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了离家出走独自闯荡世界的准备,郭媛儿小心出了张家之后,才走出几步就懵逼了。

    11岁的少女站在月夜之下,看看左右……不管怎么看,都难以掩饰她心中的惊恐。

    “怎么会这样……”

    就算她寄居在表舅舅张林家里的时候,很少出门,但也肯定,张林家是位于薛城西城区一条街道上,出了门之后,就是一个小胡同,胡同两侧全是院墙,那是其他左邻右舍的家。

    现在她才走出家门几步而已,看看左右?左侧竟然全是农田,农田里生长的作物还很茂盛,那沉甸甸的麦穗,都压弯了麦子的茎秆,而在右侧,似乎是一个个农村院落。

    莫名其妙,就从表舅舅家里的城市小院,置身于这样的农田边缘,小姑娘差点吓死。

    尤其是等她回望之后,发现几步外,再也没了表舅舅家的大门,她真是惊得头皮发炸,差点吓哭出声。

    就在这时,一阵隐隐约约的吆喝声,从村口一个院子里响起,郭媛儿细细聆听,听着听着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大哭边奔跑向那个院落。

    那些吆喝声里,有她哥哥郭一航的声音。

    哭着奔跑中,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小丫头丝毫不在意疼痛感,急急起身继续奔跑,跑到了院落门口,才大声拍着门,呼喊着哥哥。

    几十个呼吸后,等院落里响起一阵脚步声,院门也被打开那一刹那,借助院落里的火光,还有天上的月光,郭媛儿一下子就扑在来人的怀里,“哥哥,哥哥~”

    哥哥不是死了么?

    她原本是从表舅舅家出门逃走的,结果几步走出来,竟然到了一个农田边的村落里?难道这里就是地府?

    就算是地狱,地府阴间之类,对郭媛儿而言,只要能见到她哥哥,也比让她生活在张林家里好出无数倍。

    在她大声的哭喊里,郭一航也懵了,虽然小丫头用锅底灰摸花了脸蛋,穿的也是粗布衣衫,郭一航还是轻松认出了这就是他妹妹。

    “媛儿?你怎么在这?你……”

    你了好几句,郭一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里是齐国啊,齐国离县之下一个农村。

    原本应该生活在鲁国薛城的妹妹怎么到了这里?鲁国到齐可是有着近万里之遥的。

    不管多么惊讶,郭一航随后还是大笑着抱起了郭媛儿,“媛儿不哭,不哭了,有哥哥在。”

    在他安抚妹妹时,院落中几道身影也快速走了过来。

    “航哥?这是媛儿妹妹?”

    “噗,怎么回事,媛儿妹妹怎么也能来齐国了?”

    …………

    郭一航身为一个水手长,他身边自然也有不少小弟级的存在,话说他那一艘武装商船上,总共死了17个人,这里面就郭一航职位最高,早就成了一群人的主心骨。

    他们船上17人,都是愿意舍弃鲁国身份加入齐国的人,成为大齐一份子后,17人全部被分配到了这里的霍家庄。而其他200多青壮年,是陆续被分配到了离县麾下其他村镇中。

    每人领取了十亩良田,今天下午,这一群17个青壮年才刚刚敲定了自己的耕田都在哪里,就是这个院落,还是从霍家庄一些村民手里借来的。

    他们现在吃喝的食物菜肴酒水,也全是从村子里借的。

    这一点很容易搞定,齐国太富有,一些村落遇到陌生人路过,都会热情的拿酒菜招待,原本霍家庄的村民在得知,这17位青壮年日后也是霍家庄一份子后,那股热情劲就别提了。

    以郭一航为首的17人,也是打算从明天起,开始在村口盖房子,慢慢收拾日后的家的。

    你说郭一航加入齐国,开始打算在这里盖房子、收拾农田,是不要他妹妹了?当然不是,离县距离鲁国薛城太远了,他就算想回去接妹妹,也要等,等商队。

    只有等到了从离县出发,前往青龙港的商队,他们才好抵达哪里,重新寻找新的去大商的商队,然后在进一步去鲁。

    这个过程动辄需要一年以上时光的。

    在郭一航心目中,同样觉得,就算自己隔一年多在回老家,妹妹有表舅舅表舅妈一家去照顾,也不用担心。

    此刻这院落里,围上来的一群青壮年,都知道郭一航家里的环境,也有不少都是认识郭媛儿的。

    大家是震惊,原本在鲁国薛城的小丫头,怎么就突然到了这里。近万里之遥,他们都是在死后莫名其妙复活了,还横跨万里,怎么郭媛儿也能到齐国了?

    人群惊讶的呼喊里,郭媛儿这才抬起头,哭的更厉害了,“哥哥,你真的死了么?表舅舅要把我卖了,卖给许家……呜呜……”

    小丫头到现在还不知道郭一航是活人,只是激动的抱着哥哥哭喊。

    一句话,正在惊喜笑谈的一群青壮,顿时纷纷黑了脸,郭一航也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说他们要把你卖了?”

    这怒气勃发的言语中,都自然而然的席卷出了滚滚杀气,不要忘了,这位也是经常打海盗,经历过不止一次海战的水手长,哪怕在一个个舰队对轰大炮的时候,水手长不会有机会去操炮杀敌,他也没有那个技术。

    但是甲板上的水手们,也基本精通火绳枪,一旦到了近距离,水手们也要操控火绳枪去杀敌的。

    “老大,这才几天啊,咱们的死讯应该才传回薛城吧?而且这几年,你对你表舅舅一家,很不错了,没有老大你的照看,他们一家哪能过得那么好?”

    “就是,老大你以前把媛儿妹妹寄托在他们家,哪次不给银两?他们竟然这么无耻?!”

    …………

    十几个青壮也在震惊之余纷纷开口,都有些不敢相信,郭一航那个亲戚家会这么狠毒。

    人群议论声越来越大时,郭一航才逐渐冷静下来,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笑着安抚郭媛儿,直到把小丫头哄睡了,才抱着她进了堂屋。

    等郭一航再次走出堂屋,看了一眼院子里站立的十多道身影,狞声道,“我那个表舅舅,还真是好亲戚,等我日后回了薛城,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从小和妹妹相依为命,他最疼的就是这个妹妹,他也自问从没亏欠过张林家,哪次送妹妹去寄宿,没有给够银两?

    一转眼自己死讯才回家,那边就升起了这么恶毒的心思,郭一航肺都快气炸了。

    “老大,你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哈哈,上次杀文特拉公国那票白皮,还不过瘾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我真不是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