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台长笑道:“张弛,我见过的,小齐在我们台见习,我看时间有些晚了,又下了雨,她一个女孩子回来不安全,所以就顺路送了她一程。”

    张大仙人礼貌笑道:“多谢杨台长关心。”

    杨台长道:“应该的,应该的,齐冰非常优秀,在我们台很受欢迎的哟。”

    张弛暗骂你个中年猥琐男,当我看不出你那点花花肠子啊。

    齐冰来到他身边,挽住他手臂向杨台长摆了摆手道:“杨台长,您慢走啊!”公然下起了逐客令。

    杨台长笑容不变:“呵呵,那我走了!”

    张弛道:“杨台长,您人都来了,要不去店里坐坐,品尝一下,顺便给提点宝贵意见。”

    杨台长道:“你的店啊?”齐冰倒是没提过这事儿。

    张弛笑道:“朋友的店,请!”

    杨台长客气道:“不了,时候不早了……”

    张弛走过去盛情相邀道:“才八点,雨也停了,您工作操劳,又那么照顾小冰,平时都没机会请您,务必给我这个面子。”

    杨台长居然真得答应了。

    张弛让服务员先引领杨台长去包间,齐冰悄悄拉了拉他手臂,小声提醒他道:“你别太过啊。”

    张弛笑道:“放心吧,我有数。”他让齐冰先去,向方大航招了招手,方大航咧着嘴一脸坏笑地凑了过来:“哥们,够能忍得啊,那老东西明显惦记上你们家齐冰了。”

    张弛呸了一声道:“别特么满嘴放炮,安排菜去,精致点,回头让赵登峰过来敬酒。”

    方大航点了点头。

    张弛来到包间,齐冰让服务员沏了一壶碧螺春,又让人给司机安排晚餐。

    杨台长从进店之后看到的情况就基本上明白了,这饭店十有八九有张弛的股份,他笑道:“小张,这饭店有你股份吧?”

    张弛摇了摇头道:“没有,朋友的,我没事就过来帮帮忙,蹭点酒喝,小冰没跟你说过啊,我也是水木的学生。”

    杨台长笑道:“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以为你已经工作了呢。”

    张大仙人喝了口茶,这货居然还挖苦起自己了,我那么显老吗?他笑眯眯道:“我家庭条件不好,从小就勤工俭学贴补家用,可能面相老了点。”

    这回儿服务员过来上菜,送上一瓶国窖,张弛本想开酒,杨台长道:“我不喝酒!”

    张弛也没勉强他,招呼他吃菜。

    杨台长道:“小齐业务能力很强啊,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齐冰笑道:“杨台长,我男朋友老家在北辰,以后还是打算跟他去北辰发展。”她也就是那么信口一说。

    杨台长喝了口茶道:“可惜了,以你的条件,在我们西城电视台锻炼几年,去央视也有可能,我眼光不会错,只要你肯努力,一定能成为国内一线主播。”

    齐冰道:“我胸无大志,随遇而安。”

    杨台长笑着向张弛道:“小张啊,你可不能拖后腿哦,我不会看错,小齐肯定前途无量。”

    张弛道:“她怎么选择我都支持,不过你们西城电视台是不是小了点。”

    齐冰偷偷踢了他一下,给人家一点面子嘛,杨台长自我感觉一直都很良好的。

    杨台长哈哈笑道:“看来你对我们台不了解。”

    齐冰道:“他从不过问我工作上的事情。”

    杨台长道:“这我可得说说你了,小张,要多关心小齐哦,不要大男子主义。”

    张弛笑道:“杨台长教训的是。”

    杨台长道:“我可不是教训你,我是就事论事,其实现在这个社会,男女平等,谁都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没有谁一定要为了对方牺牲,小齐,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齐冰微笑不语。

    这时候有人敲门,却是赵登峰走了进来,自从在北辰张弛救了赵登峰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此破冰,赵登峰对张弛是心服口服。

    赵登峰进来敬酒,张弛让赵登峰坐下,为杨台长介绍,赵登峰掏出名片递了过去,杨台长原本不以为然,以为只是张弛的小朋小友,名片都懒得看一眼,可出于礼貌还是扫了一眼,看到登峰集团顿时心中一怔,再看logo,没错,就是京城著名的建筑集团。

    杨台长道:“你和登峰集团的赵总是……”

    赵登峰笑道:“那是我爸!”

    杨台长心中咯噔一下,马上和京城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联系起来,这时候才重新审视了一下张弛。

    赵登峰起身端酒敬张弛道:“大哥,您这次回来我都没来得及给您接风洗尘,这杯酒我敬您。”对张弛的恭敬不是假的。

    张弛笑着接了过来喝了两杯敬酒,让赵登峰坐。

    赵登峰道:“我听说您在御龙佳苑刚买了套房子,怎么不跟我说啊。”

    张弛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杨台长心中又咯噔了一下子,御龙佳苑,向阳区的核心地带,那里住得非富即贵,随随便便一套房子也得好几千万。

    赵登峰笑道:“杨台长是吧,我也敬您两杯。”

    杨台长笑着摆手道:“免了,免了,我不喝酒的。”

    赵登峰道:“男人哪能不喝酒呢,嗳,我想起来了,您好像有个女儿叫杨雨欣吧,特别漂亮。”

    杨台长顿时警惕起来,这个赵登峰他有印象,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听到他提起自己女儿,杨台长顿时如坐针毡了,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哎呦,我忘了,我还有公务,我得走了。”

    赵登峰道:“急什么?杨台长,我这刚来您就走,太不给面了吧。”

    杨台长拿起公文包,慌忙告辞,张弛和齐冰把他送出门外,杨台长让他们留步,头也不回慌慌张张走了。

    两人回到房间,看到赵登峰和方大航坐在那里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齐冰没好气瞪了他们一眼道:“都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这群人思想有问题。”

    赵登峰道:“跟我没关系,我就来敬杯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降我才必有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石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章鱼并收藏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