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施主,又遇见了,有缘啊!”

    那胖和尚正吃着鸡腿儿呢,一看到我,立刻记起来我是谁了,马上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啊,是啊,家门不幸,祖上缺德,我居然又遇见你了,没想到啊,你记性还不错。”

    “哎,也不是记性不错,长成你这个德行的人还真不多见,太好认了。”那胖和尚一手拿着鸡腿,另一只手随意的摆弄着脖子上挂的念珠,笑得一脸的灿烂且不知死活。

    我看着他,报以十分友好的微笑,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啊?有事啊?”那胖和尚十分天真,看我招手直接凑过来了,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想知道我打算跟他说啥悄悄话。

    我继续用友好的目光看他,然后……

    砰——!

    一记右钩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胖脸上,二十五级的力量顿时把这胖和尚给打的飞了出去,直撞在后面的白墙上才算停下。墙上挂着的挂历顿时一飘,天花板上一小撮白灰落了下来。

    就你自己长的那个模样,还笑话我呢?!必须给你个教训,犯了错误一定要有惩罚!

    我拍了拍手,转头对宫望叔说道:“宫望叔你从哪找了这么个货来?”

    “我本来想找您,你不在,我回来的路上看见他了,他说自己有本事治病,我就把他叫来了。”宫望叔有些无奈地说道。

    “你就不怕他吹牛,非但没治好,反而越弄越坏了?”

    “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行行行,我知道,爱女心切嘛,有病乱投医,不过叔你真是运气不错,他到底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能好就行啊。”

    我们两个搁这儿说话的功夫,那个胖和尚已经站起来了,看起来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刚刚被我揍过一拳的脸上别说伤痕了,就是一块青,甚至是红肿都没有!

    那胖和尚站起来,一只手依旧好好的拿着鸡腿,把它保护得十分的好,另一只手拍了拍僧衣上的尘土,一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又坐到了刚刚做的椅子上。

    “施主啊,你怎么能够这么暴力呢?虽然不怎么疼,但是还是很吓人啊。”

    那胖和尚说着,又咬了一口鸡腿,看起来丝毫没有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用阴阳眼看了一下,果然和上次一样,在这个胖和尚身边,有着一层佛光护佑,有这层佛光在,一般的攻击,根本就伤不了他,更何况我刚刚那一拳呢?

    “没想到你还真有些本事,原来你不是只会白吃白喝,吃饭就跑,还有脱鞋臭别人啊。”我调笑般地说道,坐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宫晓婷,确实,已经不会再恶化了,但是当然了,也好不了。

    “哎,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佛爷我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只不过嘛,这人都得吃饭,尤其是这肉,一顿不吃都不行,但是吃过几家之后,我这张脸就被他们所有的饭店给通缉了,无奈啊,只能卖弄卖弄手艺,帮人除灾解困了。”

    “你可拉倒吧!就这个玩意,根本就治不了病,最多就是个抑制作用,这东西,拖得越久越完蛋,你一直不给下一步,再这么下去,她就真耽搁了!”

    “呃……”

    那胖和尚一时语塞,伸手比划了一下,也没想到要说什么,只能又把手收回去,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飘到了另一边。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我知道。”宫望叔说着,一把拉过一旁的被子。

    宫望叔军旅出身,懂得自然很多,当时他带着宫晓婷回来的时候,就是用东西把她包起来的,除了必要的时候,一路上就没有打开过。

    其实也多亏了宫望叔的身份,身上那一本代表了他以前身份的小本子,也为他带着一个被包起来的人还能通过安检坐飞机回来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你别吃了!过来给我帮忙!”我没好气对着一旁还没心没肺的大口啃着鸡腿的胖和尚喊道,那个货这才知道过来帮忙。

    胖和尚的那个念珠没有收走,继续放在宫晓婷的腹上,用被子将它一起包起来,这样能够继续保持佛光护体,抑制那个蛊术发作。

    包了宫晓婷的被伙卷,用三条长布系上,我和宫望叔一前一后抬着她就跑了出去。至于那个胖和尚,我倒是想让他帮忙,但是就他那个性格,我还能放心的了?不给宫晓婷摔地上就不错了!

    就这么着,我俩抬着宫晓婷一路跑下去,进了我的车里,宫望叔护着宫晓婷坐在后座,那胖和尚跟着我们一块儿颠儿颠儿的跑下楼,临走还不忘那一碗鸡腿一块拿走,端着就下来了,等都了楼下,直接坐进了我的副驾驶位上。

    我坐在驾驶座上,把着方向盘,怪异的看了他两眼,尤其是多看了一眼他手上盛鸡腿的瓷碗,说道:“你跟来干什么?心疼你的念珠?放心,我们不贪,等结束了就给你还回去!”

    “哎,施主你怎么能这么看佛爷我呢?我像是那种抠门小气的人吗?”

    那胖和尚说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身后都似乎隐隐浮现出了“大方”二字,当然了,就是这个满嘴油光的形象,与那光辉伟大的模样不符。

    我看了看他手上紧紧握着的瓷碗,把头转了回来:“像!”

    “……”

    胖和尚顿时就不满意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脸“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的表情。

    “施主,我觉得你对我有着很大的误会。”

    “不,我觉得没有。”我一边专心开车,一边随口说道。

    “施主,咱们之中,怕是有些误会,导致了你现在对我错误的看法。”

    “不,没有误会,我也没看错。”

    “施主,你不能这样,你听我狡辩,啊不!解释!”

    “呵呵。”

    “……”

    我直接把天聊死了,实在是懒得跟这个货说话,我就算是精力旺盛,也不能一边开车一边跟这么个玩意聊天,而且一路上我还得不断超车变道,以求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师父那里。

    一路无话,凯雷德行驶到了火葬场的白事一条街外面,一路又不知道吃了多少罚,赶紧又用系统通知巴隆,把这些事儿一块都处理了。

    下了车,我和宫望叔两个人赶紧一起抬起了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宫晓婷,她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呼吸能力,陷入假死状态,包裹起来,连呼吸的问题都不需要考虑。

    那胖和尚一下车,发现这里是白事街,当时眉头一皱,发现此事不是那么简单,回头看着我俩,再次发动作死技能:“没必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修升级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道金长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金长老并收藏重修升级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