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有些懵了,他活了如此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欺到头上!

    “紫荆,你信不信我告诉凤姑娘,我非礼我。”

    紫荆冷笑一声:“你若是想自爆你是男儿身份,那你可大可去。”

    听到紫荆这话,墨砚的眸中划过一道光芒。

    言下之意,紫荆是不打算找凤姑娘告状了?

    “还有,”紫荆顿了一下,嘴角冷笑连连,“你最好离我家主子远些,不然,就算被你诬陷,我也要当众揭破你的身份。”

    “……”

    反正公子让他来的任务就是监视凤姑娘,不让其他男人靠近就够了。

    尤其是今日那个小胖子,一看就是色眯眯的,不怀好意。

    “哼。”

    紫荆哼了一声,目光从墨砚的身上扫过,转身离去,再也不多看他一眼。

    望着紫荆离开的方向,墨砚的手指抚向了刚才被扇了一巴掌的脸,唇角带笑。

    那笑,有着让人无法看懂的意味。

    夜色清冷,轻风拂过,掀起墨砚的长裙,他的目光凝视着紫荆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曾收回……

    ……

    房内。

    香烛映衬着房间,安静而温雅。

    少年的手轻揉着少女的腰,他的眼里带光,与这天地间,他的眼里只能留下一个人的身影。

    凤浔压在少年的身上。

    他的胸膛硬实,一身黑袍,一头白发,让她的呼吸都蓦地一紧。

    凤浔没有动,墨千仇更是未动。

    他的手指轻抚过少女鬓角的青丝:“我总觉得,我好像追过你很久。”

    墨千仇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凤浔的整个脸都黑了。

    当初墨千仇是追了她很久,是提着剑追的,呵呵!

    她想要从墨千仇身上起来,可墨千仇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

    凤浔用了几下力,都没能爬起来。

    “放手!”她的脸色黑沉黑沉的。

    “这几天我会住在你旁边。”

    他不是在询问凤浔的意见,而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凤浔的目光盯着墨千仇看了半响:“若是我拒绝呢?”

    “我会假装没听到。”

    “……”

    言下之意,你可以拒绝,但我当做听不见就可以了?

    凤浔眯起双眸,慵懒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光芒,突兀的,她轻笑了出声,这一次她翻身从墨千仇的身上起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将他从床上拽起。

    “你要留下也不是不行!但是……”她唇角上扬,“若是哪一天你缺胳膊少腿,或者是吃个饭拉肚子,别怨我。”

    “好。”

    墨千仇淡淡的扬唇,他的笑容刚挂在唇角,又想到了凤浔不喜欢他笑,他的唇角抽了抽,最终放了下来。

    “没关系,就算是死在你的手里,我也不会怨你。”

    凤浔松开了手,她拍了拍手掌:“奶包呢?”

    “墨水带它遛弯去了。”

    遛弯?

    凤浔的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奶包这个叛徒。

    之前瞒着她去与墨千仇苟合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被人遛弯去了!

    把她一个人丢在此处与墨千仇独处。

    叛徒!

    “我一直很好奇,奶包以前和我一样不喜欢你,为何那一次它会去找你?”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废柴夫人又王炸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萧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七爷并收藏废柴夫人又王炸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