粮食。

    “你们是来教训我?”徐安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七位士子,出生应当不凡,都是富贵人家,身上的气质与普通士子不同,身上流露出淡淡的文气。

    尤其是领头的天蓝色衣衫青年,修为恐怕已经能够调动灵气,施展出文道法术,他的身上还残留着灵气的波动,徐安颇为熟悉。

    “兄台乃是文士,更是拥有文气之辈,定然有自己的文道理念,可是未曾加冠,还披头散发,比之佛家学子的行径更为怪异,如今行浪费粮食之事,理应自省。”

    那士子明明是教训徐安,如此一说,反倒是为徐安好。

    徐安也明白他的行径确实有些怪异,可惜的是他不是一个能听进去忠言之辈,况且这些士子前来教训他,不过是为了茶余饭后多一些谈资。

    至于关注民生之疾苦,他们饮用的佳酿,身上穿金戴银,哪一样价值都不凡,又岂是朴素之辈。

    “哈哈哈,今日初临人间,没想到却是被教训了一番,当真有趣,是脱离人间太久了,行为有些孟浪了。”徐安早已经酒足饭饱,只是享受着片刻的休憩。

    此刻他开口一笑,众人皆都震惊住了。

    文人士子难道还有在深山老林之中修行之辈,他们的心中都生出此种疑惑,百家学说与人道息息相关,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皆都有治国之学说,这是成为亚圣的基石所在。

    所以百家学说,无论显学隐学,皆都在人间,不会远离人间。

    唯有仙道修行者避开人间红尘,武道修行者选择在蛮荒之地锤炼身躯,而文人士子不必如此。

    “阁下是哪一家学子。”那天蓝色衣衫学子再次开口问道,徐安的笑声之中,牵引起他们文气的变化,他们不由的更为谨慎了一番。

    面前之人,文道修为一定比他们深厚,即使年纪相差不大,也不是同辈中人。

    雪纺衫,八九年前,文都颇为流行的一种衣物,文气一动,便能够洁净如一,天蓝色衣衫文士此刻也看出一些端倪,他当年也有一件,不过后来风向一边,他也换了衣衫。

    “曾是轮转学家的学子,如今恐怕早就不得轮转学家学说之意,愧对了师尊,也罢,今日趁此机会,立下自身之言。”

    徐安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之色,站起身来,一股庞大的压力传递到面前的七位士子身上,让他们噤若寒蝉,丝毫不敢异动。

    立言!!!

    他们听到了这两个字,何为立言,唯有大儒才能够做到,面前此人不过二十多的年纪,在百家学子之中当初年轻一代,已经到了立言的地步。

    轮转学家!

    此学家在当今之世赫赫有名,至少能排行百家前三之中,面前此人竟然要脱离此家学说。

    “乘风与天地,万物尽逍遥,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徐安一步踏出,浑身的文气开始蜕变,那一股带着轮转不休之意的文气彻底被一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香火炼神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我来自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来自江湖并收藏香火炼神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